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41(1 / 4)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024鲜币28芭蕉叶上几秋声1

赵秀香因笑道:“还不知道我是他的外甥女!好大的肥肉也不知吃到嘴里,蠢人蠢相!”

一进王府,儿子媳妇姬妾来迎。众男女见了赵秀香,神情各异,惊喜有之,痛恨有之,欢乐有之,切齿有之,咒天有之,不能详叙。

赵秀香回到了王府,名为赵荣新纳的姬妾,实与王妃无异。林碧玉害喜,不能问事,家头细务也就由她管理。赵秀香上有父亲赵荣匡助,下有弟弟们添翼。每日打扮娇样,林碧玉和众姬妾见了这位姐儿如见虎狼蛇蝎一般怕的什麽似的,赵秀香依然稍不如意,就打人骂狗,恣意惩罚。

偏二房洪氏是个要强的,不敢恨赵荣,只恨赵秀香,带著一种奇异的心情,反和林碧玉亲近了起来,日日去她房里坐,面色总十分yin沈,一日下来说不到三十句话。

一日,洪氏例来林碧玉房里坐,瞧著她纤细的腰身,道:“真羡慕娘娘,五个月了还不见肚。我怀柏哥儿时肚子大得跟箩似的。”林碧玉强打精神,说了些闲话。

洪氏忽道:“依我看,娘娘的气量忒大了。”不待林碧玉说话,又道:“我生了柏哥儿,如今连孙子也有了。还有什麽好争的,我不是为了自己,是为娘娘著想。王爷也不顾顾自己的脸面,立香姐儿做妾,做这些没脸没面的事。都是娘娘太好人,纵得香姐儿这样。但凡娘娘硬起气来,给点颜色,挫挫她的锐气,我们日子也好过些。”

林碧玉听了,笑而不言。洪氏皱著眉头,唠叨半日,林碧玉因说道:“我是不能够的了,但是你能够吗?”洪氏无语。

这晚深更半夜,正值雷鸣电闪,大雨倾盆,赵荣只带了个贴身侍卫就摸黑前来。一身湿气地解衣上床,搂著林碧玉,脸儿相贴,腿儿相压。

赵荣捧过林碧玉的香腮,又亲又啃。

林碧玉只困倦难醒,赵荣在她耳边说了许多动情话儿,她合著眼,道:“她要是知道你来我房里又要闹个天翻地覆了。这是何苦呢?”说罢,拉住他搁在她唇上揉搓的手指。

半月前他来林碧玉的房里睡了一宿,第二日赵秀香就把房里的物件摔个粉碎,一边哭,一边骂,几日不让赵荣近身。那几日在林碧玉院门破口大骂,无一些矜持。

赵荣亲著那花瓣样的小嘴,冷笑道:“这段时日惹得几个弟弟饥鼠似围著她转,不给他们点甜头,能再支得他们动?”林碧玉忖道:“你吃她的醋,就来我这要让她吃你的醋吗?”心里不免摇头叹气。

因道:“王爷不要和姐儿呕气了,好好的过日子罢。”赵荣笑道:“我的儿,谁养得你这麽乖。倒疼起我来了。不过是个小孩儿,作这大人样,怪让人爱怜你的。”话毕,直直的那物蹭著那软软的yin部,羞得林碧玉两颊通红。

她道:“王爷不要说笑话儿。我是经不起的。”赵荣解了她的小衣,手指插入那紧闭的细细缝儿,不一刻,只觉里面狭小异常,用手把那缝儿分开,伸出大舌舔咂。只觉香香甜甜,入口如蜜。那舌儿在小嫩穴内左冲右顶,俄顷,舌尖轻轻拨弄那珍珠粒儿,小嫩穴给舔得又湿又滑。

林碧玉口中发干,不停呻吟,柔荑紧按赵荣的头,穴儿往上相迎,道:“就是这儿,啊,啊,好痒呀。”赵荣吃了一会儿,听她yin声不断,抬头笑道:“轻声些,小心吓著我们的孩儿。”用水磨功夫弄得林碧玉又叫道:“亲亲,不要再舔了。”

024鲜币29芭蕉叶上几秋声2

赵荣伏起身,大手抚著她那微隆起的小腹,道:“乖乖,给我生个像你一般漂亮的女儿罢。”林碧玉心中道:“人生莫做妇人身,百年苦乐由他人。难道生个女儿在这窝里走我的旧路不成?”想著,大大的眼儿蓄满了泪,勉强笑道:“哪能像香姐儿那样得人意儿。”

赵荣笑笑,抱起那柔若无骨的身儿,手扶阳物,照准下面流水的嫩唇儿,扶她轻轻坐下。那物由下一顶,林碧玉身儿一颤,挤进了小半,又顶一下,那穴儿旷了十几日,愈入内愈紧,难以再进。

林碧玉腿儿与那穴儿疼的直打颤,嘤道:“轻些!有些疼。”赵荣揉著她雪白的臀儿,欲逼进去,林碧玉推拒他宽阔的xiong膛,哀哀道:“达达,莫伤著孩儿。”

