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看到你的大腿我就有(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炎炎的烈日,从天空正中爬下来了一小段距离。轻轻的微风,完全被这层层叠叠的山川所阻挡。座座的山峰,相互连接,相互掩映,相互衬托着,由于阳光的照射,云彩的流动,雾霭的聚散和升腾,不断变换着深浅浓淡的颜色。在那连绵起伏的崇山峻岭间,一列列车正穿行在山脚。

在这列列车紧靠着车头的那节硬坐车厢里,两个黑衣黑裤黑巾蒙面的人影,肩膀上挎着泛着乌光的微型冲锋枪,分别站在了那距离门口不远的座位上,来回的扫视着惊恐不安的旅客们。

不知什么时候,车厢前面的门缓缓地被推开了,另一个和他们作相同打扮的蒙面人,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就在他已经快要接近了站在门口的那个蒙面人时,一个硬物抵上了他的后背,他微微的一愣,停住了脚步。

“不许动,快把枪放下!”一个清脆的声音在他身后响了起来。

他感觉到了那抵在自己腰间的硬物凉冰冰的,没有敢出手反抗,慢慢地伸出手来,将自己肩头挎着的冲锋枪摘了下来,“咣当”一声,扔到了身旁硬座的座椅下。

就在这时,那个离他最近的必蒙面人走了过来,手里黑洞洞的枪口顶住了他的胸口。紧接着,一股劲风从他的脑后传来,一个硬物一下子击到了他的后颈,他的脑袋一歪,就栽倒在地。

“呵呵,真是笨蛋,连口红都吓成这个样子!”那个清脆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哈哈,也不看看是谁,咱们的小师妹出手,还不是药到病除哦,不,嘿嘿,是手到擒来!”站在另一端的蒙面人看了到这边发生的一切,说笑着走了过来。

“呵呵,那是当然,你也不看看本姑娘是什么人!”看来那话声清脆的人儿还满不谦虚的嘛。

而那用枪口顶住他胸口的蒙面人,却没有和他们说笑,见他昏倒后,忙弯下了身子,一边伸手去扒他身上的衣服,一边回头向已经到了自己身后的同伴说道:“别说笑了,还不过来帮忙,把这家伙”

他的话音未落,就发现同伴已经瘫软到了地上。他刚要起身去看个究竟,却感觉到自己也已经是浑身无力,忙靠到身边的座椅上。

看到了他们的样子,那清脆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只听她低声的惊叫道:“爸爸,师兄,你们这是怎么了!?”

“呵呵呵,他们昏倒了呗。”随着一个清朗声音的响起,那个被从后面击倒的蒙面人,就好像是弹簧一般,从地上“噌”的一下弹了起来,一只冰凉的大手,已经从后面覆上了她那嫩白细腻的脖颈。

“嘿嘿,臭丫头,不想受罪就乖乖说实话!”狠狠的说完,那蒙面人这才看清,被自己攥住脖子的是一个穿着及膝短裙的女子,从她那清脆的声音和入时的打扮上看,她应该年纪不大。

“该死的东突混蛋,有什么手段你就尽管使出来,别以为姑奶奶会怕了你!”那女子恨恨的咒骂骂着,大有视死如归的架势。

“啊,赵菲儿,怎么会是你?!”那蒙面人听出话茬不对,连忙将她的身子翻转过来,一张如花的俏脸出现在自己眼前。看到这熟悉的面孔,他不由惊讶的叫出声来。

“tmd,姑奶奶的名字也是你叫的?”听到蒙面人叫出了自己的名字,那女孩子大声的骂了一句,可是突然感觉到事情不对,又尖声问道:“你究竟是谁,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赶快放手!”“把你的脏手拿开!”“打死这个臭猪!”“”这时周围的旅客都拥了上来,将他们围在了当中,嘴里还不住的冲着那蒙面人不住的叫骂,大有与其拼命之势。

看到旅客们群情激奋的样子,那蒙面人连忙拉下了头上的黑巾,露出了一张黑发黄肤年轻的面孔。

“啊他是汉人!”“他不是新疆人!”“他是汉奸,该死的汉奸!”“打死这个狗汉奸!”看到他的面目,大家先是一愣,然后又开始叫嚷着缓缓的压了过来。

“我不是坏人!是来救你们的!”那年轻人冲着大家喊了两句后,连忙放手松开了那女孩子的脖子,然后将自己的脸伸到了她的面前,连声提醒道:“我,是我。你不记得我了吗?h市,腊月二十九。”

