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曲(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他娘的狗屎蛋,是谁把我的马鞍偷走了?”

请别误会,这不是紫萝衣在发飙,紫萝衣早八百年前就戒掉说脏话的毛病了。

这是紫萝衣的宝贝女儿厉芊芊在发飙,天知道她是跟谁学的,但她的脏话可是比她娘亲更高档,男人听了都会羞愧汗颜,马上躲进猪窝里去反省。

“姊,要是被爹听见,你又要被罚禁足了!”

“至少三天!”

“不,连续两天骂粗口,这回起码要七天!”

“我猜是十天!”

还在忙著到处寻找马鞍的厉芊芊,耳听两个弟弟、两个妹妹加起来总共四张大嘴巴,兴高采烈地轮流讨论某人将会接受哪一种等级的惩罚,顿时更火得她暴跳如雷。

“你们给我闭嘴!”

哇,母狮级的老虎又在抓狂了!

四个弟弟、妹妹悄悄退后两步,再继续旁若无人地“讨论”,无视两眼喷火、头顶冒烟的大姊。

“待会儿大姊一定会追杀我们!”

“运气好,只会碰上娘……”

“运气不好就会撞上爹,然后……”

“起码一个月!”

不用待会儿,就是现在,此刻,眼下,厉芊芊半声不吭,抓起耙草的铁耙就追杀过去,四只小鸡顿时鸟兽散的逃出马厩,一逃东、一逃西、一逃南、一逃北,一路尖叫、一路怪笑。

很不幸的,今天厉芊芊的运气不太好,刚追出马厩,才转个弯就一头撞上这世上唯一能压制她的人。

“爹!”

厉千魂脸上没有半丝表情,看看女儿手上的铁耙,闭闭眼,忍耐。

“你又在追杀谁了?”

“没……没有啊!”厉芊芊结结巴巴的否认,满头冷汗狂飙。“我……我是在耙草给马吃嘛!”

“在这里耙草?草在哪里?”

“呃……呃……在马厩里!”说完,一溜烟逃走。

厉千魂摇摇头,叹气,举步走向大屋。

他实在不懂,同样的教养,其他四个儿女都很“正常”,为何长女厉芊芊偏偏跟四个弟妹不一样,那样粗鲁、那样野蛮,比男人更像个男人,都十四岁了,女孩子家该会的她没一样会,将来谁敢要她?

“看你那张脸,芊芊又哪里惹你不高兴了?”

厨房里,紫萝衣回过头来,好笑地打量他那一张臭脸,厉千魂没说话,默默过去环住她的腰,大手正好贴在她微凸的小腹上。

“她十四岁了。”

“所以?”

“她就像个男孩子!”

“然后?”

“她无药可救了!”

“再来?”

厉千魂皱眉,用力转过她的身来,紫萝衣仍是一脸笑意,半点担心的痕迹都没有。

“你不担心吗?”

“担心什么?”

“芊芊她……呃,哪个男人敢要她?”

“就知道你在担心这个。”紫萝衣回过身去继续切菜。“老实说,我一点也不担心,她就跟当年的我一样,我几乎像是在看当年的自己。而我,不也有你这个男人敢要我,你又替她担心什么呢?”

厉千魂沉默片刻。

“但那是特别的情况……”

“是缘分,总有一天芊芊也会碰上她的缘分的。再说……”紫萝衣回眸一笑,笑得顽皮。“她那么粗鲁也不是没好处哟!”

厉千魂双眉挑了一下。“外婆又来催曾孙女去探望她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