赵荣火动却无奈,只得强忍住,抓著两只ru儿大力掐捏,以解欲火,将粉团似的ru儿掐得尽是青青紫紫的瘀痕。林碧玉欲阻无力,手儿缠住他的大手,与其十指交缠,口儿送上香津,脐儿相接,穴内阵阵紧含那物。那物事被这似犹未破瓜的小嫩穴紧紧缩缩,一夹一放,拳头大的gui头受热乱钻,在她腹中似自动的捣弄。

赵荣将林碧玉臀儿捧定,两手朝下一拽,激得她“呀”的一声,rou棒又进了大半,笃在那花心之上,大摩大擦,又揉了几揉,林碧玉软坐在他腹间,喘道:“我的肉儿,别再蹭了。”柔弱无力,瘫成一团,倒在赵荣身上。赵荣亲著她的嘴儿,道:“你实话与我说,那晚和飞扬说了什麽?”

林碧玉突闻此言,心里一震,慌道:“并没有说什麽。”赵荣又亲了下,道:“真没有说什麽?”林碧玉望著他,先不发一言,後幽幽道:“是你抱著我,分开我的……”

赵荣翻身骑著她,喝声道:“不许说!你只答我你和他说了什麽?”林碧玉泪儿滑下粉脸,轻道:“我只说我穴里很痒,要他肏我。”泪如雨注,抽泣著又道:“这是为哪样?你不爱我,又吃我和他的醋儿。我死也死过了,你到底要我怎样?是不是要我在你跟前吐血而死,才称你的心?我就是吐血死了,你心里又好过吗?”

说得赵荣哑口无言,抚著她光滑的玉背,闷声道:“是我不好,别哭了。我见飞扬在信上诌了些胡话,只疑你和他说了什麽,引得他这般的狂荡。”林碧玉心道:“花心都让那人入碎了,现在才悔恨赔了夫人,有什麽用?”只是不敢说出这番话。

那赵荣心中早懊恼不已,要不然也不会乘赵秀香给赵槿兄弟仨缠住时,漏夜来这cāo林碧玉。遂连连抵进那小嫩穴,弄得床帐左摇右摆,心道:“飞扬倒是长情,既不许过他什麽,怎的说这些痴话?”又忖道:“想来也难怪,连我这般冷心冷肠的人都舍不得玉儿这样貌和这穴儿,况飞扬这傻子?只不好得罪他,明日送四五个会弹会唱的美人儿过去,好填了他的念头。”人就是这样,任你是天仙日日肏著哪会稀罕,非得有人制著你不让你近她,和你争,和你抢,就会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了。

闲话少话。且说赵荣提起林碧玉修长的腿儿,扛在肩上,那驴一样的事物斜斜地来回抽动,入到深处,道:“玉儿,受用不受用?”越发地下下尽根而入。那物儿直顶到肚脐在林碧玉的腹中扯动,颤声道:“啊,慢些,仔细撞著孩子。”手儿勾著他的脖儿,俏臀极力上迎。

022鲜币30芭蕉叶上几秋声3

赵荣情绪持续高涨,抽了百余下,cāo得林碧玉雪白的身儿颠簸不已,玉臂横陈,长腿大张,露出狼藉一片的穴儿急骤地吞锁阳物,白白的yin液亦随之带出。

又抽将了数百,赵荣开口道:“心肝,你要是想你爹,我带他来会你。”林碧玉原陷在天旋地转地快意中,听了此言,不禁暗自神伤,低低地道:“我的好人儿,若是往日,这话我是不说的。母亲在一日,我便和他断一日。”

赵荣笑道:“你又来了。他来我府里,你娘哪只眼睛见得著他拿肉话儿cāo你?”林碧玉稍愣,细声道:“人在做,天在看。我yin人夫,人亦yin我夫。这不是报应是什麽?”赵荣又笑:“我嘴乖的儿,绕了弯子来说我哩。”说罢,箍过林碧玉,吐舌头入那小嘴,亲了几口,遂缘香腮一路亲下,直至鼓蓬蓬的ru儿,探手抚摩一番,复哺入舌尖,轻吮一回,耸身直抵花心,大抽大送。

不过千数,林碧玉闭气无声如死去般,浪水流之不尽,将两人股臀处浸得湿透。当抽到数千时,赵荣方泄,时天已微亮。

向来好梦易醒,好事易散。

不想有人高声喊叫,林碧玉吓得睁大眼儿,看那赵秀香披了件葱绿小袄,指著床上半躺著的赵荣,骂道:“天杀的浪驴公,一时错眼不见,你就来cāo这穴痒的小yin妇!小yin妇是长八只手,九个穴?一昧地恋著她那sāo穴!”倒竖柳眉,嘴里不干不净地骂不停口。

赵荣大手伸进被里,拖出缩在里面的林碧玉,只见她脸红如芍药,泪盈欲滴,含著春情倦态,美得不似人间之色,柔柔弱弱地任由他摆弄。他抱著林碧玉,笑道:“怪辣货子,只许你放火,不许我点灯?你和他们使得,我和她便使不得?”林碧玉温顺地倚在他怀里。

