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厉天(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范景飞身落下,停在炎炬百丈外。乐—文炎炬之名他早有耳闻,战场之上虽未曾有过正面交锋,但也遇见过几回,深知对方厉害。但他此次请战,自然也是对自身有所把握。

范景并不敢丝毫大意,尚未落地,便立时祭出一件灵器,名唤降云兜,护持住己身。

也是他料敌先机,炎炬看似张狂,内里却是心思诡狡之辈,并未等范景落下,便以极快杀了上来。

炎炬手中持有一件红色长棍状伴生灵宝,当头一棍向范景猛力砸去。

绛云兜霎时化作一片红色翻滚云雾,将范景层层罩在其中。

长棍落在滚云上,立时被其纠缠住,叠叠涌上,化去力道。

飞舟上众修士见状,不由惊呼,直叹好险,若非范景心思细腻,提前做了准备,只怕被这一棒正中,便要重伤。

修罗飞舟上,唯有一身覆有绿色鳞片衣着□□的女性修罗站在前排,她身前半步,有一修罗,身形与人族相仿,玉白肤色,银白长发,赤红血眸,额上正中有一只不足三寸的银色小角。

蛇女恭敬低声问:“少族长,此次人族约战明显是有备而来,想必后手不断,又何必应下?不过是徒生波折。”

那修罗道:“族中自有族中考量,岂是你能妄测。你只管听命便是。”

语气并不如何严厉,却让蛇女不由打了个寒颤,忙低声应是,不敢再多言。

修罗并不关心她如何,眼中尽是冷漠,甚至亦不关心战局,只手指轻轻摩挲着手中一座小鼎。目光瞥向对面人族飞舟,似乎在搜寻什么。

而同时,早在修罗飞舟出现祁福便察觉到血鼎的异样颤动,此等情形他并不陌生,是以立刻便知道是有另一块吞天鼎的碎片出现。

却恰在此时,祁福忽然察觉到一丝冰冷杀意,他目光一闪,微微侧头望去,正对上一人。

“厉天?”祁福虽不曾见过他真身,但却确确实实地斩杀过他附在蛇女身上的一缕分神,因此只这一眼,心中便所了猜测。

厉天凶名在外,但祁福毕竟不是六城修士,虽也对他忌惮,但要说如何畏惧却也不然。

双方目光一触即各自移开,但两人心中只怕已经将彼此放在必杀的名单之上。

杀意如有实质,祁福身旁袁度几人也有所察觉,但想到魔渊之事,祁福被厉天盯上到也不稀奇。

场中,范景与炎炬已经缠斗了片刻,渐渐已经可以看出范景落了下风,只能凭着老道的经验与炎炬纠缠。又过了些时候,终于还是被炎炬发现了破绽,一棒砸碎了头颅。

彭修士挥手,将范景的尸身收好。

炎炬大笑出声,土台,长绫上至宝中各飞出一件,落入他手中。他似乎仍有余力,冲着飞舟大声道:“再来!”

欧修士点点头,从他身后走出一位中年修士,向诸修士作了一揖,而后落下飞舟。

“血战榜十五,郝许。”袁度说。

虽然排名只差一位,但单纯论攻击力,身为剑修的郝许明显比范景的要高出不少,这一场很快就分出了胜负,炎炬被郝许斩了头颅,郝许收了他之前得得两样至宝,又从土台长绫中各得了一件。他并不恋战,在场中作揖,又飞回长舟上。

“哼”修罗飞舟中飞出一人,身量足有丈高,上身□□,肌肉虬结,身上覆有一层墨绿色鳞片,他落入场中,轻飘飘一脚便将炎炬尸身踢得粉碎,血肉散落一地。

修罗榜十三,力屠。

修士一方,迎战的也是血战榜上的强者,排行第八位的燕自怡,这人也是一位剑修,从他身上的散逸的灵气看,明显是已经领悟了剑意的剑修。

这一战,祁福看得格外的认真,燕自怡对于剑意的运用让他眼界大开。祁福自问,若没有剑道符纹,他绝对不是此人对手。力屠也不是弱者,两人你来我往,一时之间,竟也分不出高下来。

燕自怡似胸有成足,并不见丝毫慌乱,只一味与力屠游走,并不正面硬抗,如同一条盯住了猎物的毒蛇,只等时机将至,便要将其一瞬击杀。

日沉月升,月落日出。

土台,长绫之上,至宝大多有了归属,至此时,人族修士已有二十三人殒身于此处,修罗一方亦有二十一位被斩杀在此地。

双方各三十五人,皆已战过至少一场。

祁福也与对方斗过一场,对手是修罗榜第二十九位,在对面修罗中实力只算得上是中等。斩杀对手之后,祁福得了两件至宝,一枚五级灵晶,一件修罗伴生灵宝。修士与修罗双方显示为了此战下了血本,土台长绫上的至宝尽皆是一件比一件难得的好物。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可谓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祁福看着场中厮杀,不禁冷笑,便是他自己,亦是如此。

一道及不可见的微光划过,彭修士手指微微一动,接引过来,几息之后,他面上严肃表情略有些舒缓。他身子略略前倾,嘴唇微动,“事已成!”声音被送入欧,陈二位修士耳中,二人几乎是同时身子有一瞬间僵硬,旋即,周身紧绷的气势缓和下来。

“天佑我人族。”陈修士感慨,“如此,至少百年内我人族修士可缓口气了。”

欧修士点头,“百年时间足够我们布置了。”随后又忧虑道:“这也只是缓兵之策罢了,谁又知道百年后修罗一族会如何强盛?”

“那也是百年之后的事了,”陈修士说:“我们做了所有我们能做的,百年之后的事儿自然有百年之后的人担着。”

“说得也是,我没有你看得开。”欧修士说:“看来对面也收到消息了,都是老对手了,一会儿两位道友可不要手下留情。”

“哈哈,这是自然。”陈修士大笑:“我可还要看着我女儿出嫁呢。”

“能活到最后的都不错。”彭修士说:“到时候可别忘了请我吃酒。”

一声惨叫,又一名人族修士陨落,单看人数,人族修士已是落了下风。祁福注意到三位金丹修士并未表露出对此忧虑,反而面色镇定,隐隐竟有些喜色。心思一转,便有了猜测,只怕是早已布置了后手,论谋略,人族修士自然是远胜修罗。

正此时,修罗飞上为首的修罗愤怒大吼:“卑劣人族,安敢欺我!今日定要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厉天看他如此番作态,冷笑一声:“蠢货,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