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九章无尽神通(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

其实来说,这名天真之门手握权杖的老人乃是一名天仙之境修为的无上强者,俯视天地般的存在,要杀一个道心中期之境的人对他来说也就是吹一口气的事情,而他此时却并没有动手,只是将方奇封印在擂台里面,在外人看来,可以说是完全看不懂,但是天行宗这里的这些老古董心中却已经明白了过来,那人要对擂台之上的动手,一位天仙之境修为的无上强者动了杀念,而此时没有动手的原因,便是对此时局面的把握。

天行宗这里的这些天心之境心老古董心中都明白,天真之门掌门知道,在这个时候动手的话,很可能只能击杀一个人,而他们天行宗肯定就会出手阻止,而天真之门掌门的野心却是要将擂台之上的所有人全部都击杀,因为此时的无座擂台之上,除了方奇击杀镇压了一名天真之门的弟子之外,其他四座擂台之上的天真之门弟子全部都被压制在了下风。

“那家伙不好对付啊……”这个时候,不由就有老古董呢喃着说出了这么一句话,不过他们此时都在周围施展出来了屏障,哪怕是天仙之境的强者也休想听见他们的谈话。

“是啊,不过竟然是想要将我们这些年轻弟子全部击杀在此,这是肯定不能容忍的。”有一位老人说话了。

“见机行事吧。”童真这个时候眉头微皱着,“天行宗的护宗阵法我已经暗中启动了,只要天真之门的人胆敢动手,我天行宗的护宗阵法也足以拖到我宗的太上长老出关。”童真知道,太上长老一般是不会出来的,那些老古董都是在闭关冲击更高的境界,只有在护宗阵法遭受攻击时才会从沉睡之中醒转过来。

其他老古董听到童真这样一说。都不由放下心来,如果擂台之上的那些年轻俊杰一旦死去,那他们的损失可就真的大了去了,从某一个方面来说,这些小辈的性命甚至比他们还要重要,宁愿他们自己去死。也非要将这些年轻人保护周全了。

方奇被封印在擂台之上,不过此时他倒是并不怎么担心,犹豫智慧之身的原因,方奇早就料想到那些天行宗的老古董没有出手的原因了,不是他们不出手,而是还不到他们出手的时候,他们这些年轻人中可都是仙人世家之子,绝对不可能让他们这些人死去的,这便是方奇心中的推断。想明白了这一点,方奇反倒镇定下来。

此时最先结束的也就是他自己了,而另外四座擂台之上还在进行着生死搏杀。

方奇的目光最先放在了单天霸的身上,当见到单天霸与天真之门的弟子交手时方奇才清楚,这些天真之门的弟子有多么恐怖,简直就是不死之身,单天霸以无上实力完全将天真之门的弟子压制住,但却就是想尽办法也不能伤害天真之门的弟子分毫。不过方奇看得出来,单天霸此时并没有下杀手。而是在与对方切磋一般,在将天真之门弟子打倒一次之后,他也就停在一旁,任由那天真之门的弟子恢复实力。

不过每当天真之门的弟子恢复到巅峰状态之后,又会在下一刻被单天霸击成重伤,方奇心中震惊。果不其然,这个单天霸有着年轻一辈第一人的称号,与其实力还真是有着脱不开的联系,就这份心性,居然将天真之门的弟子当成了自己的陪练对手。而且每一次交手之后,方奇都发现单天霸都是在从两人的交手之中感悟着什么。

接下来方奇又将视线朝南门灭世看去,见到南门灭世的对手天真之门弟子被其以领域包裹进入其中,而处于领域之中的南门灭世先天处于不败之地,天真之门的弟子被其压制住,不过方奇看的出来,南门灭世似乎也受到了重伤,但是相比较这名天真之门的弟子而言,南门灭世的伤却又不算什么了。

方奇见到,南门灭世的对手,那名天真之门的弟子居然有一条手臂都被南门灭世给砍了下来,而使得方奇震惊的是,那名天真之门的弟子手臂还没有办法生长得出来,这就使得方奇心中一惊,看来那南门灭世在与自己交手的时候还是没有将自己的杀招全部交出来啊,但随后方奇一想也就明白了,这些仙人世家的子弟哪一个又没有多种底牌呢?