赵秀香看不得她那样儿,火冒三丈跳脚,紫涨著脸道:“那你cāo我使得,他们cāo我就使不得?我们姐弟cāo穴怎麽了?我愿意把腿叉开,他们愿意捅进来,左右是一家子,你看不顺眼怎的?没的用这小贱货来打我的脸!”说著,拆下头上的金步摇丢在地上,踏得扁扁的。

赵荣冷冷道:“你这麽兴兴头头回王府,敢是想著他们的屌?你别装俏,好日子长著呢。”赵秀香咬著牙,瞅了他半日,一阵风地冲了出去。

林碧玉抬起那双水汪汪的杏眼,怯怯道:“姐儿气得不轻呢,去哄哄罢。”赵荣沈著脸,道:“给脸不长脸的东西,我认低威,她还不踩到我头上?”林碧玉劝道:“俩父女哪有隔夜仇?她有什麽不是,你就多担待些。姐儿自然会知道你的用心。”赵荣不语。

须臾,赵秀香手缠马鞭进了里屋,话也不说,挥著马鞭要在林碧玉冰雪似的肌肤上乱抽乱打。赵荣眼明手快,扯过马鞭,喝道:“你疯够没有!”林碧玉蜷在他身後,战战兢兢瑟作一团。

赵秀香倒在地上大声哭,一路滚得鬓发全乱衣衫皱,一路一行鼻涕一行泪地说道:“我是你的精血变成的,而今你为这下作娼妇作践我?我不要活了我!娘,娘,你带我走罢!”听得林碧玉心中直暗骂:“好不知廉耻的人!她不是当著睡在病榻上的前头王妃的面骑在王爷身上做那事吗?气得她娘一命呜呼的吗?怎敢厚脸厚皮地哭喊这些话?”当下,也不敢说话。

024鲜币31芭蕉叶上几秋声4

那赵荣听说,鼻子里一笑,道:“你有胆找你娘,只怕你娘的yin灵儿没胆见你。”赵秀香急红了脸,叫道:“是她这一日说头痛,那一日说心口疼,病病歪歪地霸著你在她房里。我也是想你了才进去吃你的rou棒解解渴,谁知道她什麽时候两眼反插死掉的?”

冷不防欠身一把将林碧玉的手抓住,在那又白又嫩的脸儿上使劲打了个嘴巴子,骂道:“烂婊子,叫你勾引我爹?惹我火滚,结果了你!”一面说,一面拳脚并用,要把那如花似玉的人儿打成一堆灰,一缕烟,消失於这世间。

刚踢了几下,林碧玉是个弱症之人,且有身孕,如何生受得了?登时气逆心翻,吐了好大一口血。

赵荣见林碧玉伏在地上,花朵儿一般的身子,娇啼嫩吟,恁的不忍,揪住赵秀香,道:“别闹了,你要打死她了!”赵秀香嚎哭,嘴里喊道:“打死这个怀野种的小贱人!”手足乱挥,还要踢打林碧玉。赵荣也顾不得什麽,扬著马鞭抽了赵秀香一下,道:“你给我走!”

赵秀香呆若木鸡,半晌方道:“你打我?你打我?你为了这烂货打我?”哪里肯依,便撞在怀里叫他打,道:“你打死我罢!打死我了,好日日抱著小yin妇cāo!我知道你眼里只有她没有我!”捞起一只盛满葡萄的玛瑙碟子对准赵荣砸过去,那碟子失了准头,砸在床脚上。赵荣眼内出火,抽了她几鞭子,一面叫侍卫进来。

那赵秀香抱头打滚,泼哭泼闹嚎叫,侍卫们费了好大劲才将她从地上拉起来,掇了出去。

赵荣不理她,抱了林碧玉上床,要人去请袁医官来看脉。请脉後,幸而没有大碍,不过要林碧玉静静将养著,房事亦要暂缓。

自此赵秀香安心设计,要图谋林碧玉的肚子,屡屡寻事找茬;林碧玉处处忍让,不与其争风;赵荣通睃在眼里,又见林碧玉色色得人疼,不觉放在几分心在她身上。

展眼林碧玉已临盆,产下一女婴,小名唤静儿。

又过了一年,那静姐儿一笑一颦甚肖林碧玉,赵荣实在欢喜,闲时多在上房和她玩耍,鲜少再去姬妾们的房里。

赵秀香原是个那物不能一日空著的妇人,每日里不是这个才去,就是那个又来,昼夜难绝,好在大家相安得宜。日久了,赵秀香又想起父亲赵荣来,派人去上房三催四请,总不见他来。

一日,请了又请,父亲仍不来,赵秀香一肚子恶气,正无处撒。走到外间,见那服侍林碧玉的贴身侍女秋菊满脸春色地走来,便骂道:“狗奴才,和你那yin妇主子四只手,四条腿缠住王爷,不让他来我屋里!别以为你是那yin妇的人,我就不敢治你!”口里一边骂,一边扯秋菊来打。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