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缚美宝箱(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江水寒看他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也不忍责备他出言不逊,只是淡淡说道:“东大陆有一门高深莫测的预言系法术,传说修练到极致,可以知道世间五百年当中发生的一切事情。而我的这位未婚妻虽然年纪幼小,但是显然在这门法术上极有天赋,她甚至曾经指引我擒杀了马特勒子爵手下一位极厉害的炼金术士!”

尤瑞安苦笑一声,说道:“您既然有这样一位无所不知的未婚妻,为何还要找我们盗贼丁会打探消息?您如果拥有这等惊人的情报能力,只怕这南方行省也没有人是您的对手!”

江水寒叹了口气,说道:“世界上的事情那有哪么简单?你应该知道,罗斯侯爵是一位神眷者,有光明女神庇佑着他的家族,因此我的未婚妻也没有办法探知到跟罗斯家族相关的情报。而且,如果过分使用预言感知能力,会给施术者自身带来相当的反噬,在知道这一点后,我宁可她只是采查过去,也不愿意她以消耗生命为代价去感知未来!”

尤瑞安理解地点点头,说道:“是啊,您有一位掌握了命运之轮的神奇未婚妻,但是她也很幸运,能够有您这样一位了不起的未婚夫!”

江水寒凝视这尤瑞安,沉声说道:“你在仇人统治的城市,隐忍潜伏了二十年,想必就是为了等待一个复仇的契机,现在,我已经为你带来复仇的机会,不知道你愿不愿意睹上这一次?”

尤瑞安苦笑道:“您已经扒开了我心底深处的创伤,我还能继续忍下去吗?我早对扮演一个颓废而放荡的扒手感到厌烦了!这个盗贼分会的会长,就让别人去做吧,反正我已经收集到够多关于罗斯家族的情报,而这些情报只要落到像您这样有实力的人手中,就一定可以让罗斯家族万劫不复!”

江水寒不满地冷哼一声,说道:“如果有你说的这样简单,你不早就答应帮我了?”

尤瑞安嘿嘿笑道:“您有那样一位神通广大的未婚妻,就算对手是一位公爵,最后也会被您打倒!”

江水寒无奈摇了摇头:这个家伙,绝对是见风使舵高手啊!

尤瑞安忽然又说道:“其实,您将来要面对的压力,恐怕也真不只是一位罗斯侯爵,马特勒子爵最近似乎跟摩尔公爵的书记官也交往密切,阁下最好也早些预备来自那个方向的暗算!”

江水寒的身形依然稳如山岳,他若无其事答道:“马特勒子爵还真是个擅长交际的男人啊!摩尔公爵该不会也要嫁女给他吧?”

尤瑞安望着少年的目光中已经充满钦佩之情,这个少年的神经真是比钢丝还要坚韧,知道死敌搭上了南方行省的两大巨头,还这么坦然自若,真不愧是东方神将的嫡系子孙!

尤瑞安摸摸鼻子,说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虽然摩尔公爵没有亲生的女儿,但是私房里面还是有十几个被他玩腻了的干女儿,如果能拿来换上几百万金币,他老人家倒也未必不舍得……”

江水寒则微微摇头,以马特勒的财势,能够搭上罗斯侯爵,已经是他能力的极限,至于摩尔公爵,更不会把这么个小小子爵放在眼里,尤其是当他已经跟自己的政敌勾搭在一起的时候!

尤瑞安毕竟还只是个生活在帝国底层的小人物,根本不懂得高级贵族之间的勾心斗角!

“这个世界上的男人,都是薄情寡义的混蛋!”

劳拉感到非常伤心,因为她发现自己在亨利勋爵的心巾植没有多少份量,否则就不会把她当做一件物品似的,随意分享给另外的男人!

那个男人也是一个举早利勋爵同样卑鄙无耻的贵族,他就是花堡的领主马特勒子爵。

亨利勋爵在得知马特勒子爵对劳拉这个熟妇也有兴趣的时候,毫不犹豫邀请这个损友跟自己一起同度舂宵。

那两个无耻的男人,先是命令劳拉服下大量催情的春药,然后开始轮流享用她的肉体,他们甚至打赌比赛谁会更持久一点。

亨利勋爵跟马特勒子爵虽然都是出身豪门世家的纨绔子弟,但是毕竟曾经接受过正式的贵族教育,自幼就有武技高强的家族武士传授如何修练高级斗气的法门,又有药物洗练筋骨,所以两人的体质比寻常的平民男子可是强壮多了。

劳拉被迫服下大量的春蘖,欲火焚身,意识模糊,早已不知廉耻为何物,她两腮嫣红,口中不住呓语浪叫,雪白丰腴的身子夹在两个年轻男人的中间,湿淋淋的mi穴无奈承受着两根rou棒的接力冲撞。

等到天光大亮的时候,两个恬不知耻的男人才结束了这场汪荡的游戏,而恢复神智的劳扯连清洗一下身子的力气都没有,一直睡到傍晚才强打精神从床上爬起来。

没精打采翻了翻旅馆的登记簿,随便查问了一番今晚客人的消费情况,劳拉就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卧房,她想早点安歇。

劳拉正一边对镜梳洗,一边咒骂薄幸无情的男人,一把冰冷的短刀突然抵在了她的喉咙前面。

“不要喊叫哟,否则你的脖子会像喷泉一样向外冒血!你将无法呼吸说话,以非常痛苦的方式,安静离开这个世界!”

