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部分阅读(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从她的屁股沟下,一直流到客厅的地毯上,小嘴儿里叫着道∶“唉┅┅唉呀!美┅┅美死我了┅┅好宝宝┅┅你┅┅真会┅┅插穴┅┅妈被你┅┅插得┅┅太好了┅┅唔┅┅唉呀┅┅哼┅┅”

她的浪叫声越来越大,浪水和大鸡巴的激荡声也越来越大,我边插着她,边道∶“妈┅┅你的┅┅浪水真┅┅多┅┅滑溜极了┅┅”

妈妈继续摇着大肥臀道∶“唔┅┅哼┅┅都是你┅┅逗得┅┅妈┅┅发┅┅发浪嘛┅┅嗯┅┅哼┅┅妈妈┅┅美死了┅┅啦┅┅”

这时候的妈妈,杏眼微合,荡态百出,尤其是那肥美的大白屁股,拚命地摇着筛着,这浪态美色,撩人已极。

我插得极兴奋地道∶“妈┅┅你这时候┅┅真美┅┅”

妈妈喘着气道∶“唔┅┅哼┅┅别吃┅┅妈妈的┅┅豆腐┅┅了┅┅妈┅┅这时候┅┅一定┅┅很┅┅难看┅┅嗯┅┅哼┅┅啊啊┅┅”

说着,妈妈的动作突然激烈起来,不像刚才那样处处配合着我的动作,玉手紧紧地抱住我屁股,肥臀没命地往上顶挺着,小嘴里的浪叫声也更加大声地道∶“唉呀┅┅乖儿子┅┅快┅┅快点┅┅用力顶┅┅妈妈要┅┅要死了┅┅嗯┅┅快┅┅妈妈┅┅要┅┅要丢┅┅出来了┅┅呀┅┅快┅┅啊┅┅啊┅┅”

我听妈妈这麽叫,动作也随之加快,打算送她到极乐的境界,大鸡巴浅浅深深地又翻又搅,斜抽直插,把个妈妈干得满地乱转,欲仙欲死。猛地,妈妈娇躯一阵颤抖,银牙咬得嘎嘎作响,子宫口一阵猛振,一大股阴精,泄得地毯上又湿了好一大片,可是我因为还没到达终点,依然继续不断地冲刺着。

身下的妈妈,泄得娇柔无力地哼着,满头长发凌乱地散在地上,玉首不停地左右摇摆,姿态很是狼狈。

过了不久,她好像是被我一直插干的动作,又激起了欲火,肥臀柳腰又开始配合着我的节拍,再度扭摆了起来。我喜悦地道∶“妈┅┅你又浪了┅┅”

她从鼻子里哼着道∶“嗯┅┅嗯┅┅小乖乖┅┅都是┅┅你┅┅的大┅┅鸡巴坏┅┅唔┅┅唔┅┅”

如此足足搞了一个小时,妈妈的小穴穴里不知流了多少浪水,光是大泄身子就已是四次之多了。突然,我觉得背脊一阵趐麻,浑身快感无比,拚命狠冲猛干,大龟头次次插到妈妈的花心上,一股滚烫烫的浓精,直射进她的穴心子里。趐麻酸痒的滋味,让妈妈发狂似地一阵急扭,也跟着泄出了她第五次的身子。

我舒爽地道∶“妈!你浪起来真好看呐!”

妈妈娇柔地道∶“宝宝,妈妈都快被你干死了!”

我又道∶“干得你要死要活地满地乱转是不是?”

妈妈羞红着俏脸道∶“嗯!你┅┅再讲,妈就┅┅不理你啦┅┅”

妈妈羞得故意翘起小嘴儿,装作生气,怒姿娇媚万分,看得我真是爱到心眼里去了,不禁一把将她拉了过来,紧紧搂在我的怀里。妈妈也趁势柔媚地依偎在我结实的胸脯上,俩人同时回忆着刚刚交欢的快乐。

想着想着,我忽然“嗤!”地笑出声来,笑得妈妈不由得奇怪地问道∶“宝宝!你又在笑什麽呀?”

