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半张脸的女人(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vqrrrrr“没说什么,要不,你去我家里吧,姐姐给你做好吃的。在送你回去好吧好?”女人摇了摇头,抿着嘴对这周卉琪甜甜一笑。

“好啊!”本来周卉琪想说,自己要回家的。但是不知道为何,话刚刚到喉咙,却是莫名其妙的变成了这么一句“好啊!”

“那走吧,我的家就在前面,很近的!”听到周卉琪的话,女人笑容越发的甜美。苍白无比的脸上,那张嫣红欲滴的小嘴更是异常的诱人。只是不知道为何,她总是感觉到女人的笑容有些诡异。

顺着女人的手指望去,周卉琪像是被雷电电了一下,浑身止不住的颤抖起来uuuuuu

虽然她年纪还小。但是uuuuuu

但是她却知道那个地方是没有人住的,也不可能有人住在哪里,因为——那个地方是行刑场!!

行刑场就是所谓的枪毙犯人的地方,哪里根本不可能住着人家。

而且这里是这里山沟沟的,整个村子就那么大,大家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就算是不认识。最起码在这里知道那个地方是没有人住的。

在这个年代,犯人被枪毙的时候还是能够让群众旁观的,首先会让犯人在胸口挂着一块牌子,然后身上被用绳子五花大绑的绑着,脚上带着重重的脚镣。

不过一般要枪毙的时候都是五六个犯人一起游行,有男的女的,什么罪行都有,我就记得有一次是一个小偷,好像是偷了谁的钱,然后被往死里整,还没有被枪毙,就已经是被打的面目全非。

一把枪抵在犯人的后脑勺上,然后开枪,整个头颅直接变成了两半。然后会有法医上来,用一根小木棒,在犯人碎掉一半的脑子里用力的搅动。

“行刑场!”阿敏突然大叫出声,一脸惊恐的看着周卉琪,嘴巴哆哆嗦嗦的指着她道:“怎么会,你,你怎么会走到行刑场去了,哪里,哪里可是和我们家住的地方有很远的距离呢!”

“我也不清楚,我明明记得那条路是家的方向,可是却能看到行刑场!”周卉琪苦痛的摇晃着脑袋。

“难怪,姐姐那天你回来之后就大病了一场。然后你的身体一直没好过来,是那个女人害的吗?包括我们家里发生的事情都是那个女人害的吗?”阿敏一脸怒气斑斑的道。

“哎uuuuuu”周卉琪深深的叹了口气,摸了摸阿敏的脑袋,一脸凄苦。

女人一看到周卉琪大变,不由得弯下腰,双手捧着她的小脸,一脸关切的问道:“身体不舒服吗,你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

因为她的手上拿着野花,所以野花她就随手插在了周卉琪的头发上。

就在她弯下腰低头的那一瞬间,周卉琪惊恐的发现。

那个女人,那个女人的后脑勺上,竟然出现了一个黑漆漆的大洞,就像是后脑勺上长了一张大嘴,正咧着嘴对着自己阴深深的笑,而且——里面爬满了白色的蛆虫。

周卉琪不知道如何形容此时此刻的心情,当时就感觉到,从烈烈夏日一下子掉入了冰窟窿,周身恶寒,腿肚子不住的打颤。

脑子像是被雷电所批过了一样,瞬间清楚的记得,那一天在窗外,偷听了父母的谈话内容——

“老王家真的是可怜啊。”母亲惋惜的声音视乎还在周卉琪的脑子里回响。

“是啊,年纪小小的什么不学,帮着男朋友贩毒,这的是丧尽天良啊!”父亲重重的叹了口气。

“也不知道老王家上辈子做了什么孽,要这么的折磨他,老婆做工的时候从楼上摔下来死了,唯一的女儿也要被枪毙uuuuuu”

“哎uuuuuu以后老王就可怜了,好像我听说是明天枪毙吧?”

