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很霸道:神秘老婆,久违了【完结】_分节阅读_5(1 / 4)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相信银月

然而,就算她再后悔,却也改变不了自己此刻的危机。

“琛,救我,琛……”她绝望地哭泣着,嘴里很拼命地才能发出一点声音求救。

真想如斯(结局1)

听着她哭泣不已地不断呼叫着斐爵琛的名字,银月的眼中被痛苦席卷,也被怒火覆盖。

他强行压制住她,又爱又恨地低吼:“为什么,为什么你只记得他,为什么……”

雨曈只觉得脑袋被药弄得一片浆糊,意识,似乎开始变得模糊起来,被他这么一吼,似乎清醒了一些。

她抓住仅剩的一点理智吵他愤恨地一字一句地说:“因为我只爱他,一辈子甚至下辈子也只爱他!我永远,永远都不可能爱上你,就算你得到了我的身体,我也只会恨你,恨你到永远!”

郎银月被她刺激得几乎体无完肤,他深受打击地白了唇。

摇着头不能接受地退开,一步,两步,心碎到恍惚。

“不,曈曈,你不能恨我,不可以恨我……你可以杀了我,但是不能恨我……”

韵软在床上的雨曈,目光逐渐被体内的药物麻痹得几近涣散,她惨淡地笑了,笑得怨恨,笑得无情。

“如果有机会,我一定会杀了你……”

话还没说完,她眼睛疲惫地闭上,陷入了昏迷。

看着床上睡过去的人儿,银月呆呆地站在那里,绝望地看着她熟睡的容颜,仿佛要把她深深刻在记忆里,烙印在心上。

缓慢的,他拿下面具,未樊那张俊逸秀美的脸庞赫然出现。

他走到床边,轻轻抚着她的脸失神地喃喃:“姐姐,不要恨我……我只想爱你……你好好地睡,虽然,在现实里我不能对你强来,也无法对你这么做,但是,在你的梦里,迷幻药会帮我完成我的心愿,姐姐,在你的梦里,你会很恨很恨我吧……”

说着说着,他的嗓音越来越低,眼泪,一滴一滴地从他的眼角滑落,心碎神伤。

梦里,雨曈眼睁睁地看着银面在她的身上肆意侵犯,她无法反抗,只能看着他在她的身体上为所欲为……

她闭着的眼睛,眼角不断流出眼泪,湿了枕头。

未樊坐在床沿,看着她在梦中不断地流泪,他的眼泪,也无法止住。

“姐姐,为了把你留在我身边,我……我只能这么做,只有这样,你才会彻底离开斐爵琛,姐姐,原谅我,原谅我……我以后会好好照顾你……”

许久,他擦掉眼泪,走到电脑前。

然后,他将电脑上雨曈的照片开始进行高科技的处理。

照片上,她俏丽的容颜被一张一张地整改,最后变成一张张不堪入目的艳照。

当所有的照片处理完毕,打印机“哗啦啦”地吐出一叠叠艳照来。

他将照片分别装入几个夹袋里,然后密封,走出了房间,锁上。

而在梦中挣扎的雨曈,全然不知道现实中发生的一切,更不知道“她的艳照”被送往斐爵琛的手中。

翌日,当她从噩梦之中醒来的时候,房间里什么人都没有。

她吃力爬起来,双手环抱住自己的身子,回忆起昨晚那不堪的一幕幕,她的眼泪不断地飚出。

“琛,我对不起你,我……我不再干净了,我……我无颜再面对你。”

悲绝之际,她神智恍惚地下床,来到房间的后窗边,失魂落魄地打开窗子,窗外的下面,是一片荒凉的深渊。

她缓缓地抬脚,攀爬上窗台,任外面的阴风吹落脸上的眼泪。

茫然地看着脚下那一片深不见底的悬崖,她恍惚地笑了。

“琛,下一辈子,如果我不再是黑道之中的人,你……再来爱我好不好……”

她喃喃着,心神俱伤,仿佛没有灵魂一般地微笑,微笑着面对即将结束的一切痛苦。

随之,她眼睛一闭,跳了下去。

未樊走进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幕让他心神俱碎的一面,他悲恸奔到窗边:“姐姐——”

悬崖之中,雨曈以为自己会跌得粉碎。

然而,却感觉自己的身子在不断地减速,最后,竟然停止了降落。

她慢慢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却是斐爵琛那张阴沉的俊脸。

只见他正带着降落伞,双手抱着她,冷森森地开口——

“想死吗?估计你要失望了,因为,我不会让你死,我会让你痛苦地活着,以偿还你对我的背叛!”

……

回忆慢慢淡去,菊以灵冷冷地讽刺地看着银月:“银月,白雨瞳有你这个这么爱她的弟弟,不知道是她的福气还是她的灾难。”

银月像是被刺激道地冷了眼眸:“这个你不需要过问,你只要把你的未婚夫套牢,让他不要再来缠着我姐姐就好!只要姐姐一偷回飞虎帮的名单,我会找理由将姐姐带走,永远不会再回来。”

正当他们谋划的时候,门外,却传来了韩月霁嘲弄而愤怒的声音——

“恐怕,你们不仅拿不回名单,还会被一网打尽!”

随着声音的到来,韩月霁的身影从大门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

银月跟菊以灵他们都震惊地倏然站起来,瞪着眼睛看着韩月霁。

“你……你是怎么进来的?你听到了多少?!”银月一贯平淡柔和的嗓音彻底地出现了波涛起伏,眼中更是出现了极大的波动,夹带着一丝慌张。

而菊以灵却是彻彻底底地恐慌了。

“韩月霁,你……你……”她张着嘴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怎么办?韩月霁知道了她,会不会把一切都告诉琛哥哥?

韩月霁冰冷又失望的目光转向菊以灵,自嘲地笑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