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完美大结局(1 / 6)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白如萱很明显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打得有些发懵,完完全全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能够愣愣的看着眼前一副盛怒之中的模样的卫凌,半晌,才反应过来,竖起眉毛,冲着眼前的男人愤怒的吼道:“卫凌你神经病啊!你做什么!”

卫凌还是那样死死地盯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内心之中有些滔天的怒火翻涌,他从来都么有想到过自己费尽心思娶了的这个女人,竟然不是白占辉的亲生女儿!

“白如萱!你他妈的现在做出来这样一副姿态给谁看!你真的以为自己现在还是白家的大小姐吗?!白如萱,我告诉你,现在的你,什么都不是!”

白如萱微微有些发怔,不大明白卫凌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她明明就是名正言顺的白家大小姐,出身高贵家境优渥,怎么变成了什么都不是……难道说,自己真的是之前苏白话中所说的那个什么清洁工的女儿?!

刹那之间,白如萱的脸变得苍白无比,她一生之中最为骄傲的事情,第一就是她的美貌,而另外一件,自然就是自己的上流名媛的身份,如果现在告诉她她其实什么都不是,那么对于她来说无疑是一次彻彻底底的打击。

“卫凌,你把话说清楚!我可是白如萱!白如萱!就凭你这个出身低贱的人,根本就不配在我的面前大喊大叫,卫凌你居然还敢动手打我?!真是反了你了!你……”白如萱高高的扬起手,正准备朝着卫凌的脸上扇去,然而却被男人狠狠地抓住甩到了一旁,重重的砸在了一旁的床头柜上面,顿时钻心的剧痛沿着神经传到了浑身上下的每一处末梢,差点没将白如萱的眼泪逼出来。

卫凌居高临下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方才白如萱话中的出身低贱狠狠的刺痛了他的内心,但是,如果放在以前的话,那么他可能还会将这种愤怒的感觉强忍在心头,不过现在,情况已经完全的发生了变化,他不需要再进行隐忍。

察觉到卫凌的眼神之中充满了不善,白如萱不是傻子,自然知道这其中一定发生了什么变故,但是,就算自己的亲生母亲并不是傅余妙,至少自己身上还是流有着白家的血液的,白占辉那么疼爱她,怎么可能抛弃她不顾呢!

这样想着,白如萱偷偷的将手往枕头下面摸去,那里应该会有她的手机,然而手指所触及到的地方,却都只有冰冷。

“你是在找这个吗?”卫凌的唇边泛起了一丝冷冷的微笑,看上去格外的残忍,他的瞳孔幽深如死潭,让人把握不住对方到底在想些什么,但是就是这样的眼神,才让人觉得更加的可怖。卫凌的手指之间夹着一部白色的手机,不是别人的,正是白如萱的。

白如萱狠狠的皱了一下眉头,对着卫凌怒目而视:“你拿我的手机干嘛!还给我!”

“怎么,你这么紧张干什么,不过就是帮你小小的保管一下你的手机,你这么惊惶做什么,难不成是怕我发现你曾经的那些破事?”卫凌努了一下嘴唇,虽是戏谑,但是分明就是冷冷冰冰的模样,“白如萱,你真的想要拿回你自己的手机?拿了你可不要后悔才好呢。”

“少废话!快还给我!”白如萱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但是直觉告诉她肯定没有什么好事,只是到了这样一种程度,即使是刀山火海,她也必须要去面对。

只可惜,白如萱太过于高估了她的承受能力,在她面前的哪里仅仅是刀山火海啊,那是为她一个人打造的残酷炼狱,逃,逃不脱,生,生不如死。

卫凌轻轻的嗤了一声,便将手机扔到了白如萱面前,后者慌忙捡起来拿到自己的面前,正好有新闻推送,白如萱本来是想要将新闻从任务栏清除的,然而却一不小心点了进去,顿时浑身的血液就像是凝固在了那里一样,她甚至能够感觉到从自己的每一个毛孔之中散发出来的冰寒的凉气。

这……这怎么可能!