我道∶“妈!你方才总共泄了几次身子呢?”

妈妈大羞道∶“我┅┅不知道┅┅记┅┅记不┅┅清楚了┅┅”

像这种令人害羞的事,叫她如何说得出口呢?何况又是在她亲生的儿子面前呐!可是我毫不罢休地磨着她一定要对我说出来,不停地揉吻着她的胸前的肥乳,非叫她自己告诉我不可。妈妈被我夹磨得没有办法地只好老实道∶“好了啦!宝宝,妈妈丢┅┅丢了五次,不要再笑我了嘛!”我装着恍然大悟地道∶“唔!怪不得,妈你看整个地毯上,都沾满了你泄出来的浪水。”

妈妈回首一看,粉脸不禁又是红过耳根,她大概真没想到今天自己会浪成这个样子,尤其是又在她亲生的儿子的大鸡巴下所造成的,为了怕淫水透过地毯不好清洗,忙从我怀里爬起身子,在沙发前抓起她所脱下来的睡衣,跪在我面前小心地拭抹着。那个雪白、肥嫩、圆圆的大屁股,正好翘在我的脸前一尺之处,让我瞧了个一清二楚。

我道∶“妈!你的屁股真好看。”

妈妈边工作边道∶“唔!宝宝!你喜欢就让你看个够好了,反正妈妈什麽都给了你啦!”

我眼看手摸,轻轻地抚揉着,时而伸手在她嫣红的阴沟里掏上一把,害得妈妈娇躯不时一颤,转头对我道∶“宝宝!妈在作事呢!别乱来,等妈弄好了,随便你要怎样,妈都依你,乖乖的啊!妈才爱你。”

可是她说归说,我的手仍在她屁股缝间毛手毛脚地逗个不停。

妈妈被我这麽一阵逗弄,刚刚才息下来的欲火又点燃了起来,哪还有心思做事,一头扎进我的怀里头,羞嗔不依地对着我撒娇,又把她的一条嫩舌伸进我嘴里和我热烈尽情地狂吻着。

我伏在她耳边轻柔地问道∶“妈!你又想了?”妈妈“嗯!”的一声,一把将我紧紧地拥住,娇躯不断地在我身上磨擦着好解解她的骚痒。偶而,那小阴户接触到我的大鸡巴,一阵肉麻,淫水又泌出了一大片。

我色眯眯地道∶“妈!我真想把你的浪水干乾。”

妈妈浪哼着道∶“嗯┅┅那你就┅┅快来┅┅干嘛┅┅”

我问道∶“妈!你叫我干什麽呀?”

妈妈浪得一直在我身上扭着说∶“嗯┅┅快来干┅┅干┅┅妈妈的┅┅小穴┅┅吧┅┅”

我又道∶“妈!我们换个花样好吗?”

她道∶“反正妈妈什麽都给了你了,你要怎麽玩,妈都依你!嗯┅┅”

我说∶“妈!我要你正面向下,把屁股翘得高高的,我要从後面插弄你的小穴穴。”

妈妈这时欲火焚身,不说我正要干她的小穴,就是这时叫她替我怀孕生个儿子她都会肯呐!她“嗯┅┅”的一声,柔顺地转身趴伏在地毯上,屈膝跪着,把她那肥肥白白的大屁股翘起来。

我再仔细地欣赏了好一会儿,越看越爱,怜惜地抚揉一番,这才握着粗长的大鸡巴,大龟头在她肥嫩的屁蛋儿上敲了几下,使妈妈不禁抖了一下,回眸含羞地道∶“好宝宝!你的大鸡巴可千万别插错地方了呀!┅┅”

我漫声应着,用两根手指将她屁眼下的小穴口掰开,露出了一个鲜红光润的小洞,挺着大鸡巴往里一送,接着便连续不断地插干了起来。我的双手紧贴着妈妈那两片滑嫩的圆臀,微偏着头欣赏着妈妈的娇艳媚态,一双大眼睛水汪汪地微瞟着我,眸光里散发着迷人的火焰。