“是你,是你,真的是你!我终于找到你了!呵呵,这下你还往那儿跑!”那女孩子看到了他那张帅气的俊脸,先是一愣,嘴里喃喃的说着,好像好像还有点儿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然后轻笑了一声,就“蹭”的一下蹿到了他的身上,上面两只藕臂紧紧地环绕住了他的脖子,而下面那两条修长结实的美腿,死死地扣在了他的胯间,就好像一只紧抱母亲的小树袋熊。

四周围过来的旅客看到了她的样子,全都停下了脚步,诧异打量着两个人暧昧的姿势,都在猜测着他们之间的关系。

那帅气的年轻人感受的了大家一样的目光,连忙伸手推了推怀里的女孩儿,嘴里提醒道:“快点儿下来,大家都在看着咱们呢!”

“我不下来,好不容易找到你,我一松手,你又会跑了!”那女孩子依旧死死地抱着他,不肯下来。

看到她还不下来,年轻人连忙问道:“那地上两个蒙面人是谁呀?你怎么和他们在一起?”

“啊那是我爸爸和师兄,你把他们怎么了?”听到他的问话,那女孩子才如梦初醒,一下子又从他的身上跳了下来,紧张地注视地上的那两个人,不住的问道。而周围的旅客也知道了这一切全都是误会,慢慢的四散开来。

“呵呵,他们不要紧,只是中了麻药。你们这是怎么回事?”看到她紧张的样子,年轻人笑着回答后,又接着问道。

“整列火车都叫他们劫持了。那两个坏家伙还想对我动手动脚的,叫爸爸和师兄借机制服了。他们刚刚换上衣服,你就进来了。还以为你跟他们是一伙的呢,所以就呵呵。”听说自己的爸爸和师兄没有大碍,那女孩子一面扯去他们的面罩,一面笑着解释道。

“呵呵呵,怎么每次遇到你,你都要对我拳打脚踢的呢?”那年轻人一边说着,一边从怀里的小瓶子里倒出两粒药丸,弯腰送入两人的口中。

“是啊,呵呵,为什么我每次看到你都这么倒霉。对了,上次让你跑掉了,这次你该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吧?”

看到女孩子问起,年轻人伏到了他的耳边,轻轻地说道:“你千万不要告诉别人,我叫刘翰。”

原来刘翰解决完车头里面的四个恐怖分子后,就来到了第一节车厢,看到两个蒙面人隔得这么远,已经超出了钢针的有效攻击距离。要是用钢珠的话,又怕伤及旅客。无奈只好又拿出十几根钢针,硬着头皮走了进来。

谁知,他一来到车厢里就受到了攻击。于是他将计就计,装作受伤倒地。看到那两个蒙面人到了自己的跟前,他一抖手,悄悄地赏了二人两根钢针。

当他看清那少女的容貌时,也是一愣。原来她正是自己在h市扫除日本黑龙会在中国的细菌战基地时第三十二章,救下的少女赵菲儿。

“你这小子,用的什么东西?”那躺在地下的人影,晃晃悠悠的地站立起来,刘翰这才仔细的打量着这两个人。只见这站起来的人能有二十六、七岁,方脸阔嘴,显得那么的豪爽,黑色的衣裤,掩不住他那强健的体魄。而那还倚在座位上的中年人,面目清癯和善,两眼看着自己,满是笑意。

“大叔,真对不起,我把你们当成了那群坏人。还好这钢针上的只是麻药,不会伤害身体,吃过我的解药后,休息个一两个小时也就没事儿了。”刘翰连忙道歉。

“呵呵呵,小伙子好手段,连我这老江湖都着了你的道儿。对了,车头里的那几个家伙被你收拾了吗,你是从那儿过来的?”

