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四章 假出殡(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鲁老爷子早就想好了对策,沉着的说道:“好办,只需要堵死你大师兄的退路就好了。现在已经到了很敏感的时期,让老二对大师兄产生疑心并不难。待会儿。你去给大师兄看视频的时候,直接把他叫到你的住处。”

大少爷点头听着。

鲁老爷子又看向一旁的十四弟子,说道:“这期间还需要你十四师兄的帮助。让你十四师兄把消息透露出去,说十四师兄和大师兄的已经支持你了。你十四师兄说的话,老二不会怀疑的。等放出风去之后,你十四师兄就去你的房间。老二的人如果看到十四师兄和大师兄一同出现在你那里,自然就相信了大师兄已经是你的人了。”

“明白了,父亲!”大少爷恭敬的说。十四弟子也接受命令。岳小冬的泪水已经止住。在一旁安静的听着老爷子的计划。

鲁老爷子说:“天一亮就是正月十三,明天是我们反攻的最后期限。假喜帖上的婚礼日期是正月十四,那天会来很多人。咱们不能让他们看笑话,所以必须把婚礼提前。正月十四,你和冬姑娘结婚。我会在婚礼上当中宣布,你就是下一任匠派掌门人。”

大少爷和岳小冬相互看着,这一天终于到了,可是他们脸上却满是苦涩。结婚本来是件高兴的事,但大敌当前,小两口好像空隙享受那份惬意了。

鲁老爷子继续安排着。“正月十四的婚礼能否顺利举办,就看明天的反攻能否成功了。明天,你们借口说为我出殡,把匠派所有弟子ゝ再传弟子都聚集在一起,对了,还有秋姑娘和半经门的人,知道我还活着,我那余老弟会帮你的。到时候我会活着现身,带着小秦一起把刺杀的真相说出来,把老二赶出匠派。”

鲁长友低头说道:“一切都听父亲的按排!”

老爷子似乎在哀求,说道:“我说的是把老二‘赶出’匠派,而不是杀了。你们毕竟兄弟一场,我希望你能留弟弟一条性命——至少是在我活着的时候!”

鲁长友再次给父亲跪下,磕了一个响头说:“请父亲放心。我绝对不会对弟弟下杀手!”

鲁老爷子安排完一切,好像累了,长出一口气,“好了,你们各自忙去吧,冬姑娘留下来照顾我就可以了!”

“是!”大少爷和十四弟子同声说道。我也随着他们一同离开牢房。

大少爷重新把我关回隔壁牢房,让我在委屈几个小时,说等天亮就好了。他们给了我足够的尊重,又承诺还我清白,我再委屈几个小时也无所谓。

临走时,大少爷塞给我两件东西。一件是我的手机,另一件是牢门钥匙。我接过两件东西。嘱咐大少爷多加小心。各自分别之后,我靠在墙壁上又睡了一会儿。

正月十三,早上五点多钟,我被“咚咚”的敲门声叫醒,一看是岳小秋。天亮之前,这位秋姑娘如约给我送吃的,这次她带了两只烧鸡,还有两罐啤酒。

秋姑娘说:“我再来得晚上呢,给你把中午饭也带来了,你慢慢吃啊!”

我一笑,心说待会儿我就出去了,别说是晚饭了,中午饭都不用在牢里吃了。

岳小秋给我说了昨晚上二少爷带回假尸体的事。我一边吃一边听着,虽然是我早就知道的事,但是看着岳小秋忿忿不平的样子,我心里还是暖暖的。

临分别的时候,我忍不住给秋姑娘打预防针,“待会儿会有大事发生,你做好准备哦!”

“大事,什么大事?”岳小秋好奇的问道。

事关匠派的机密,我不能多说,只是不想让她一点儿准备也没有,就简单的说:“天亮之后你就知道了,等着我!”

“等……等着你?”岳小秋眼前一亮,误以为我要逃狱呢,脸色顿时高兴起来,“秦大哥,你终于想通了,我先回去收拾一下东西!我一定等着你!”说完,岳小秋就火急火燎的走了。

望着她的背影,我只能无奈一笑,真是个沉不住气的姑娘。

上午九点钟,我接到一条短信。打开看时,是大少爷发来的,通知我可以出去了。我收起手机,自行打开牢门,然后来到隔壁,帮着冬姑娘移动鲁老爷子。

来到洞门口时,可以听见外面“当当当”的响着厚重的钟声。岳小冬把洞口的两个守卫打晕,然后一招手,我背着老爷子,小心翼翼的往外走去。

出殡仪式要求全部的弟子和再传弟子参加,所以除去山外ゝ地牢等处必要的岗哨之外,匠派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会参加。大会地点安排在“点匠台”。那是个宽敞的广场,我进山的时候曾经见过,规模不小,容纳这些人绰绰有余。

鲁老爷子的伤口在前胸,伏在我背上时很容易刺激到伤口,所以刚走到半路,鲁老爷子让我拐去他住处一趟,说他那里有轮椅。我一听有轮椅敢情好,坐在轮椅上,老爷子轻松,我们移动起来也方便。于是在岳小冬的指引下,急忙来到鲁老爷子的住所。休阵记亡。

几番转折之后,我终于来到刺杀事件的案发现场。

看时,院内有打斗的痕迹,被弄得乱七八糟。进入屋子,我第一眼就看到了老爷子的床,床上的被褥浸满了血液,现在都结成黑乎乎的痂了。连床边的帐幔上都溅了不少鲜血。地面上大概有四五个人的模糊血脚印,除了杨春晓的,其他的都是人们来往时踩的。

老爷子望着自己的床榻,摇头一笑,“小秦啊,你说人这东西,是不是真够奇怪的,伤成这样,我都能活下来……”

我能理解老爷子的心情,“鲁掌门,你就别多想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的好日子在后头呢,没准过个一年半载的,你就能抱孙子了!”

“抱孙子?”一听说抱孙子,老爷子在我背上笑开了花,“哈哈哈……孙子好啊。不过呢,最好孙子孙女来一双!那我的晚年就真的有福了……”听得出来,老爷子言外之意是不想大儿子也和自己似的,生两个儿子。老爷子是吃够了两个儿子的苦了。

岳小冬在一旁听着,耳朵都红了。她知道轮椅在哪里放着,默默的找出来,展开,推到我跟前。我把鲁老爷子轻轻放下。

鲁老爷子坐进轮椅之后,抚摸着轮椅说道:“小秦啊,你知道我这里为什么会有这东西吗?”

“为什么?”我问道。轮椅的确不是寻常人家会出现的东西。

鲁老爷子摸着轮椅,仿佛触手满是回忆,“这是长友他母亲生病时坐的,她去世之后,我一直留着。呵呵,没想到啊,今天竟然派上用场了!”

我暗自一声叹息,这些事情,我光是听着心里都泛酸。鲁老爷子此刻的心情,到底该有多么难受!

岳小冬眼窝浅,眼中隐约又泛起了点点泪花。按照年份来推算的话,她应该见过长友母亲的,看样子婆媳二人感情不错。她靠气息平稳住自己的心情。

鲁老爷子注意到岳小冬要哭,一阵心疼,忙说:“哎呦,好了,瞧我这张嘴,干嘛总是提过去的事……咱们还是赶紧去点匠台吧!”

我推着老爷子就往外走去。可是刚走出房门,就看见院子当中站着一个人,看着我们满脸的惊愕。

看时,那人浑身上下收拾得干净利落,斜背着一个挎包,腰间别着一条皮鞭,正是秋姑娘岳小秋!

♂手机用户登陆 m.zhuaji.org 百度一下 '怪乱笔记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