注意到了白如萱如同死灰一般的神色,卫凌大致猜到了她应该是已经看到了某些东西,顿时脸色变得很是凶恶起来,冲上前去死死的扼住白如萱的咽喉。

“白如萱你他妈的真是骗的我好苦啊,呵呵,真是想不到,我娶进家门的堂堂白家二小姐白如萱,妈不是亲妈,爸也不是亲爸,亏得他们养了你这么些年!说我出身低贱是吧?白如萱你他妈的倒是看看自己是个什么样的货色!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你妈是个做台小姐!所以你也是这么贱!臭婊子!这么多年想来你也爬了不少人的床吧,比你妈还要厉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白如萱痛苦的挣扎着,卫凌的手依旧是死死地卡在自己的脖子上面,仅仅留下一丝生机给自己,让自己没有办法因为窒息而死掉,但是痛苦的感觉却是一直都存在着,处在这种极度的折磨之下,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极为的难熬。

但是此时此刻,对于白如萱来说,这些都还算不了什么,她的视线死死地盯着新闻上面的一行字,就像是想要将那些白纸黑字看穿看透一般,然而他们还是依然挺立在屏幕之上,完全不受到白如萱的影响。

卫凌看着白如萱的模样,似乎是很不满意她对于自己的话完全无动于衷,于是另一只手直接掀过了白如萱的头发,白如萱痛的当时就尖叫起来,眼泪冲破了眼眶唰的流了下来,但是么有办法唤起卫凌的任何的同情的感觉,在现在的卫凌的心中,他恨不得将这个女人碎尸万段。

“白如萱,你快告诉我啊,跟白鹏做的感受怎么样,是不是特别的美妙,是不是啊?!啊?!白如萱,你看看,各大头条全部都是你啊,我还真是不知道和你发生过关系的人有这么多呢!你他妈的就这样的饥渴吗?!”卫凌的眼睛变得全然是可怖的红色,他脸上的残忍的笑容越来越大,看着眼前的女人的痛苦的模样,卫凌的心中忽然升腾起了一种快感,似乎是白如萱越痛苦,他就越能够感觉到兴奋。

“哈哈哈哈,白如萱,你自己也没有想到吧!白鹏他才是你的亲生父亲!哈哈哈,白如萱,你他妈的现在可要好好的想一想,你肚子中的孩子到底是谁的种!哈哈哈哈!白如萱,你这个贱婊子!你怎么不去死!”卫凌抡起白如萱的头发,直直的朝着墙壁的方向狠狠地撞去。

“啊啊啊!不要啊,不要啊!”白如萱吃痛,大声地尖叫起来,眼泪流的更加的汹涌了,白鹏居然才是她的亲生父亲,她这些年来,到底都做了一些什么样的事情啊!

原来当年,白占辉初初结婚的时候,心性根本不够安定,和当时还是年轻貌美的小姐董雪发生了关系,虽然仅仅只有一夜,那个时候的董雪却是真正的爱上了意气风发的白占辉,却不想第二天出台的时候,被前来寻欢作乐的白鹏看中,直接带了回去,然而不久之后,白鹏玩腻了,便将她抛弃了,走投无路的董雪,便准备回去重操旧业,但是在这个时候她却发现自己怀了身孕,白鹏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她心中知道如果白鹏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的话,肯定会逼着自己将这个孩子打掉,同时因为心中存留的那一份私心,董雪找到了白占辉,对白占辉谎称这个孩子其实是他的,自己什么都不要求,只求白占辉能够好好的抚养这个孩子长大。

当时的白占辉也不是傻子,应允了下来,提出可以在董雪怀孕的这段时间里面照顾他们母子,但是孩子出生之后经过亲子鉴定,如果真的是他的孩子,那么他就留下这个孩子,但是董雪必须永远不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之中。

白鹏和白占辉本来就有着血缘关系,最后的亲子鉴定结果自然是显示这个孩子是白家的血脉。

这个时候的董雪,已经完全没有了去做小姐的资本,只能够去做一些底层的工作,阴差阳错的到了皇牌娱乐场做了一名清洁工,却再次被白鹏看到,但是这一次,白鹏并没有将她赶走,而是留了下来,只是叮嘱她不该说的话不要说。白鹏曾经逼问董雪孩子的事情,但是董雪一口咬定孩子已经被打掉了,白鹏便也没有办法,最后毒哑了董雪,却为苏白所救,顺藤摸瓜探知了当年发生的一切。