“恩,是啊,和那个男的一起,好像还要上街游行呢。”

“真是可怜啊。”

uuuuuu

老王家的女儿,周卉琪望着面前这一张腐烂得不能再腐烂的脸,精神瞬间的崩溃了。

“哇”年纪幼小的她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心中的恐惧,害怕的“哇”的一声大哭,幼小的小女孩的哭声,那威力可想而知,她自己都觉得被自己的哭声震得耳朵都有些聋了。

跑!这简直就是人类的本能,周卉琪没有任何的方向,只是知道自己一个劲的拼命向前跑,完全没有任何的目的。

在逃跑的那一瞬间,她下意识的转过头,看到了知道至今为止,想起来都恶寒不已的画面。

原来那个漂亮异常的漂亮女人,已经不复原来的容貌,这就是这一次,周卉琪才算是真正的看清楚了女人的样貌。

脸上已经没有一丝肉,那原本乌黑的长发垂了下来,眼珠暴突,那原本就白惨惨的脸,更是苍白如纸。

洁白色的布衣长裙沾满点点血迹,双手以及头部耷拉着,“咔”的一声轻响。

那种声音就像是直接从脑海中传来一般,随着声音响起,她的半边脸从脑袋上掉了下来,就好像uuuuuu就好像是犯人被枪决过后的样子,只有半边脸的她,静静的站在原地,并没有追上来。

从那鲜血淋漓的,已经不完整的鲜红嘴唇上,正飘着淡淡的话音:“孩子,跟我回家吧!”

她浑身颤栗,五脏六腑都在痉挛,一股股恶心之感涌到喉咙,本能使脚步更快,就像是抹了油一般的飞快的向前跑去。

脑海中全都是那种脸得不成样子的脸,还有那一只只从后脑勺爬来爬去的白色蛆虫。

“砰!!”奔跑中的脑袋突然撞到了一个柔软的东西上。

周卉琪惨白着脸,努力的抬起头向上看去,是母亲,她正满脸带着不安,焦急,愤怒的神色看着自己,在母亲的身后,阿敏正哭丧着脸,一脸担忧的望着自己。

原来在母亲在门口拜访完祭拜品之后,发现自己不见了,心里都焦急坏了。

按道理来说平时这个时间应该回来了才对,但是今天是鬼门打开之日,而且还是厉鬼出关的时候,这个时候全村的人都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谁会乱跑?

这可把母亲都急坏了,天色已经渐渐的暗了下来,要是在找不到周卉琪,那可就麻烦了,因为村子里的传说太多了,特别是鬼节的今天,村子里的老人都说要是小孩子在今天太阳下山的时候没有回到家的话,那就要被鬼抓去吃掉。

母亲都是听着这种“传说”长大的,哪里能不害怕?

不过好在的是,他们在通往打靶场的路上很快就碰到一脸惨白陶陶大哭的周卉琪。

uuuuuu

“哇”周卉琪又放声大哭起来。因为除了哭,幼小的他真的不知道还能如何缓解内心的恐慌。

“怎么了,卉琪,怎么了?别哭啊!”原来怒气斑斑的母亲在看到自己女儿之后,刚要开口骂,谁知道她却大哭了起来,这一下可是把她吓坏了,赶紧手忙角落的安慰了起来。

周卉琪依然自顾自的伤心的大哭着,小脸惨白惨白的。

“是被人欺负了吗?怎么了,卉琪?”母亲急得不行。

“是啊,姐姐,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看我去收拾他给你报仇!”小小的阿敏挥舞着自己那稚嫩的胳膊,嘟着胖乎乎的小脸“凶悍”的道。

周卉琪抹了一把通红的眼睛,瞅了一眼母亲:“我uuuuuu我也不知道,我就这样跑过来的。”说完她小心翼翼的向后看去。

身后已经没有那个白衣服的半脸女人,也不是之前的那一条小路,现在身子所站立的地方,正是分岔路口。休阵序巴。

看到周卉琪的眼神,母亲疑惑的道:“卉琪,是不是有人在追你?”

那一瞬间,周卉琪仿佛又看到那个半边脸的女人,正对着自己微笑uuuuuu

♂手机用户登陆 m.zhuaji.org 百度一下 '嘶声尖叫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