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6 省长千金学吹箫(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谢婷舔了一会以后觉得他的宝贝不但没有异味,而且还有着一股淡淡的香气,比吃冰棒还要有味多了!因此,也就含入口中吸了起来,并用舌头轻轻绕着宝贝的光头,脑袋一上一下的摆动着。她还没这样做过,这些动作都是从录像上看来的,因而动作很是生疏,戴官仁见了就把口交的要领给她说了一遍。

谢婷的悟性很好,不一会就把要领掌握了,她首先就来了一个重量级的动作,把她那柔软湿润带着点凉意的舌尖轻轻的舔上了戴官仁宝贝上的马眼。

戴官仁被她舔得浑身打了一个寒战,他的手一边在她的头上抚摩着一边说道:“你怎么一上来就来这一手?要是哥哥的功夫差一点的话,被你几下就弄出来了,好在哥哥的功夫不错还可以承受得住。”

谢婷红着脸道:“你不是告诉我要我这样玩吗?要是不能这样玩,你不会告诉我的是不是?我看你全身都颤了一下,是不是很舒服?”她说完了以后又将戴官仁的宝贝含进了口中。她那舌尖就象一根轻盈的羽毛柔柔的划过戴官仁的宝贝,滑腻无比的舌头在枪身之间那条沟隙轻轻的舔着。戴官仁觉得很是舒服,那感觉比插在小溪里还要舒服多了。

谢婷那灵活柔软的舌头在戴官仁的宝贝上来回的舔着,仿佛在舔一根美味无比的冰棒。她越舔越起劲,但冰棒在她的吸舔下不但没有融化,反而越舔越坚硬了。忽然,她张开小嘴将整个宝贝都含进口中,象吸棒棒糖一样又贪婪又小心的吸了起来。她根据戴官仁所说的要领用唇把牙齿包了起来,这样,在吸的时候牙齿就不会咬到他的宝贝了,她摆动着美丽的头颅,开始大幅度的吞吐起来。戴官仁的宝贝忽而被她完全吞入,一会又被她用湿润柔嫩的口腔膜摩擦着。

戴官仁感受着被她吸吮的快感,也看着她吸弄宝贝时那yin荡的样子。他见自己的宝贝忽而在她那两片红唇的缠绕下被吐出,一下又被她嗖的一声又吸了进去。而她那挺拔的琼鼻中还不时发出销魂蚀骨的。

“小宝贝,你舔的不错,哥哥,真没有想到你会这样的乖巧。”戴官仁一边在她的头上抚摩着一边夸奖道。

听着他的夸赞,谢婷含着宝贝对戴官仁荡的飞了一个媚眼,那样子真的靡极了!

谢婷这时更加的卖力了,含着宝贝就吞吐起来。她一边吞吐着戴官仁的大宝贝,一边抬眼看着戴官仁,还不时的撩一下秀发,眼波浪荡无比。

谢婷自己也觉得很奇怪,怎么自己一碰上这个小毛头就这么乖了?竟然在做着如此荡的事,以自己的性格应该是不屑做这样荡的事的。但这个家伙一说自己就乖乖的做了。连一点要反抗念头都没有,看来这个家伙还真是女人的克星。她又连想到自己的男朋友,要是他也有这样的魅力就好了,自己也就不会跟妹妹同时看上的男人做这样的事了。

戴官仁仿佛象一只在波涛中随浪起伏的小船,不断的从一个快乐的浪尖跌下,又被她那灵巧的小舌头舔上另一个更高的浪尖。她一见谢婷那若有所思的样子就在她的脸上拧了一下道:“你是不是想你男朋友了?在跟我做的时候不准想别人,知道了吗?”

谢婷一边用手着戴官仁的宝贝一边红着脸道:“我才没有想他,我只是在想,要是他有你这样的魅力和有一身你这样的绝技就好了,我就不用跟小妹看上的男朋友做这样的事了。他对我提出过要求,但我都没有答应他,要是我没有恐男症就好了。我看你年纪不大,怎么对这样变态的游戏好像也很熟练?我都有点不懂自己了,竟然一点都没有反抗就跟你做起了这样的游戏。”

戴官仁笑道:“男人都是喜欢玩刺激的游戏的,总是做一成不变的体位当然会没有兴趣了。至于你没有反抗就跟我做这样的事,那是你已经喜欢上我了,女人如果喜欢一个男人的话,是可以帮自己的男人做任何事情的,这是证明你已经喜欢上我了。”