南门灭世与单天霸都将对手压制得死死的,方奇转眼就看到了古相山,可是当看到古相山的时候,方奇眼中不由一愣,这个古相山的古相神术……

一时之间方奇还真不知道怎么形容,如果就从表面上来看的话,古相山的确是将天真之门的弟子给压制住了,可是方奇透过表面看本质,古相山虽然将天真之门的弟子压制住,可是他的古相山神术此时却是衍变成为了两系打法,纵然伤敌一千,却也自损八百,可就是让方奇想不明白的也就在这里,天真之门的弟子每一次身受重伤之后都能够快速恢复到巅峰状态,而古相山却并没有丝毫心思恢复自己的伤势。

如果仅仅只是这样也就算了,奇怪也就奇怪在这里,古相山并不恢复伤势,但是他却依然以现在这个状态与天真之门的弟子以命搏命,方奇发觉,古相山在每一次交手之后天真之门的弟子都必将重伤,但是他自己也会大口吐血,然而他的生命力似乎十分顽强的样子,可无论是身受多么重的伤,都能够在下一刻将天真之门弟子再次重创。

“这古相神术的确是奇特,不能当局还真领悟不到其中的感受……”方奇心中一叹,随后就朝另外一个秋子蚕看了过去。

单天霸以绝对的实力压制住天真之门的弟子,南门灭世与古相山也各自以自身的实力与智慧将天真之门的弟子困住,然而当方奇双眼看向秋子蚕的时候,不由瞳孔微微一缩,秋子蚕此时的对手可以说是苦恼到了极点,那人分明就是在自己面前。他却无论如何也伤害不了对手丝毫,而当他想以静制动的时候,秋子蚕却突然给予他致命一击,而也就是这么一击,他整个人便直接被秋子蚕一下打成肉饼。

被对方一下打成肉饼,他不得不立刻恢复自身的伤势。而秋子蚕也任由他来,当天真之门的弟子恢复了巅峰状态之后,便又立刻对秋子蚕发动攻击,可是他却又再次攻击不到对方,甚至连衣服都沾不了,当他一停下来的时候,秋子蚕的攻击又瞬间落在了他的身上。

如此往复,使得秋子蚕的这名对手心中大为恼怒,可是纵然如此。他却拿秋子蚕没有丝毫办法。

“吼!”突然之间,就在方奇视线落在秋子蚕身上不到十个呼吸的时间,秋子蚕的对手突然发出一声兽吼,而就是这一瞬间,秋子蚕双眼猛的一下便了颜色,不,这不是说秋子蚕被这一声音给吓到了,而是秋子蚕的双眼之中原本的正常之色变了。成为了一片血红,是的。就在这名天真之门的弟子一吼之间,秋子蚕的双眼瞬间成为了血红之色。

“吼……”突然,从秋子蚕的喉咙里面传来一声更为强大的吼声,就这么一声,顿时响彻整个天行宗外宗内宗,哪怕是身在内宗极深处。也一下被这道声音所惊住,许多人视线不由一下就落到了秋子蚕的身上。

秋子蚕在这一声怒吼之后,身体不由得一下就变大了,是的,只是眨眼之间的时间。秋子蚕的身体直接增高了近一米,同时,在他的体表,一层白金颜色将其笼罩起来,而方奇也在这一刻看向秋子蚕对面那名天真之门的弟子,顿时就见到那名天真之门的弟子在秋子蚕的这一声怒吼之下,全身簌簌发抖,眼耳口鼻七窍流血,在下一刻,这名天真之门的弟子身体居然直接爆裂开来。

这一幕,顿时让方奇大吃一惊,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什么也说不出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些天真之门的弟子方奇还是清楚的,几乎可以说是打不死的存在,可是,就是这样的存在却被秋子蚕一声怒吼活活震死,这到底是为何?

