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大梦初醒(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当棘心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呆在医院里,呼吸机还有检测仪都在身边,一个护士在自己眼前看着自己目瞪口呆,嘴里喊着:“救命啊,奇迹啊?”然后就奔出去了。她完全搞不清楚情况,这是——还活着的意思?21世纪?“欧阳小姐,你醒了?”主任急匆匆的赶来,大气不敢喘地问道。欧阳?棘心想到,恩,是真的回来了,她不再是邵棘心了,她还是21世纪的欧阳海默。海默轻轻地点点头。“那,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海默自己取下了呼吸机,想要开口说话,但是长久以来被呼吸机带动呼吸的结局就是根本发不出声音。海默指了指自己的嗓子,又用手势示意了一下自己真的很好。海默心里也很奇怪,呼吸这么畅快,似乎都不是自己了。“小郭,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主任,我见鬼了!好奇怪,有一阵绿光过来,进了她身体里面,然后欧阳小姐就醒了。”听了她的话,呼吸科主任皱着眉头,又看了看海默,问道:“欧阳小姐,我给你检查一下吧。”海默比了一个ok的手势,然后自己坐起来,主任拿着听诊器各处听着,嘴里重复着:“吸气,呼气,吸气,呼气。”“额,还是需要系统的再检查一下,只是欧阳小姐,你有什么样的奇遇,居然能够恢复过来?你当初可是因为心肺功能衰竭入院的,才不过三天时间,怎么就突然好起来了?”“三天?”海默靠着身后的被子,自己在朝日呆了十八年,可是在2014年,只过了3天。如果说只不过是南柯一梦,为何在这个梦醒时分心里会这样疼痛?“刚刚给欧阳先生和夫人打了电话,他们马上就会赶过来的。”海默静静点了点头。“你今天先好好休息吧。明天开始要做系统的检查了。”海默又点了点头。不一会儿,欧阳泽和李雪就来了,看到自己女儿好好地坐在那里,喜极而泣。海默不知道该怎么个反应,只是轻轻地拍着母亲的后背,安慰着她。“醒来就好,醒来就好,你可不知道我和你爸这几天是怎么过的。你怎么不说话?”“带了几天呼吸机,欧阳小姐有些发不了声,明天就会好起来的。”小郭护士解释道。“没事就好。”欧阳泽只说了四个字,但是眼里的泪光早就暴露了他此时的激动。——我是分割线——第二天,查了心电图、肺功能、拍了n多张片子的欧阳海默正坐在主任办公室接受主任的问话,因为所有的检查都证明她的身体是没有问题的。可是究竟是怎么了?一个快死的人突然好了,而且是没有任何痕迹的好了,这实在是说不通啊!“我想再去趟变态反应科看看。”“欧阳小姐的意思是…?”“重新查一下过敏源。”“穿刺还是血检?”“血检比较准,就血检吧。让她们加急,我想尽快看到结果。”欧阳海默说道。“可不是嘛!我也想啊。”主任哀怨的说。这个难缠的欧阳海默,明明知道发生了什么,愣是怎么都不肯告诉自己,偏偏这医院是她家投资开的,也不能得罪老板,只好乖乖地开了单子,恭恭敬敬的请了欧阳海默去检查了。说起来这欧阳家也不容易,谁家开医院会只开内科啊?这呼吸内科里面可以说集中了全国顶尖的人物,简直成了整个国内呼吸科的权威了,这一切都只为了欧阳家的这个小女儿,想到这儿他摇了摇头,自己在这个医院混出头了,也就快退休了。拿了化验结果的海默一脸郁闷,怎么会呢?