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章 〇五二宋五郎投诚(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贤王府这一家子回了王府后,还真被禁足了。岳满的头一个反应是终于不用每日起一大早上早朝了,很是欢呼了一番,被易可嫌弃没出息。

世子妃眼珠子一转,拍手唤来了书夏,道是:“既然世子晨时空闲了下来,不如早早喊他起来,同你们一道习武吧。”

书夏向来听话,道是:“是。”

刚刚还在活蹦乱跳的岳满脚下一滑,差点儿摔倒。

易可捂着嘴巴偷偷笑了起来。

岳满干脆顺势趴在易可的大腿上,努力让自己显得万分可怜,问道是:“我是你亲相公么?这么对我!”

“……”易可立时瞥了站在一旁假装不在的书夏一眼,红了脸,撇头到一边,假装什么都没发生。

岳满没瞧见易可的躲闪,还在兀自讲着条件:“不如这样,小可你一道儿起来,在旁边陪我呗。”

“我自然是要那个时辰起的。”易可忍无可忍,推搡了他一把,红着脸道是,“我还要读书呢。”

“对哦!等下一回大考,咱们家小可还要当状元呢!”岳满赶紧拍马屁。

“……”易可有点高兴,又觉得这家伙将自己捧太高了,百感交集之中,倒是说不出话来了。

书夏瞧着这两位主子的旁若无人,想要悄无声息地撤退却又不合礼数,想要告退却又觉得着实打扰了这气氛,简直左右为难。

不知在那儿傻站了多久,岳满这才终于瞧见他,还很奇怪地问了一句:“书夏,你站在这儿干嘛呢?没事做么?没事做就去婚介所嘛。”

“……”书夏道是,“世子,陛下的禁足令,是对咱们整个贤王府下的……”

“……卧槽!”岳满没忍住将这粗口脱口而出,说完了才赶紧捂着嘴,生怕自家小可嫌弃自己。一抬头,才忽然想起来自家小可应该是听不懂吧,幸好幸好。

松了口气后,岳满赶紧站起来,皱着眉头道:“这……这些日子你我都忙着,本就没怎么照顾婚介所的生意。若是禁足了,更是顾看不到了……”

想来想去,岳满想出了一个主意,自以为妙极了,打了个响指,笑道是:“对了,你的卖身契不是拿回来了么?那你便不是咱们贤王府的人了啊!该干嘛干嘛去呗。”

“……”书夏想了想围在自家门口的御林军,没应声。

这回那位陛下可是动了真格的了,那御林军也是身负功夫的,不说能不能打过书夏,但单纯是发现书夏飞出王府的身影,可没半点问题。只是不知道,礼部那儿的人可被放出来了?

这一禁足,贤王府便与世隔绝起来了。

老贤王头两日还哼哼着,道是想他那皇侄儿不至于要做一个亡国昏君,想要抽调这么多的人来围自家院子,那恐怕礼部的蠹虫们该下狱了,那皮纸也该被好好调查着。这般安慰了自己两日后,便乐呵呵地缠着听秋去了,也不做别的,整日里唱着小曲。

岳满则是如易可所言,每早被喊起来不说,还跟着自家小厮们一道操练。这回岳满可瞧见了自家那些神出鬼没的小厮到底有多少人,又都是什么模样了,虽然他们当中的绝大多数都长了一张让人转头就忘的脸。

岳满□□练得死去活来,头一日回屋都是被抬着的,第二日易可下了狠心,不叫人抬他了,只把岳满在屋门口放下,岳满只好自己爬到了床上。第三日,岳满就能扶着墙,自己走回来了。

易可殷勤地叫人烧了热水,又给他擦身子,揉捏着岳满一身愈发紧实的腱子肉。

“哎呦,疼!”岳满假装,满床打滚。

易可就狠狠地捏了一把。

岳满这回不叫了,眼巴巴地望着易可:“宝贝,亲一个安慰安慰我!”

顺利地瞧见易可红了脸,拧过头去,还把手里的巾子丢在了岳满脸上。

尽管被丢了,但岳满还是乐呵呵得要命。

易可便嘀咕了一句:“怎么瞧着,愈发像你父王了?”

“……咳!”岳满被这句话一说,倒记起了贤王那家伙围着听秋转的傻乎乎的样子,很想知道,自己瞧上去不会就那么傻吧!

……傻就傻吧,反正也没事干。

岳满摆出个现代健美先生弓着公狗腰的姿势,秀一秀刚刚有了点轮廓的肌肉:“看,小可!”

“你怎么不穿里衣!”易可赶紧拿被子将岳满蒙在里头。

被兜头罩住,只露出两只眼睛的岳满,只好眼巴巴地望着,觉得有点委屈。

不帅气吗?

贤王府这一家子,说是被关了禁闭,竟各自找了乐子,过得悠闲得很。也就是岳满会时不时地琢磨一下,婚介所怎么办,案子又怎么办。

而满月婚介所那边,忽然不见了书夏,又听闻贤王府不知道犯了什么事,被御林军给围起来了,眉娘只好独自撑起局面来。

一边继续经营着手里的那点人脉,一边骂着灵儿这个这几日思绪显然飘到不知哪里去的小丫头,一边指桑骂槐,嫌弃书夏两句。

“哼,游侠这名儿,叫着好听,就是些靠不住的浪荡子!”眉娘这般对灵儿苦口婆心道。

灵儿生气了,道是:“娘,您不能这么说书先生!书先生帮了您多少忙呀!”

“那是他收了东家的工钱!”眉娘一边偷偷拧了灵儿一把,一边转头就变了个脸,冲着来客,笑得似花儿,“呀,这位娘子,可是来相看亲事的?”

灵儿嘀咕着,瞥了自家娘亲一眼,暗自也有想过,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学来这变脸的功夫,当一个能为娘亲分担的人呢?

而听秋班,得知了这戏班子的班主竟被那位贤王接走了,再也未曾回来过。而贤王又大肆张扬,似乎真要把那戏班主当王妃供着,没了班主的听秋班人倒是更多了起来。

偏偏戏班子里的角儿们,没了管事的压住他们,各个有了自己的心思。戏班子最怕的就是跟那些贵人扯上关系了,讲究的就是个虚与委蛇。这听秋班如今被划到了贤王那儿,瞧着是热闹了,那些与贤王有隙的贵人可不来了,入账可少了不少。

加之听闻贤王惹了事,不知道可还能保住这么个小戏班子?

树还未倒,猢狲自散。

听秋师傅还不知道呢,听秋班的跑的跑了,没跑的还在战战兢兢地坚持着,只希冀着什么时候班主能回来,还记得他们的好才行。

这样的日子过了十日,岳满就受不住了。

他站在自家墙头,倒也不迈出这个门一步。那些御林军碍着世子的身份,不好对他做什么,只能由着他往外张望。

第二日,岳满干脆带着易可一道往外瞧。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