蒙面少女的嗓音微微有些沙哑却带有一种异样的魅惑力,让人感觉她定然不会是个心慈于软的人,她正是黑暗精灵狄罗雅。

原来,狄罗雅潜入海马旅店后,就从那些高级应召女郎们的闲谈中了解,这个叫做劳拉的风骚女人深得亨利勋爵的宠爱、同时也是海马旅店的实际管理者。

“不要杀我,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

劳拉的手臂悬在半空中,整个人像是化为了离塑,一动也不敢动。

“海森被开在什么地方?”

“海森?海森是什么人?我以光明女神的名义起誓,我不知道关于这个人的任何消息!”

狄罗雅沉吟了片刻,说道:“你知道大盗贼卡巴吗?他有没有来过这里?”

劳拉惊讶说道:“大盗贼卡巴?我只知道有一位卡巴勋爵刚刚入住海马旅店,不知道他是不是您要找的人!”

狄罗雅怔了一下,蔑视地说道:“这个大盗贼倒是很得他主子赏识啊,这么快就洗白了身分,变成一个贵族了。”

劳拉陪笑道:“他原来是一个盗贼吗?难怪我的姑娘们都说他气质粗俗,不堪入目!”

狄罗雅继续问道:“那个叫做卡巴的人,有没有带着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

劳拉歪着头想了想,似乎是在回忆登记簿的内容,迟疑着说道:“只有他一个人,下过他带着一个很大的行李箱,里面应该足够装下一个孩子了!”

狄罗雅点点头,说道:“很好,告诉我他住在几号房间,我就留下你这条性命!”

劳拉松了一口气,说道:“他是亨利勋爵的朋友马待勒子爵推荐的贵客,所以住在预留的贵宾室,就位于东边走廊的尽头,那问房门是金色的!”

狄罗雅将短剑在劳拉的脸颊上拍了拍,说道:“记住,不要告诉任何人我来过你这里,否则明天醒来的时候,就会看到你的双手双脚,摆放在你的床头!”

劳拉正想点头答应,突然脑后一阵剧痛传来,就立即昏倒了过去!

黑暗精灵天生就是冷酷无情的种族,如果不是考虑到劳拉还有利用价值,狄罗雅会毫不犹豫杀死这个女人。

狄罗雅悄悄从劳拉的房间出来,直奔卡巴所在的贵宾套间,她从瑞丽儿那里知道过卡巴的实力,她认为自己可以对付这个大盗贼。

毕竟,她既精通暗杀者的技能,也擅长黑暗神术,更有黑暗神器星夜的咏叹护身,就算救人不成,也有把握杀出一条血路,全身而退!

此刻,贵族们大都在房间里面荒淫享受,走廊里面静悄悄看不到一个人。

狄罗雅出于小心,选择了从窗外向那间贵宾房里面偷窥,却没有看到卡巴的影子。

莫非卡巴出去了?他会将海森留在房间里面吗?

狄罗雅终究还是一个年幼的黑暗精灵,她除了缺乏经验,也过度相信自己的实力,在看到房间里面没有人后,她只犹豫了片刻,就跳进了房间!

蓦地,房间里面闪过一阵色彩氤氲的光芒,而狄罗雅的身影就此消失无影无踪。

不知道过了多久,劳拉才从昏睡中醒来,她发现自己已经被人抬到了位于地下一层的密室,同时感觉到自己检上似乎被人喷了水,连忙用手帖擦拭干净。

亨利正面露得意之色,拿着半杯冷水望着她,笑嘻嘻说道:“如果你再不醒过来,我都考虑用热尿淋你试试了!”

只见劳拉从地上爬起来,将双手握在身前,行了个女仆礼,小心翼翼说道:“恩主大人,我在遭到胁迫后,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做了,我没有说任何不该说的话!”

原来,劳拉竟然是亨利派出的卧底,目的就是诱骗前来营救海森的瑞丽儿一行,让她们乖乖走进早已经设计好的陷阱!

“做得很好!”

亨利粗鲁拍了下劳拉浑圆丰满的翘臀,眉飞色舞对马持勒说道:“怎么样,我的计谋奏效了吧,我早对你讲过,我对年轻女人的心理最了解。她们肯定会拷问劳拉,而劳拉则一定能将她们骗得晕头转向!”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