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欢度圣诞 (3)(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九点一刻了,两人还没有回来,埃尔顿开始焦躁不安起来。他无事可È,先得非常无聊。再这么无聊的时候,埃尔顿决定给每个包包都写上名字。这个写上“安德烈戴维米勒先生收埃尔顿布莱恩敬上”,那个写上“西尔维娅安布莱恩小姐收埃尔顿布莱恩敬上”。写到安德罗墨达的时候,埃尔顿突然犹豫了:究竟应该写“安德罗墨达小姐”还是“安德罗墨达米勒小姐”?安德罗墨达好像从未说过“安德罗墨达”究竟是她的姓还是她的名字,只是大家一味地称呼她“安德罗墨达”。安德罗墨达是不是只有安德罗墨达这一个名字呢?既是姓,又是名字?为了打时间,埃尔顿津津有味的想了足足十分钟,最后还是没有加上“米勒”这两个字。突然,他又犹豫了,自己是不是有点儿傻不叽叽的?这些女士除了卡拉玫瑰都是有家的女人了,自己还称呼人家为“小姐”?是不是有点儿揭年月伤疤的意味?他慌慌张张,连忙把所有的“小姐”除了“卡拉玫瑰”后面的“小姐”以外统统涂抹掉,改成了“女士”。

九点半也报时了,同时也报时了埃尔顿实在是没有什么事儿可È了。埃尔顿无所事事地陷在沙里,同时开始ö疑会不会他们夫妇俩遇了难,还在等待他去救援?这个想法有些恐怖,因为埃尔顿不禁联想到了“圈套”“陷阱”“敌人”“绝望”“死亡”这几个词,而这几个词对他来说近来也是出奇的频繁。埃尔顿本来胆子也不是很大,再加上那一次和西尔维娅被困在厕所里,遭受火山岛祖灵化身的枝条的殴打和折磨,以及前几天西尔维娅亲自对他下的毒手,埃尔顿的心早已受过很大的创伤和打击,这些事件对他的勇气、意志和大脑造成了永久性的毁灭,他早已不是最初那个埃尔顿了,他变成了一个麻木的人儿,大脑麻木、僵硬,已经对任何事情都不再真正感兴趣,已经不知道什么叫È非常害怕,什么叫È非常热情了,他觉得自己只是一具没有极端感情的身体,仅此而已。

十点钟的报时过去了,埃尔顿坐在沙上打起了盹儿。十点半,十一点钟的时候,安德烈终于和黛安娜手挽着手回来了。埃尔顿睡眼朦胧地注视着他们。

“嘿!埃尔顿老伙计!”安德烈亲切地叫着,倒好像他们几个月没见了似的,“醒醒咯!该上床睡觉去啦!到那里,你会找到更舒适的床铺的,我敢保证。”

“这点我相信,”埃尔顿粗声粗气地回答着,一边翻身坐了起来,阴着脸打量着这对兴高采烈的夫妻,“怎么,魔鬼拖住你们的脚啦?怎么十一点了才回来?”

“哎呀呀!埃尔顿,先别急着上火嘛!”黛安娜神飞色舞地回答,“猜猜我们弄到什么了——人群中的金钻!”

“哦?又完成了一个任务?”埃尔顿瞧着黛安娜腰间的那个鼓鼓囊囊的皮袋子,有点儿好奇地问道。

“嗯!”黛安娜看上去有说不尽的自豪,“在那里,人山人海,真是……真是长了翅膀都飞不过去!但是你知道的,安德烈有一双猫眼,因此他一眼在拥挤的人群中看到了一个亮闪闪的东西。那是一枚金钻戒指,戴在一个肥婆娘的手上,而这个泼妇正在和圣诞老人争吵!”

“什么,和圣诞老人争吵?”埃尔顿感到不可思议。

“是的,”安德烈低沉的声音插了进来,“圣诞老人送给她一件羊毛披肩,可是她死活缠住圣诞老人,非得得到圣诞老人所有的礼品。”

“胡搅蛮缠,”埃尔顿生气了,“她怎么可以这么自私愚蠢?”

“而圣诞老人当然不答应了,因此两个人就吵了起来!”黛安娜结束了讲解。她把目光投到那些已经包装好的大大小小的礼品盒上,两眼顿时放光:“啊哈!很好很好,看来你已经准备得当啦!安德烈和我已经让圣诞老人把礼物都包装好了——那儿什么都有!对了,我还没说完金钻的事儿呢。我们看到那个婆娘,然后……”

“好了好了,”埃尔顿打断了她的话,“明天再讲吧,行吗?我快困死了。”

“好吧,”大为不满的黛安娜说道,“我这就去给你们铺床。”未完待续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