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百五十完结(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老九跪,朝武夫人禀道:“夫人,都是小人教子无方。他所有的罪过,都由小人承担。”

武夫人走到老九跟前,踹了他一脚,吼道:“他犯下的罪孽,你能承担得了吗?告诉你,不把他送来,等我找到他的那日,就是他的死祭。”

老九跪伏地上,不敢爬起,又朝武夫人道:“夫人,都怪小人没把孩子教导好,要罚你罚小人。不过奉劝老夫人一句,想找到我那孩儿,想必你就是登得上九霄,也未必能把他找到。”

武夫人啐道:“原来你早有打算,哼,九木匠,我告诉你,就算找不到他,这辈子我也让他不得安宁。来人,给我去找那畜生来,要是听说在哪里,找不到就放火烧山,也要把他找出来。”

武夫人喝罢,又朝一旁的家丁道:“把九木匠拉去柴蓬,给我好生看管,要是他逃了,拿你们问罪。等找到那畜生,一并处置。”

武老爷听武夫人发落了老九死,忙道:“夫人,你这样大动干戈,会惹恼了各处的大户的。万一烧山烧到了人家的房屋田地,咱们就是有千万个脑袋,也不够别人砍了。”

武夫人瞪了武老爷一眼,冷哼道:“都是你干的好事,你去把那毛孩子找来,这事我就饶了你。否则哪怕放火烧山,就是杀人,也在所不惜。”

武老爷双手一拍,喝道:“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告诉你,迟早你会把所有的人都得罪的。咱们家在松宁虽有些势力,可惹恼了别处的大户,那日子就难过了。”

武老爷说完,顿足不已。

正慌乱间,却听一人朗声吼道:“放下我爹,这事都是我做下的,与他无关。”

老九一听,吓得双腿颤抖,朝发声处望去。只见振华飘然而来,被几个家丁阻住。老九别过脸,闭紧双眼,喝道:“该死,你怎么来了?”

振华朝老九拱手道:“爹,我不做缩头乌龟。既然是我犯下的事,就得我承担。我要做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不能让爹遭受半点冤枉。”

老九听罢,热泪盈眶。心想幺儿啊,你还年轻,怎么这么糊涂?我这一把老骨头,留着也没多大用处。可你,大好年华,你不能来啊。

老九又急又气,竟说不出话来。

只听振华又道:“放开我爹。”

武夫人大喜,冷笑道:“来得正好,我就看你有多大胆。来人,给我把他拿下,先打断一只腿再说。”

老九一听,扑通一声跪下,朝武夫人道:“夫人,要罚你罚小人,不要罚孩子啊。”

武夫人不屑地道:“先打断他一条腿,算便宜他了。按我武家的家法,他得乱刀剁死。”

老九听完,心灰意冷,朝振华道:“孩子,你不该来。”

振华转头向着老九,含笑道:“爹,我不后悔。我做错了事,本就该自己承担,我不能让爹你为我受罪。要是我不管这事,那就是不孝。”

老九将头点地,忍不住泪水,只是哭泣。武夫人朝抓住振华手臂的两家丁喝声道:“拖出去,打断他的右腿。”

老九大骇,抢身喝道:“慢。”

武夫人瞪着老九,不去理他。两家丁见夫人不发话,将振华拖出。就在这时,却听屋外又传来一个声音道:“且慢。”

武夫人双手伏在椅子上,听得喝声,朝屋外望了一眼。早有家丁将那人阻住,不让他进。武夫人手一招,示意家丁放那人进来。

那人走进屋子,见两排打手,从屋外直延伸到正厅,这等阵势,见的人都会胆寒。来到正厅,朝武夫人拱手道:“见过夫人。”

武夫人定睛一望,见是一道士,喝道:“好你个道士,我家处理家务事,你来搅合什么?”

道士朗声笑道:“你家的家务事,不要我这道士来搅合,怎么又让一个疯木匠搅合了?”

武夫人听出话中有话,不禁问道:“你这话怎么讲?”

道士将罗盘拿出,微微一笑道:“夫人请走进几步,一看罗盘,便知端倪。”

武夫人走进罗盘,仔细一看,竟现出老五如何化妆,如何来到武府,又说了些什么话。武夫人命守门的家丁看了,守门家丁指着老者道:“对,就是他。”

武夫人大怒,喝道:“没想到竟是这厮,听说他坏了好多人家的事。我听信这厮的安排,险些坏了大事。”

武夫人说罢,喝命将老九和振华放了,命人四处捉来老五。老五不知武府也发现是他做的手脚,还想再次来武府,送老九上西天。可没想到武府到处派人捉他,才一现身,就被捉下。

老九见又是道士救了他,感激不尽,忙朝他磕了个响头。老九又叫振华过来,给道士磕头。

道士慌忙扶起道:“你父子两,真是折杀我了。”

老九不知道士为何来到此处,不禁问道:“老朋友,你怎么会来到这里?”

道士捻须道:“我去你家里,听说你在武府做工。本想请你去家里做口棺材,可没遇着你。又听尊夫人说,你孩子回家了一趟,可不知为何,又赶来了。我想既然出来了,还是来会会你。没想到来就遇到了这事,要是再来晚一点,这孩子的腿,就废了。”

振华忙又朝道士叩了头,谢了一回。道士挽着振华的手,笑道:“你不用跟我客气,我和你爹,是老朋友了。只是你以后行事,要三思而后行,不可再冲动了。”

振华连连受教,俯首静听。

才过了一会,便听门外一片喝声。道士掐指一算,摇头叹息。只见两家丁,将老五绑了,押了进来。

武夫人见罢,怒喝一声,喝他跪下。老五不跪,将眼望着老九。老九见到他,不禁道:“五哥,多年不见,你还好吗?”

老五抬起头,望着屋梁,脚下乱踱道:“我好得很,不用你挂心。”

老九想再说几句,却被老五伸手阻住道:“你什么都别说了,我听着烦心。这些年,你为何和我作对?”

老九一愣,心想我哪里和你作对?不都是你想害我吗?我从来没说要设计害你,可你做的那些事,倒让我寒心。

老九叹了口气,自嘲地道:“五哥,我要是想害你,你还能活到今天吗?”

老五放声大笑,良久才道:“你做不到,就别说这样的大话。今日被人逮住,算我栽了。但我告诉你,就算我做了鬼,我也不会放过你。”

老九怔怔的望着老五,见他一脸杀气,不禁又问道:“五哥,我到底什么地方得罪了你?你要不说,我活着也不心安。”

老五啐了地上一口,喝道:“好,就让我告诉你。”

老九侧耳倾听,只听老五道:“从在一线天开始,我就想杀你。可你命大,居然连猫都护着你。等我离开了一线天,你却帮着老四。他有什么好,给了你什么好处,你却处处帮他?你知道吗,我心里苦得紧。他抢了我的媳妇,抢了我心爱的人。我这一辈子,守着一个不喜欢的人,每次做事的时候,还想着他媳妇。”

老九吐出一口凉气,心想原来你真为我帮四哥而一直怀恨在心。可那毕竟是你们之间的事,你容不下人,到处杀人灭口。五哥啊五哥,你做人也做得太绝了。

老五缓了口气,接着又道:“要不是你,那次一把火,就能把老四烧死。可有你相帮,他竟逃过了一劫。后来我派人杀老四,你又帮他,还让他去了个让人找不着的地方。我找不着他,这个仇,就只能找你报。”

老九听得一身冷汗,点头道:“我明白了,一切我都明白了。原来你处处与我作对,想置我于死地,就是因为我将四哥藏了起来。可你要对付的是我,为何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难道你不觉得他们很无辜吗?”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