偶而我特别卖劲地猛插她几下,妈妈必会以她骚媚十足的微笑来回报我,看得我神荡魂飘,又是一阵勇猛的插弄。又有时她的小阴户里发出了“啧!啧!”的淫水和阳具的激荡声,更增加我的淫兴,发狂地在妈妈雪白的大屁股上,狠狠地掐她一把,一会儿,妈妈的臀部便出现了一条条的青紫瘀痕。奇怪的是难以捉摸的妈妈并没有怪罪我,反而会换来几声骚媚蚀骨的淫浪哼声。这时候有谁会想到她就是高桥府上那高贵、端庄、娴静、淑慧的夫人呢?

插着插着,一不小心,大鸡巴从妈妈的骚穴里滑了出来,妈妈正被我干得欲仙欲死,冷不防一阵空虚,使她急急忙忙地用小手来抓我的大鸡巴,要它再插进小骚穴里止痒,湿滑滑的大鸡巴在我们俩人都没有提防的情形之下,竟插进了妈妈肥臀的深缝之中,我低头一看,啊!它正顶着妈妈那个粉红的小屁眼儿呢!

我顺势藉着大鸡巴沾上的淫液,对准了小屁眼用力一挺,直贯而入,只痛得妈妈眉头紧皱、闭眼咬牙、娇躯颤动、惨叫着道∶“唉┅┅唉呀┅┅痛死我┅┅了┅┅啊┅┅宝宝┅┅你干┅┅错地方┅┅了┅┅呀┅┅”

我一不做二不休地乾脆狠力猛顶,把那条大鸡巴整根插入妈妈的小屁眼之中,妈妈这次可能比她新婚开苞时更痛,因为她的屁眼儿实在是太小了,而我的大鸡巴实在又是太长了。只见她痛得猛摇粉首,狂呼惨叫,香汗直流地连眼泪都霪霪地淌了出来,她腰肢猛扭,想要使我的大鸡巴脱离她的直肠小道,小嘴儿里也不停地央求着道∶“啊!┅┅好宝宝┅┅妈妈┅┅的┅┅小┅┅小心肝┅┅儿子┅┅亲亲┅┅大鸡巴┅┅好┅┅丈夫┅┅呀┅┅你就┅┅饶了┅┅妈妈┅┅的┅┅小屁眼┅┅吧┅┅妈妈┅┅实在┅┅好┅┅好痛┅┅呀┅┅”

我一面狂抽猛插,一面抚慰她紧张不已的情绪,右手也伸到插在她後洞的阳具下面,去揉捏着她的小阴核。妈妈在我细心的安慰之下,後面的旱道也渐渐地适应了我大鸡巴的直径和长度了,痛苦渐失,柳眉舒展,玉臀配合着我的大鸡巴插弄向後承迎,想必她也有了快感了吧!阴核被我捏得淫水直流,奇痒难耐。又听她娇声埋怨道∶“小┅┅冤家怨道∶“小┅┅冤家┅┅你┅┅害死┅┅我了┅┅”

我的大鸡巴在她旱道里插弄,着别有一番奇紧的淫趣,尤其妈妈的小屁眼儿芳径未曾缘客扫,在插弄时听得她婉转娇啼,更让我有征服女性的快感。我畅快地将她的娇躯半放下来,使臀缝夹紧,将我的大鸡巴箍得死紧,妈妈那高突丰隆的玉臀承迎阳具,被她如此的娇浪摇摆得异常舒适,伏在她的背上,像是睡在棉花之上,尤其胯下有一种温柔儿又暖和的感觉,风味绝佳。这种滋味甜美纯厚,如同腾云驾雾,真是人间至美啊!

妈妈被我压在地毯上静静地伏卧着,为了讨我的欢心,竟然连後苞都奉献出来了,在性爱的过程中又搔首弄姿,一双凤眼水汪汪地是那麽娇媚迷人,艳丽的胴体展现着诱惑的姿势挑逗着我。我被她那摄人心魂的秋波勾引得神魂颠倒,大鸡巴更是硬直地插在她的小屁眼儿里,不停地抽插弄着。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