“我是从列车后面过来的,车头里的那几个家伙我让他们睡着了。大叔我还要去救其他的人,就不在这儿陪您了。”刘翰想不到在这儿耽误了这么长的时间,不想再在这里多做纠缠。

“小伙子,你就不能等一下吗?等我们恢复一些就和你一起去对付这帮该死的恐怖分子,也好有个照应。”听到刘翰说他自己一个人就收拾了那四、五个人,那中年人眼睛一亮,也想参加战斗。

“不行,我必须要快”于是刘翰将卧铺厢的情形向几个人说了一遍,最后说道:“如果餐车里的恐怖分子发现了卧铺厢里的旅客全都没有了踪影,那可就糟了!”说完他就戴上了面罩,转身就要向二号车厢走去。

“等一等,我跟着你一块儿去!”站在一旁的赵菲儿突然叫住了他,坚决地说道。

看到她的样子,刘翰不禁暗自苦笑:“呵呵,怕什么就来什么!要是让这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跟来,指不定还要发生什么事儿你呢!”于是嘴里说道:“你当这是好玩儿的吗?弄不好就会把性命都搭上的。”

“呵呵呵,就让这丫头跟着你去吧。”那位中年人,也就是赵菲儿的爸爸笑着说道:“要不是我中了钢针,也会陪着你去的。唉就算她是代替我了。她从小跟着我练习拳脚,虽然没有小伙子你的身手那么好,可平常三、四个壮汉还真不是她的对手。也许还能帮上你的什么忙呢!”原来,赵菲儿的爸爸是少林派的俗家弟子,也是全国有名的武术宗师,如今碰上了这种情况,他当然要出手相助了。可是现在他又中了刘翰的钢针,一时半会儿不能恢复,只好要自己的跟着女儿去了。

刘翰又向赵菲儿的爸爸劝道:“这帮家伙都是些亡命之徒,手里又都有武器,我一个人到不要紧,要是和她一起,我怕一时照顾不周,这万一”

“呵呵,没有关系,能做这么有意义的事儿,死有何憾。这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就算万一有个好歹,我也不会怪你!”

刘翰听到赵菲儿的爸爸已经这么说了,无奈地点了点头,领着赵菲儿向着二号车厢走去。

两个人走到了二号车厢门前,伸头向里面张望。只见车厢的两端的座位上,各站着一个肩挎微冲黑巾蒙面的人影,不住的转头张望,监视着车厢里旅客的举动。

看到里面的蒙面人警惕的样子,刘翰和赵菲儿对视了一眼,又悄悄走回了车厢的连接处。

“怎么样,有什么办法没有?”赵菲儿两手揽着刘翰的一只胳膊,嘴里轻轻地问道。

刘翰摇了摇头,嘴里说道:“他们两个距离太远了,而且又都很警觉,很难一击得手。可要是不能同时干掉他们两个的话,剩下的那个一定会开枪,这枪声一响,就麻烦了。”

“是啊,要想一击成功,除非有什么东西能吸引他们的注意力”赵菲儿嘴里喃喃的说着,一抬头,看的刘翰正在用异样的眼光打量着自己,不由伸出小手,轻轻地擂了一下他那结实的胸膛,然后嘟着小嘴娇嗔道:“干什么,怎么这样看着人家?色狼似的。喂,你没见过美女吗?”

原来,刚才刘翰一低头看到了赵菲儿身上穿的那入时短裙下,两条洁白修长,撩人遐思,看上去叫人口水直流的美腿,最后一节卧铺厢里,那时髦女子差点儿被强暴的又浮现在了他的眼前,一个大胆而又香艳的计划在他的脑海形成了。正当他心里面还在盘算着这计划的可行性时,就被身前的小手捶醒了。

“我倒是有一个计划能将他们搞定,只不过唉还是算了吧。”刘翰欲言又止。

“只不过什么?你怎么不说啊?干嘛吞吞吐吐的!”赵菲儿追问道。

“为了列车上这么多旅客,要是让你做些牺牲,你肯吗?”刘翰拐弯抹角的问道。

“当然了!你没听我爸爸说么,‘能做这么有意义的事儿,死有何憾’!”赵菲儿脱口而出后,又问道:“什么计划?你就快说吧!”

刘翰见她答的爽快,就伏在了她的耳边,轻轻地讲出了自己的计划。

“你们这些臭男人,就会想这些羞死人的烂招!”听完他的计策,赵菲儿双颊立刻羞得通红,伸出粉拳不住捶打着刘翰的胸膛。

“我也觉得这计划不太好。唉咱们还是强攻吧!”看到了她娇羞的样子,刘翰说完,转身就向二号车厢门口走去。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