虽然说人在体质极差的时候,自身的免疫力会下降,过敏原会增多,但是体质好起来的时候,也不可能突然之间所有的过敏原都不过敏了啊?她又看了看手里填满了负号的化验单,究竟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回了现代,然后身体突然全好了?海默回了呼吸科,接到报告单的主任就差把眼珠子瞪出来了,全阴性!主任皱着眉头看着海默,海默摊开手示意自己也是无能为力。海默出了院,回了家,好像告别了好久似的,赖在自己的床上不起来。“丫头,明天给你办个宴会,庆祝你康复,怎么样?”海默的亲哥哥海风搂着她说道。“应酬?我不喜欢的。”费了很大劲,上半身才和自己的床分离,海默抬起头看着自己的哥哥,撅了个小嘴。“乖啦,很多爸爸的朋友也会来,他们都是看着你长大的,本来都说今天要来看你的,愣是被爸爸推掉了,明天还是参加吧。好啦,给哥哥个面子!”“你赶紧给我找个嫂子我就考虑给你面子。现在我都没事了,你和蕊姐还不结婚啊?”“这样吧?我等你找了男朋友,我和你蕊姐就结婚。”海风勾了勾她的双下巴,笑着说道。“切。”不屑的白了他一眼,说道:“去就去吧,蕊姐也会来吧?”“会,你蕊姐也想你了。”“好吧,我参加。”——我是分割线——欧阳海默一身浅绿色小礼服出现在宴会上,和到场的各位长辈寒暄了几句,因为从小体弱,海默一直处于“养在深闺人未识”的状态,这里的人,只有少数几个她见过,剩下的都是传说中的人物。“海默,无聊了?”唐蕊拿着一杯香槟走过来。“可不是嘛!一个个的,我都不认识。”“说起来都是叔叔的合作伙伴,或是朋友,他们的孩子和你也差不多,你也该找个男朋友了,以前是身体原因,现在很忙都好了,怎么还这样啊?”“唉,蕊姐,你怎么和我妈一样,就不盼着我好呀?好不容易活过来,我当然想多过几年自在日子了。”“你二十四了,也不小了。”“蕊姐,你都二十七了,怎么还不当我嫂子?”“怎么?我一日不进你家门,你就一日不把我当自己家人看咯?”“我哪敢啊?”海默笑道。“海默小姐,你好,我是杜秦,很高兴见到你。”一个声音打了叉。海默看着来人,一身深蓝色礼服,看起来很稳重,这种稳重的人总是会喜欢那些不谙世事又好骗的女孩子吧?虽然说自己在现代是足不出户,但是在古代好歹也混了二十几年,不会被表象所迷惑,客客气气的回道:“你好,杜先生,如果你叫我欧阳小姐,我会很感激的。”“哦?”杜秦没想到欧阳家的小姑娘这么不给面子,眼里射出了充满占有欲的光芒,嘴角扬了扬,有意思,欧阳海默,你是我的了,“是我唐突了,不好意思,欧阳小姐。”他的反应完完全全落在了海默的眼里,她心里在冷笑,还真是走哪儿都有伪君子呢!于是不再看这个不可理喻的杜秦,转而问唐蕊道:“司徒叔叔怎么没来?”“他儿子醒了。你也知道司徒飞然出车祸到现在都好几年了,突然醒了。”“司徒飞然?那是好事啊!”海默很是吃惊,这个司徒飞然小时候和她很玩得来的。“可是司徒叔叔心情不好,所以也都很少到处走动了,就连公司都是下面的人帮忙打理的。”“后遗症很严重?为什么心情不好?”“很奇怪!基本没受什么重伤,只有几处轻微的骨折,但是伤到了头,听说就在你醒的那天早些时候,他也醒了,只是似乎是失忆了,表现也怪怪的。”“唉,真是没想到啊!我今儿才知道这事儿,说起来司徒叔叔对我一直那么好,我也该去看看的。”“恩,明儿让你哥带你去看看吧。”打发了几个无关紧要的之后,又见了一些长辈,客套寒暄在所难免,等宴会结束了,海默觉得自己已经筋疲力竭了,于是拿了件睡衣就去浴室冲个澡。洗完澡之后,她照例照了照镜子。咦?胸口上有个刺青。她可从来没玩过这种刺激的东西,只是身上怎么会有刺青呢?镜子上满是水汽,擦也擦不干净,海默索性出了浴室,对了外面喊道:“妈咪,妈咪,你来一下呗?”