而这次的新闻,也只是苏白小小的提供了一些线索给媒体,那些鼻子比狗都灵敏的人,自然是很快的便察出了一些端倪,这丑闻可是一桩大新闻。

白家原本就有些岌岌可危的经营彻底陷入了僵局,股市指数暴跌,甚至公司内部的人直接抽逃资金连夜出国,匿名信纷至沓来皆是举报白家这些年间所做的不法的事情,白占辉见再也没有翻身洗脱的可能,便丢下了傅余妙和白如婉一个人跑了,只是在过海关的时候,被及时赶到的追捕人员抓获,现在已经身陷牢狱之灾。

“白如萱,你也会有痛苦的感觉吗?呵呵,真是笑死我了,你当然不会有任何的痛苦的感觉,人都说婊子无情,你本来就是一个婊子,又怎么会有多余的感受!”卫凌血红着一双眼睛,狠狠的顶在白如萱红肿的双眼之上,眼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惜,明明前一天的时候,他看着对方的时候,还是含情脉脉的样子,一转眼之间,两个人的世界坍塌了,所有有关爱情的伪饰全部都被利益消除带来的冲击波冲散,露出了本来的丑陋的模样。

“卫凌,你住手啊!你住手啊!难道你不想要我们的孩子了吗?我肚子里面怀的可是你的孩子啊!你住手啊!”白如萱撕心裂肺的尖叫起来,深知如果卫凌再这样下去,别说肚子里面的孩子,就连她自己的性命,都不一定能够保存下去。

白如萱不说孩子还好,一说到孩子,卫凌胸中愤怒的感觉便来得更加的汹涌。

“白如萱你他妈的到现在还想要唬我?!谁知道你这肚子里面怀的到底是谁的野种?!呵呵,我还真是想知道,如果你肚子里面的孩子生下来是白鹏的,你应该怎么叫她呢?你倒是回答我啊!你他妈倒是回答我啊!”

卫凌唇边的笑意更加的明显了,而他面前的女人却已经陷入了彻彻底底的痛苦之中,卫凌的话就像是魔咒一般,不断的在她的耳边回想着,将她逼到悬崖的边缘,将她推上崩溃的绝路。

“不要说了啊!不要再说了!”白如萱的话语已经支离破碎,疼痛使得她没有办法多做思考,只能够反反复复的重复着相同的话语,但是此时此刻的卫凌,又怎么会在意白如萱到底是求饶还是什么。

“卫凌,你说过你是爱我的啊,你不是爱我的吗?你不可以这样对我啊……卫凌你说过你爱我胜过爱你自己的啊……你说过会一直一直对我好的不是吗?你,你还发了誓!你发了誓的!卫凌,难道你要备齐我们之间的誓言吗?!”白如萱忽然想起了两个人之前身穿着礼服神圣而又庄重的许下的誓言。

卫凌就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顿时大笑出声,眼神之中全是冰冷的嘲讽:“誓言?!爱你?!白如萱,你到底是太天真还是装傻,这个世界上什么时候誓言起过一丝一毫的作用了?!誓言根本就是狗屁!呵呵,天打雷劈吗?就算是天打雷劈,首先劈的也是你这样不知廉耻的荡妇!打的也是你这种婊子!跟我有什么关系?你真的以为我爱你吗?笑话!如果你不是姓白的话,我怎么可能看上你这个破鞋。白如萱,你未免将自己看的太高了吧。”

白如萱浑身一颤,她震惊的望着眼前的男人,卫凌明明就是一个身份比她还不如的人,现在竟然如此这般的嘲讽自己,但是自己还没有丝毫能够反驳的地方,曾经她最看不起的人就是低贱的人了,现在得知自己根本没有什么高贵的血液,让她整个人都焉了不少。卫凌竟然仅仅是因为自己的身份而娶自己……竟然只是为了这个原因……

不,她不能相信,这个男人怎么可能仅仅是因为这样的肤浅的原因就选择和自己在一起呢,难道自己的身上没有其他任何的优点值得卫凌留恋?

