第108章 爆炸(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罗虎出去敬了一圈酒,回来的时候就有点晕头转向了,不过说话还是比较清楚的,没有大舌头的趋势,只是思路有些乱七八糟,说的话似乎没有经过大脑,坐下第一句就是:“疯子,你跟杨晓兰啥时候结婚?我咋听说杨晓兰一家都去深圳不回来了?”

张枫闻言轻轻皱了一下眉头:“别哪壶不开提哪壶,好不好?”

罗虎“哧”的一笑,道:“咱俩同岁吧,即便你不着急,也不能让人家杨晓兰也跟你耗着啊,都成老姑娘了,再说了,你又不是不知道,眼红的人可不止一个。”

张枫瞥了罗虎一眼,却是没有说话,他们几个都是从小一起玩大的发小,谁肚子里有啥货色,都一清二楚,罗虎能了解他与杨晓兰之间的事情,一点儿也不稀奇,就跟他关心罗虎的事情一样,罗虎同样也在留意着他的事情。

果然,罗虎话头打开了便有些刹不住车:“这些年,骡子一直都在追杨晓兰,献殷勤送花都送到中心理化室去了,杨晓兰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表面上冷傲无比,实际上却是个软心肠的,哪怕是不乐意,也不会当面给人难堪,硬是让骡子磨了好几年,直到你复员。”

张枫微微皱了皱眉头,罗庭峰喜欢杨晓兰,在他们几个当中,原本就不是什么秘密,当初在学校的时候就有这样的苗头,甚至很小的时候,就因为招惹杨晓兰,被张枫与罗虎分别狠揍了几次,但中学毕业后大家就天各一方,相互了解极少了。

尤其是张枫,上大学一去就是五年,而且毫无音讯,罗庭峰大学是在本市读的师专,才两年就毕业了,等张枫复员回来,到县政府上班的时候,罗庭峰进县政府行政科都已经三年了,不过这些年罗虎却一直没有挪过窝,对于罗庭峰的情况自然知道的很清楚。

罗庭峰与罗虎严格说起来还是堂兄弟,不过血缘关系已经很远了,只是大家都是一个村子,又从小打打闹闹的一块儿玩大,所以关系十分亲近,几乎是无话不谈,别看罗庭峰小时候没少挨罗虎的拳脚,但说起相互间的关系,罗庭峰对于罗虎的信任甚至超过他的家里人。

因此,有关罗庭峰追求杨晓兰的事情,罗虎却是知道得一清二楚的,上次张枫脱难之后没有去见杨晓兰而是与罗虎一起进山打猎,表面上看,是因为那个梦境而觉得没办法重新面对杨晓兰,实际上呢,恐怕未尝没有通过罗虎,了解罗庭峰追求杨晓兰的情形。

不过,张枫终究是一个拥有了后世记忆的成熟男人,知道什么话能问什么话不能问,与罗虎在山里呆了好几天,有关罗庭峰与杨晓兰的话题却是只字未提。

万万没有料到,今天罗虎喝多了酒,却忍不住提起了这个话题。

罗虎与罗庭峰之间的关系并不比他与张枫差,而且两人之间还有一层同族的血缘关系。

张枫之所以尽量避免提及罗庭峰,就是不想给罗虎造成困扰,他不相信罗虎会不知道他与罗庭峰之间生出了龌龊,避免谈论罗庭峰,是维持大家关系的最好选择,而且,与罗庭峰之间的恩怨,实在没必要把罗虎牵涉进去。

默默的与罗虎干了一杯酒,张枫依旧没有说话,他心里实际上已经察觉到杨晓兰家人对他的疏离,但问题始终还不曾摆上桌面,所以他还在等,等杨晓兰做出选择,毕竟他们定过婚,不是说散就能散的。

罗虎接道:“骡子跟我说过,只要你与杨晓兰还没有结婚,他就还有机会,那小子的韧性十足,杨晓兰却还把他当朋友,可骡子却一直都没有死心,那家伙的隐忍功夫你也是明白的,所以啊,可要当心,别被人挖了墙脚,我知道,你们俩前段时间闹得不愉快。”

张枫端着杯子示意了一下,与罗虎又碰了一杯,这才道:“你怎么知道的?我没说过吧?”

罗虎哈了一口酒气,道:“是骡子说的,前段时间他去清泉县前,曾经来过,还陪我一起去了一趟中丹村找芍药,就是那天说的,他跟杨晓兰的父母都说了你畏罪潜逃,差点儿被通缉的事情,还说因为县委周书记的庇佑,你才暂时逃过一劫,迟早还得出事儿呢。”

张枫闻言,心里那个郁闷,简直就甭提了,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你信么?”

罗虎哈哈一笑,道:“本来是信的,不过那些话从骡子嘴里说出来,就不值得信了。”

张枫闻言也是笑了起来,果然还是罗虎最了解罗庭峰啊。

罗虎叹了口气,道:“恐怕骡子将来要走上岔路咯,可惜咱帮不了他。”

话题一转,两人不再谈论罗庭峰,反而说起了一些当年学校的琐事,很多已经淡漠的记忆又在脑海里面渐渐清晰起来,罗虎道:“等我结婚的时候,就把能邀请到的同学都请来!”

张枫却是微微摇了摇头,岔开话题道:“跟刘家已经谈得差不多了,我的意思是,你先抓紧起新屋吧,冬天闲人也多,帮忙的人好找,等明年过个夏天,把房子装修一下,入秋前就能住进去了,至于你们的婚礼,最好今年春节前就办了,罗婶也能安心的修养。”

喝了半天的酒,罗虎的脑子已经有些迟钝了,琢磨了一会儿才道:“就照你说的吧。”

从罗家出来的时候已经傍晚了,张枫下午就在罗虎的床上小睡了一阵子,这会儿虽然还有酒气,但精神已经恢复了,上车的时候,意外发现有人动过车门,出于以前在部队养成的职业病,他有很多不为人知的谨慎习惯,私人地方都会下意识的留下标记。

所以,上车之后就小心的检查了一遍,却没有什么异常之处,不禁摇了摇头,把这件事儿扔到脑后去了,毕竟是在农村,车子停在大院外面,小孩爬上爬下的也不奇怪。

启动车子,张枫缓缓的驶出罗村,准备去县城,到陶然居赴叶青的约。

刚拐上去县城的柏油路,还不等加速,斜刺里便冲出一辆自行车,风风火火的从车前面冲过,张枫下意识的就是一脚刹车,耳中却清晰的听到“嘣”的一声,吉普车原地刹住的瞬间,张枫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猛地推开车门,一个鱼跃,直接从驾驶室蹿入路边的水沟。

“轰”的一声巨响,张枫身体还未着地,身后就传来惊天动地的爆炸,吉普车化作钢铁碎片,星罗四射,张枫只觉得被一股巨力在背上狠狠的推了一把,随即便听不到任何声音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