“怎么了,宝贝?”听到女儿喊她,立刻紧张起来,急匆匆就过来了。“妈咪,你怎么这么潮啊?”“潮?什么潮?哪里潮了?”“妈咪,你还跟我装,你看看我胸口这是什么?”海默往下理了理睡衣,说道。“这是什么?我不知道啊。”“妈咪,我可是从来不在身上弄刺青的,这次醒过来,突然就多了这个,你敢说你不知道?”海默半撒娇的说道。“可是我真的不知道啊,宝贝儿。”“妈咪,你找个小镜子让我好好看看呗?”等李雪拿了镜子,就换海默整个呆掉了,这个刺青的图案,分明就死去的南贵君留下的玉佩!难道说自己回到这里,身体康健都和南贵君有关系?那么诺,他会不会也在这里?我的诺,希望不是我太贪心吧。海默闭上了眼睛,捂了捂自己的胸口,一阵疼痛。李雪愣愣的看着自己女儿的反应,这次海默醒过来,似乎很多事情都不一样了,可是自己又说不出来缘由。这个刺青实在来的太奇怪,可是看海默的反应似乎是认出了这图案,可是海默到底在思考什么呢?自己得跟孩儿他爸做个计较了。——我是分割线——到了晚上,李雪和欧阳泽说道:“欧阳,你觉不觉得海默醒过来之后有些奇怪?”“奇怪?恩,只怕是没有一点不奇怪!”“什么意思?”“你不觉得吗?海默突然醒过来,然后身体完全康复,这中间我们从没做过什么。可是海默是心肺衰竭,除了神迹,还有什么可以让人突然康复的?”“你是说上帝?”“总之不是你我。这孩子这些年,也算是苦了她了。她不愿意说,就由着她吧。总归是我们的孩子。”欧阳泽倚在床头,闭上眼睛说道。他的海默,只上过小学,就因为身体原因一直呆在家,只是偶尔去考考试,可是成绩却是优异的可怕,一个从不上学只挂着学籍的孩子,轻轻松松的考了年级第一。在学校里,欧阳海默就是个传说,只见首不见尾。“她说她想去看看司徒。”“恩,我知道,说起来我的朋友里面也只有司徒对她最好了,只是飞然那个样子,海默这时候去看真的好吗?”“还是要看看的,飞然那个孩子,到底还是活着的。”与此同时,欧阳海默正在隔壁百度着徐子衿的资料,那是她阿姊在现代的名字,只是新闻上清清楚楚的写着“逝世”两个字。海默按了按自己的眼睛,陷入了沉思,阿姊是回不来了,自己能回来,能康复真的是因为南贵君的玉佩吗?如果说二十四年在现代也不过过了3天,那么诺早他三年死亡,是不是也会和自己在同一天醒来?只是人海茫茫,她是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那么诺呢?他现在成了谁?她回了现代,正常来说一切对于她不过是黄粱一梦,梦醒了,各奔东西,但是她总是希望有那么一小点可能,那个自己爱过的男子,也来到了自己的世界。海默在回忆中沉睡,也在梦中重现了回忆,梨花深处,那个身影一直都在。“海默起床了,不是说要去看你司徒叔叔吗?”欧阳海风瞧着紧闭的房门。“五分钟,再让我睡五分钟!”海默慵懒的声音回答道。——五分钟后——“海默,海——默——,起床了五分钟过去了。”“三分钟,就三分钟。”于是三分钟也过去了,海默又要了一分钟,之后终于慢吞吞的爬起来,洗漱,然后幽怨的看着一直坚持不懈敲门的哥哥。她的眼神看的海风直乐,这个妹妹,以前倒是不这么会撒娇。还五分钟后、三分钟后、一分钟后的。海默终于收拾妥当,和自己哥哥出了门。司机恭恭敬敬的打招呼,“少爷,小姐,请上车。”“德叔,我们去司徒家。”海风说道。叶德,是他们家司机。“好的。”------题外话------蓝城要和用客户端的读者说声抱歉,很多东西蓝城在pc上已经改过了,但是潇湘客户端有些迟滞,所以一直没有办法改~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