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首战葛尔丹 三(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按照胤禛自己的盘算,若是依照上策而行,只怕是时不我待。康熙此次高调亲征,自然是希望一举溃敌,迅凯旋,以彰显天朝威严和天子之怒。若是耗时费日,则虽胜犹撼。尤其目前御体欠安,若是两手空空的因病还朝,岂不是惹人耻笑?下策损失太大,说的漂亮点是以优势兵力歼敌,其实等于就是人海战术,就算残胜,终究面上不好看,好像只有中策还可一试。

胤禛正踌躇要不要说出自己的看法,大阿哥先开了口:“皇阿玛龙体欠安,正是我等奋勇争前之时。若我等以全胜献于御前,必可使皇阿玛龙心大悦,康复可期。这等拖拖拉拉的战法,皇阿玛就是没病也急出病来。”

福全气的面色铁青,常宁也是面上极不自在。胤禛也没想到为了争这一功大阿哥就像是得了失心疯似的全然不顾一点长幼尊卑,不由也动了些意气,冷冷道:“哟,大哥,小弟真该死,居然忘了恭喜大哥。”

大阿哥微微一愣,也察觉到胤禛于语气中的不善,讪讪道:“何喜之来?”

胤禛毫不客气道:“大哥不是有双喜临门吗?听刚才大哥的语气,定是已经坐稳三军主帅之位,虎威逼人,胤禛为大哥贺一,且大哥成竹在胸,此次征讨葛尔丹,大哥一蹴而就,必得皇阿玛隆隆圣眷,此胤禛为大哥贺二。大哥之志有如鸿鹄,大哥之才也是众兄弟的翘楚,胤禛真是敬佩啊,这本事,弟弟我几辈子都学不来。回头见了皇阿玛,胤禛一定要请皇阿玛指点迷津,如何才能稍有长进,别被大哥您比在了地下。”

这话听得福全分外解气。有的话是他在目前的情势下根本不能说的,否则就会被看作是挑拨康熙和大阿哥之间的父子关系,可是老是这么被憋着,他就是再心平似水,也难免要做狮子吼。刚才若不是胤禛抢在先头说了,他也会按捺不住要作,这老四,行!没有白疼,省了自己不少麻烦。

大阿哥先是脸涨得通红,可劲地摇着自己的后槽牙,可是细细想着胤禛的话中之意,却不免越来越心惊肉跳。胤禛先是挑明了骂自己挑衅福全的主帅之位,有不遵上命之举,越权行事之心,又点出了自己的用意完全是为了讨好皇阿玛。最可怕的是胤禛的言里言外暗示着自己有觊觎储君之位的意图,而且要暗示自己,若是再不收敛,就会把今天这一幕捅给康熙,这可不是闹着玩得,让老爷子知道自己如此恣意妄为,别说想朝着毓庆宫的位子再进一步,就算保住自己现在的爵位都难。想到这儿,胤褆看向胤禛的眼神不免恨恨,但明面上却不敢再说什么,勉强干笑了一下,道:“四弟拿我开心呢,我这个人心直口快,嘴上有时候没什么遮拦,局势如此,又着急上火的,刚才对皇伯父多有冲撞,皇伯父就念胤褆年轻不懂事,多多包涵。”

福全见大阿哥嘴上已经服了软,便也不再说什么,只道:“算日子,再有两三天,几位上书房的大臣就到了,到时候再遵圣命行事吧,今天五弟,四阿哥一路辛苦,先回营歇息,待到晚间,我在这中军营中设宴为你们接风。”

常宁和胤禛躬身称是,辞出福全营帐之时,就听大阿哥在后面道:“四弟留步。”

胤禛脚步一缓,大阿哥已经追了上来,一反刚才的腔调,大阿哥笑眯眯地道:“四弟没要见怪啊,大哥我刚才也没别的意思,就是乍闻皇阿玛得恙,心急火燎的,话赶话的,才好像是闹生分似的,其实皇伯父的军令,我胤褆焉敢不从,只是这次关系到皇阿玛亲征的成败,我也就是说说自己的看法。”

胤禛似笑非笑道:“大哥,弟弟我怎么没看出什么生分来呢?许是弟弟我年纪还小,不懂事吧。这军令不军令的,您是副帅,弟弟我就知道听大帅和您的。”

大阿哥见胤禛一句瓷实话没有,不仅有些气急,道:“四弟领着内火器营,是皇阿玛近卫,君前言语,要更加当心才是。皇阿玛身体不好,可别说出什么让皇阿玛不开心的事。”

胤禛当然知道大阿哥在暗示什么,当下道:“小弟这初来乍到的,还没瞧见什么要奏秉皇阿玛的事,大哥可有什么指教吗?”

大阿哥总算心中石头稍放,尴尬笑笑道:“哪有什么指教,这回老四你过来,我还指着你多多帮衬于我呢,打虎亲兄弟嘛。”

胤禛也回应笑了一下,道:“胤禛头上战阵,这心里还真是没有谱,还靠大哥指点。”

两兄弟就像刚才什么都没有生过一般,一道说说笑笑地散了去。

接下来的数日,不甘于坐等索额图几人,胤禛每天都与海钰,穆琛,宝柱一起到营前哨楼之上用千里望观看敌情,只是距离太远,根本看不到什么驼城,只是依稀看到乌兰布通峰顶的一片浅灰色。欲出营一探,却被福全严令禁止。康喀喇倒是天天到访,除了感激胤禛相救之情,还好生满足了胤禛想要了解敌情军务的想头,一老一小,一谈就是几个时辰。

到了第四天下午,索额图三人终于到了,福全赶紧让长随去寻常宁,大阿哥和胤禛。胤禛急匆匆地赶入帐中,大阿哥和恭亲王还未到,索额图几人正欲见礼,被胤禛一伸手拦住,道:“几位大人,皇阿玛身体如何?”

索额图看看佟国纲,终是没有开口。佟国纲脸色有些凝重,道:“四阿哥,皇上此番病势沉重,高热已有数日,御医也有些束手无策。众臣都劝皇上为龙体安危计,以早日班师。可是皇上致意不肯,想来必是为前营战事牵挂。此番我等奉圣谕来此,以裕亲王大将军帐下听令。”

胤禛闻言大惊,顿时有些手足无措。看福全,也是忧心忡忡。片刻之后,大阿哥和常宁一前一后也进得帐来。索额图好似徐庶进曹营,愣是一言不,而明珠为了避嫌,也没有言语,佟国纲只得把同样的话又重复了一次。

大阿哥听罢锁紧了眉头,望向福全道:“皇伯父,大帅,您可有什么章程?”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