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姜黎 part 1(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元宵佳节闹花灯,夜风拂过灯火,如同万点流星坠落。华丽香车宝马在路上来来往往,各式各样醉人香气弥漫着大街。凤箫吹奏乐曲飘动,与流转月光在人群之中互相交错。此起彼伏鱼龙花灯在屋檐、枝头上飞舞着。

果然还是热热闹闹比较有趣,姜黎心想道。素手随意抚着耳畔壹缕发丝,眼波流转嘴角勾起明媚弧度。

“姑娘,可要买壹盏花灯?只要十文,各色款式随便挑。”卖花灯大爷热情得招呼着,他可从来没见过长得这麽好看姑娘,怕是天仙下凡也不过如此吧。

姜黎颇有兴致得扫了遍()形状各异花灯,最後指着个兔子形状“就要这个罢。”心念壹动,袖口里便多了个钱袋子。将里面唯壹壹锭银子递了过去。“诺不用找了。”

“哎这……谢谢姑娘。姑娘您拿好了,慢走啊。”卖灯大爷恭敬地送上花灯,心道这哪是仙女下凡,这可是财神爷哟。

姜黎将钱袋收回衣袖里,提着个兔儿灯继续慢悠悠逛着,街道两旁咬喝声不断,她却没有再买什麽。

壹位白衣公子迎面走来,步伐轻盈,似是踏着这清风朗月。此人正是江南第壹首富花家七少爷花满楼。他悠然地摇着手中折扇,自如地行走在人流中。

姜黎注意到他眼睛乍壹看跟常人相同,但却少了壹抹神采。倒是有趣,居然是个瞎子吗。身屑动便挡住了他去路。

花满楼楞了下也不恼,收起折扇问道:“这位姑娘可有事?”

“你看得到吗?”姜黎更好奇了,又上前壹步,拉近了两人距离,细细地盯着他眼睛。

花满楼有些慌乱地後退壹步。他从未跟女子这般亲近过,方才入鼻幽香让他有些意乱。“在下盲如蝙蝠,自然是看不到。”

“叫姜黎,你叫什麽?”你退进,姜黎又上前壹步。仰起头,她嘴唇几乎贴上他下巴。

“在下花满楼,姑娘请……唔”自重两字还未出口,便被堵住了。

姜黎并不忌讳男女之防,既然这花满楼入得了她眼,那她便要强占先机,得了他人再得了他心。毕竟这世间带有纯正之气人可是不多。但是她也没有被人围观癖好,轻轻壹吻盖上烙印便退了开去。

嘶……围观群众都倒吸壹口凉气。花满楼跟姜黎两人本就夺目,两人交汇更是吸引了大多数眼光。

人群中有个人眼里冒着精光,壹脸蠢蠢欲动。“哎嘿,有趣有趣。”心神壹动,施展轻功从两人身边嗖得壹溜烟而过,手上却是多了个精致白玉扇坠。

花满楼似有所觉,但却没有心思去理会,他脑里都是那浅浅壹吻,有些冰冷却十分柔软唇。

“等回来。”姜黎将花灯提竿儿塞到花满楼手里,便追着那人影去了。

隔了两条街壹个巷子里,自以为到达安全地域後,司空摘星收起轻功。他手里举着那白玉扇坠正想好好欣赏壹番,却被人壹把夺过。

“哎你?长得如花似玉怎麽就抢人东西?快还!”司空摘星顿时急眼了,伸手去夺。这刚到手战利品还没捂热呢。

“哦你确定这扇坠是你麽?”姜黎轻松地躲了过去,用手颠着白玉坠似笑非笑得看着他。

“当然是,你快还,别以为不打女人啊。”司空摘星瞪大眼睛虚张声势地说道,伸手又要去夺。

姜黎壹个闪身,从袖口掏出壹个钱袋,举到司空摘星眼前晃了晃。“那这个也是你麽?”

“哎荷包,怎麽会在你这里?”司空摘星壹摸腰间确实空空如也,他壹把扯过钱袋,这回倒是很顺利。他仔细看了看,是他钱袋不假,只不过原本里面银子却是不见了。“你你你!银子呢!”

姜黎壹脸无辜,还不是因为他壹脸猥琐不怀好意得打量她,所以才顺手隔空借了壹锭银子而已。

“哈哈哈看来偷王之王司空摘星也有被偷得时候。”陆小凤看了会戏摸着胡子走了出来。

“陆小鸡,你怎麽在这里!”司空摘星炸毛了,这麽丢脸事居然被陆小鸡看到,又要被他嘲笑很久。

“看你鬼鬼祟祟躲在这里就跟过来看看没想到看到壹出好戏。”陆小凤壹脸揶俞,随後又正了正神色道,“在下四条眉毛陆小凤,敢问姑娘芳名?”

“四条眉毛?”第壹次听人这麽介绍自己,倒是新鲜。姜黎打量着陆小凤,那两撇胡子还真像他那两条眉毛。不过看他眉目含春样子,却是倒了胃口。这种多情浪子她可是敬谢不敏。

於是乎可怜陆小凤就这麽被嫌弃了,他有些石化地看着姜黎轻飘飘地瞥了他壹眼,然後头也不回走了。

“没想到还有陆小鸡搞不定女人。啧啧”司空摘星乐了,他也算扳回壹城?也就不纠结那扇坠和银子了,乐呵呵地提出要跟陆小凤比翻跟头,谁输了就挖壹千条蚯蚓。

“比就比。”陆小凤耸耸肩,“哎你这个臭猴子,你耍赖!”见司空摘星率先出发,陆小凤赶紧骂骂咧咧得跟了上去。

……

花满楼站在桥边,手里提着兔儿灯,微微低着头,不知在想什麽。未等姜黎走近,他便擡起头,并准确无误得“看”向她。“姜姑娘,你花灯。”

姜黎接过兔儿灯,将手心里白玉递了过去“诺,你扇坠。”

花满楼握着似留有余温白玉怔怔地道了声谢“多谢姑娘。”

“花满楼,你说们像不像在交换定情信物?”姜黎突然来了句,如愿得看到了花满楼瞬间通红耳朵。

“咳,姜姑娘说笑了。”花满楼强装镇定,打开手上折扇,又壹下子合拢,壹时有些手足无措。

“走吧,傻站着干嘛,们回家吧。”姜黎扯了扯花满楼衣袖。

听到回家二字,花满楼只觉心里壹阵悸动,“家?”他反问,带着些他还不太明白希冀,随後又反应过来,“不知姜姑娘家在何处,天色已晚,在下送姑娘回去。”

“刚来这里还没找到落脚地方,你可愿收留壹晚?”姜黎心想着近水楼台先得月,所以不论他答应与否,她是都要缠上去。

“这是自然,百花楼大门永远为有需要人敞开。”花满楼抿嘴壹笑,笑容里有种风光霁月味道,竟叫姜黎看得有些心痒痒。

看起来很好吃样子……姜黎喃喃,不由自主地舔了舔嘴唇。

“姜姑娘你说什麽?”花满楼耳朵敏锐,但因为声音实在太小,听得并不真切。

“唔,没什麽。”姜黎不想吓跑他,擡头看向天上那轮明月,随意地说了壹句,“今晚月色很美。”

“嗯,确实很美。”花满楼虽然看不见,但他能想象到。今晚月色很美,但却壹定比不上他身边姑娘。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