此时许多老古董都不由得满脸震惊之色,这一幕他们也是万万没有想到,看了这么久,对于天真之门的这些弟子多少还是有些了解的,可是就是因为这样,居然无法面对秋子蚕的一声怒吼?还是说秋子蚕的那一声怒吼有什么奇特之处?

“你们有没有发现,秋家这小子似乎哪里不同?”其中有老古董开始不解的朝其他人询问。

“是有些古怪,可是古怪在哪里,一时之间还真说不上来。”又一位老人开口说道。

听到周围的老古董议论自己的后辈,秋家的这位老古董也是皱着一脸眉头,因为就是他也得出来,自己这孙子的确有哪里出了问题,可是问题到底出在哪里,他一时半会也说不上来。

秋子蚕可以说是第二个完成战胜对手的人,不过也就是在他刚刚击杀了对面这名天真之门的弟子之后,天真之门的那位手握权杖的老人又是一下点出,将秋子蚕所在的擂台给直接封印起来。方奇见到,在击杀了对方之后,秋子蚕足足愣了半响,他眼中的血色才慢慢退去,身体也终于恢复到常人状态。

有了方奇与秋子蚕解决对手之后,南门灭世与单天霸还有古相山也终于抓住机会将对方制服,只是其中受伤最为严重的便是古相山,而也只有古相山与南门灭世还有秋子蚕三人将天真之门的弟子击杀,单天霸则是与方奇一样,将天真之门的弟子封印起来。

古相山乃是最后一个结束的,可是就在古相山刚刚结束的瞬间,天真之门的那位手握权杖的老人便直接一只大手朝着无座擂台抓摄了过去。

“起!”

就在这名手握权杖的老人出手的瞬间,天行宗的掌教童真也终于将护宗阵法祭了出来。

“既然想要在天行宗里面动手,那天真之门就得忍受百门的报复!”童真此时突然一声大吼说道。

“报复?一个区区天行宗也胆敢说出这句话?以为小小一个护宗阵法就能够抵挡得住本座吗?今日之后,便再也没有天行宗的存在了……”这位手握权杖的老人脸上浮现出一抹残忍的笑意,随后众人就见到这位老人手中的权杖瞬间大放光芒,在权杖顶端直接射出一缕光辉,天行宗的护宗阵法在这一刻,居然瞬间崩塌。

“怎么会这样……”见到这一幕,几乎所有老古董都不由大吃一惊。

“你们的这些年轻才俊,我就代你们收了吧!”手握权杖的老人突然说道,随后大手一张,直接抓向无座擂台。

“为什么没有抵挡住?怎么会这样?”方奇心中瞬间大惊,天仙之境的强者居然要对他一个小小的道心中期修行者出手?还有什么办法能够抵挡得住?此时此刻,不仅仅是方奇,就连单天霸、南门灭世、古相山以及秋子蚕脸上都浮现出一抹怒色以及一丝惊慌,他们惊才绝艳,雄霸天下,以小小年纪修为到这一步,不说后无来者,但也绝对可以说是前无古人了,千万年难得一见,难道说今天就要死在这里了吗?一位天仙之境的强者出手,他们还有什么理由难过活下来?

手握权杖的老人,乃是俯视天地一般的存在了,此时能够出手击杀几个道心之境的小娃娃,就算说出去也可以说是长了脸面,可是谁都想活着,没有谁想死,更不想就这样死去,可是,在面对一位天仙之境的强者时,谁还有更好的办法?

“我去跟他拼了。”此时,秋家的这位老人顿时站了起来。

“我也去。”

天地变色,风云起舞,就在这位天真之门的门主手握权杖的老人一只大手即将接触到无座擂台时,突然之间,整个天行宗都是一晃,没错,就好像地震一般,随后众人就见到了不可思议以及震惊到极点的一幕,一只遮天蔽日的大手就好像一座五指山一般,直接朝着天真之门的那位手握权杖的老人盖压了下去。未完待续……

看神弥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