谢婷红着脸道:“看来是这样了,我也知道女人如果喜欢一个男人的话,是可以给男人做任何事情的,有的女人还不惜去做妓女来养活男人。看来我是真的喜欢上你了,我们今天就好好地玩一次吧!”说完就含着戴官仁的宝贝用力的吸吮起来。在她的卖力吞吐下,戴官仁抑制不住的大口的喘着气,他的脸上的表情很是丰富,他一会儿皱着眉头,一会儿轻咬着嘴唇,从他那个样子就知道他已经爽歪歪了。”

谢婷一见他的样子就知道他很爽了,因此也就更加用力的舔了起来。戴官仁被她这个yin荡的样子逗得情欲大涨,下意识的用力的挺起了。谢婷猝不及防,宝贝一下就深深的顶入了她的深喉。她在喉咙里嗯了一声,眼泪都被顶出来了。

戴官仁见宝贝顶在他的喉咙很是舒服,就双手抱着她的头不让她把自己的宝贝吐出来,这样他的宝贝就更顺利的挺入了,膨胀到极限的宝贝把她那湿润柔软的小嘴和喉咙都胀得满满的。他来回的抽动着他的宝贝,谢婷“嗯嗯”的配合着他吞吐着,光滑火热的口腔粘膜熨贴着同样光滑的宝贝。

这样过了一会,谢婷的两眼都发白了,秦胜见了这才把宝贝抽了出来,谢婷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她那饱满的乳房暴露在空气中微微的颤抖着,戴官仁这才注意到她坐着的时候她的竟然是完美的半球形,乳尖粉红娇嫩,宛若处子,他把她搂在怀里笑着道:“你是不是怪哥哥刚才太粗暴了?但如果不这样做一下就不是一次完美的口交了,你真的辛苦了,你要哥哥怎么奖励你?”

谢婷在他的怀里扭动了一下,然后懒洋洋的躺了下来,她把双腿伸得直直的,好象在展示自已那傲人的双腿一般,嘴里娇媚的道:“你太野蛮了,你的宝贝太大了,差一点就把我的喉咙挤破了。”

女人的美腿对男人有着致命的诱惑,戴官仁一见她的美腿和她那白嫩的身体,那还没有消退下去的欲火就又腾的一下烧得更旺了。宝贝也站得更直了。谢婷见了用手上下的套着道:“这个家伙太厉害了,差一点就要了我的命。”

戴官仁看着她那个荡的样子,在她的唇上吻了一下笑道:“有哥哥我在这里你是不会有危险的,我爱你都爱不过来呢,怎么会要你的命?”说着就慢慢的分开她那美艳无比的双腿,然后在她那粉红色的花瓣上揉了起来。

谢婷被戴官仁这一揉,那小溪里就泉水潺潺了,脸上也流露着媚艳入骨的春情。刚才虽然是在吸着他的宝贝,但那场面是那样的yin靡,她的春情已经被挑了起来,现在被他这一揉就有点忍不住了。

戴官仁仔细的看着她那迷人的花瓣,她的花瓣白白胖胖的,中间那条粉红色的小溪里还在流着晶莹的泉水,谢婷见戴官仁看得很是细心就把自己那纤长的手指抚摩着他的头发,像是在鼓励着他进一步的动作。

这时,戴官仁的鼻尖碰到了她的花瓣,在那里闻着她的花瓣的气味,谢婷的花瓣有一点的腥味,但是很淡,而且还有着一种淡淡的清香。那一对轻轻抿合如含花苞一般的花瓣在眼前泛着粉红柔润的色泽,而那比桃花还娇艳的花瓣之间微露着一线,镶嵌在那两瓣花瓣的中间。

戴官仁让她躺在沙发上,谢婷将她那完美无暇的双腿轻轻的绕在戴官仁的脖子上,温柔的把自己的花瓣送到了他的唇边,她从书上看到过男人吸起花瓣来有一种特别的舒爽,今天既然已经被他把身体都摸过了,她也就想尝一尝被人舔的滋味。

戴官仁似乎知道她的心意,就含着她的花瓣吸了起来,谢婷的身体也就在戴官仁那技巧的吸舔下开始象蛇一般的扭动起来。她那温暖而粘滑的甘露不断的流了出来,戴官仁把那些甘露都吸进了肚子里。