“不,你骗我,你骗我!卫凌啊,你只不过是一时生气所以这样说的对不对的,你其实心中还是爱我的对不对!对不对啊!卫凌啊,你说啊,你说啊,你说你真的是爱我的啊!你说啊!”

白如萱眼泪鼻涕齐齐的流了下来,看起来分外的狼狈,但是她自己完全没有意识到,只是紧紧地扯着卫凌的衣角,就像是即将溺水而亡的人死死的攀附着最后可能救赎自己的东西一般。

然而很显然,卫凌并不能够做白如萱心中的那一类可以救赎自己的东西,这个男人,伸出自己的手,轻轻的搭在了白如萱的手背上。

白如萱心中一喜,那熟悉的来自男人的体温的温暖使得她的心从一直的冰窖之中稍稍有了一点点的解脱,果然,这个男人心中还是有自己的,她的魅力还在!并不仅仅因为自己是白家人才吸引了卫凌。

然而,白如萱还没高兴多几秒钟的时间,手背上面的热度便变得狠戾起来。

卫凌紧紧的拉住白如萱的手,然后一根一根的将女人的手指掰开来,甚至不介意自己的粗鲁的动作是否会使得女人的手指受到伤害,那样的决绝,那样的不顾一切,带着想要粉碎一切的力量,最终扯开了白如萱紧攥着自己衣角的手。

白如萱震惊的望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心中最后的一丝希冀也随着男人的动作而破灭了。颓败的灰色在她的眼眸之中蔓延,她什么都不是了,她现在,什么都不是了。

忽然,白如萱又想到了一件事情。

“卫凌,我们离婚吧!我们离婚吧!”白如萱就像是抓住了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一般,眼中充满了希望,对,离婚,离婚了之后就好了,至少能够摆脱卫凌这个恶魔,如果继续和卫凌在一起的话,那么她以后的日子肯定不会好过!

然而卫凌只是看着面前的这个已经完全没有了任何形象的女人,眼中划过一丝狠毒,同时还有深深的仇恨。

“离婚?白如萱,你当我是傻子么,你以为你现在这么容易就能够摆脱我么。我告诉你,你做梦吧!这一辈子,我都不会让你离开我了,你就乖乖的呆在我身边,用你的一生来弥补你所做过的事情吧!离婚?你想都别想!你生是我卫家的人,就算是死了,也是我卫家的鬼!对了,你若是想要你的亲爹来救你,我劝你还是尽早断了这个念想,白鹏现在已经自顾不暇,哪里还有什么功夫能够顾得上你,如果有机会的话,说不定你还可以给他收个尸什么的,只要他被枪决的时候你还活着。”

听了卫凌的这样一番话,白如萱再也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巨大的悲痛,伏在床上大声地哭泣起来,只是一旁的卫凌可没有那么多的功夫听她在这里哀嚎。

“一个小时之后,我就开车回去了,如果你在那之前没有出现在医院门口的话,后果你可以试试。这里可是高级病房,凭着你现在的身份和地位,根本不配住,也别指望我给你出这个医疗费。”卫凌说完,便扬长而去。

白如萱颤抖着身体,浑身上下全部的力气就像是全部被抽离了一般,但是她知道卫凌一向是说到做到的,就算心中有再多的不情愿,此时此刻她也不能够忤逆对方的话,这个男人的真面目,竟然是这样的可怕,但是现在自己才明白这样一切,已经迟了。

白如萱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跌跌撞撞的走出了病房,然而没有走出几步,变感受到了来自身边的人的指指点点,她略微抬了一下头,发现周遭皆是鄙夷的目光,恶毒的话语源源不断的灌进她的耳朵之中,就算是她紧紧的捂住了自己的耳朵也还是能够挺清楚别人的骂声。

“闭嘴啊!你们闭嘴啊!你们……”

白如萱正大声的叫喊着,不知道从哪里飞来的一颗鸡蛋正正砸在她的脸上,紧接着,从四面八方飞来的各式东西,一下接一下的飞到了她的脸上、身上,甚至有的主妇,直接将保温桶里面的汤直接泼到了白如萱的头上。

短短的一小段路程,白如萱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处干净的地方,这一辈子,她再也抬不起头来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