谢婷被他吸得双腿不停的抖动,鼻中发出了含糊不清的呻吟。她的双腿紧紧夹住了戴官仁的头,好象担心戴官仁的嘴唇会离开她的花瓣似的。她以前从来没有这样玩过,身体还不是一般的敏感,原本夹得紧紧的双腿也主动的慢慢分开了。她见自已的花瓣都被戴官仁看的一清二楚而产生了很大的羞耻感,但这样也给了她更大的刺激。她的双手抱着他的头,小溪里溢出了大量的泉水。

“小宝贝,你的花瓣都湿了哦,原来你还是一个色女”。戴官仁一面说着一面把她的双腿分开到最大的极限以方便自己的动作。

“你不要这样玩了好不好?我受不了!啊,喔,怎么会是这个样子,我的全身都酥了。”谢婷发出了有如猫叫一样的呻吟。她觉得强烈的快感像涟漪般的扩散到她的全身,小溪里的水也流得更急了。

谢婷被他舔得娇躯不断的颤抖,小溪里又酥又痒,而里面又觉得很是空虚,她忍不住的呻吟着道:“别舔那里了,呜,我好难受,我要被你舔死了!”她在胡乱叫喊的时候用力的抬起小屁屁,把整个花瓣都紧贴在戴官仁的脸上。她觉得现在好舒服好舒服,但里面那种又酸又痒又空虚的感觉很是难受,她忍不住娇的叫道:“老公,我忍不住了,你快一点放进去好不好?”

戴官仁笑道:“你也太投入了吧?把我当做了你的老公了,你不是有男朋友的吗?”但一见她那难受的在那里扭动着身体,也就抗起她的双腿把宝贝插进了她的里。谢婷被他的这一得娇啼了一声道:“你不会慢一点吗?你的家伙那么大,弄得我好疼。”

戴官仁笑道;我都忘记你还是处女了,但长痛不如短痛,马上就会不疼了。”说完就快速的运动了起来。不一会谢婷就觉得不疼了,她觉得自己的花瓣里空前的饱满,,而戴官仁的每一下的动作都给她带了了极大的快乐,她闭着眼睛享受着这个小男人给她带来的这种异样的快感,随着秦朗时快时慢的运动,她感觉自己飘荡在大海上,一会起一会浮,一会像飘上了云端一般。

戴官仁不快不慢的抽送着,他一边运动着,口也没有闲着,嘴巴吸允着她的乳珠,手则在另一个小白兔上揉搓着,谢婷只觉得快感那像潮水一样向她袭来,她用力的向上面顶着,在猛烈的推击中前后甩动,以至戴官仁的嘴巴都含不住她的乳房了。

谢婷随着他的动作不停地扭动着小屁屁,渐渐的她进入了痴迷而忘我的境界,她一边呻吟着一边说道:“你真的太棒了,我以前从来都没有爽过,你不是说你有很多的女人吗?那你一次可以做多久?”

戴官仁一边运动着一边笑道:“我想做多久就可以做多久,你就准备好好的爽吧?”

“你真的想做多久就可以做多久?我才不会相信你的话,听说男人就是吃了药,也只能坚持半个小时左右,要是这样你那东西不是铁打的了?”

戴官仁笑道:“你等一下就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了,你的身体这么健美、结实、,应该属于那种很能搞的女人,我就让你体会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男人。”

谢婷红着脸道:“那就看你有没有能耐了,我们女人有着先天的优势,只要躺在那里不动就行了,我还怕你了不成?”她双手拢着披肩长发,着的两只乳房一跳一跳的,柔软的腰部跟蛇一样的扭动着:“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遇上你就变得这样荡了。我平时可是个很正经的女人,除了工作以外,平常都不不跟男人打交道的,但今天一遇到你就有一种与你很熟悉的感觉。每一个女人都有一个粉色的梦,我现在都还觉得象在做梦一般。”

戴官仁一边慢慢的运动着一边笑着道:“原来你也是一个很闷的女人了,只有闷的女人才做这样的梦,”说完就重重的顶了一下。谢婷被他这一下顶得娇吟了一声道:“‘哎!你轻点,你的宝贝太了长,进去得好深,胀死我了。”

秦戴官仁笑着道:“你不是说我们今天好好地玩一次吗?现在我就好好的让你爽一下。说完就一边运动着一边握住她白嫩的小白兔按揉着,并用拇指和食指夹住她的乳珠轻轻的扯动,谢婷那敏感的乳珠受到刺激变的坚硬了,她呼吸急促的娇喘起来,胴体急颤,也顶得越来越快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