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屌打天下烈火金刚】第006章(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作者:水临枫shv

字数:5140

20190618

第006章

苏可可自然还没走,在我的唯一的一张大床上睡觉,她们几个身高不够,长相一般,大桑拿不要她们,只能窝在按摩店里。

我大言不惭的道:"只要你们肯听我的,我能叫你们麻雀变凤凰!"

潘春春拿着数码相机过来接口道:"不要变什么凤凰了,一天能有十个客人,提成有五、六百块钱的,我们就心满意足了!"

我接过她的数码相机,并不是很高档,是2g存诸的松下,还是装5号电池的。

杨晨晨道:"我知道你会画,这几天我花巨资,买了一套高档化妆品来,你帮我们弄弄?"

我拿过来一看,还是地摊货,但我在周扒皮那里干了一年,混的只是手艺,不是材料,有好的化妆品固然好,地摊货也难不住我,更何况杨晨晨买的,是地摊货里的高档货,比小箫的要强不少。

潘春春坐在我对面道:"先替我画画吧,今天就没开张!"

我拿起化妆品,调好色彩,就把她当成一块画布,简单粗暴的一通画,二十分钟后,一个清丽脱俗的潘春春站起来道:"这还是我吗?嗯--!这样出去,再穿得露点,生意一定不错!"

我对她道:"先别急着做生意,我要拍几张不穿衣服的,来--!把衣服全脱了!"

其她几个嘻嘻的笑,潘春春也不害羞,大大方方的把衣服全脱了,照我的话摆姿式。

接下来的几天,苏可可、童吻熙、杨晨晨也让我拍了,苏可可还跑去电子城,花了五块钱,买了一张photoshop61原厂简体中文版的盗版光碟送给我。

我死缠烂打的从房东房间拉了一条网线上来,利用以前在周扒皮那里的人脉,向境外和国内一些色情杂志、模特杂志投了稿。

周扒皮不懂电脑,所以这些事都得我来做,很多裸体模特公司的网站,只要原创裸体,照片在50张以上,而且不是抄袭的话,立即就有50块钱打到我的银联卡上,一家虽然不多,但我手上有十七家,而且超过50张、还有视频的话,还会加钱。

就是潘春春这套,我挑选过的150张外加一个两分钟视频,我卖了230元,随后我把杨晨晨发上去时,竟然有买家向我预定,要求我独发他家,我当然狮子大开口,要人家800元百张,那家竟然同意了。

五个按摩女中,最漂亮的是潘春春,其次是杨晨晨、苏小箫、苏可可,童吻熙个子最矮,长得也最不漂亮,五个人的共同的缺点就是奶子、屁股小,上不得大雅之堂。

于是我蛊惑最小的潘春春,说有有办法可以叫她的奶子、屁股变大起来,不过得买一些中药配制成药膏,她竟然答应出钱,帮我在附近中药房买了一大堆中药来。

红姐的按摩店生意好起来,店里苏小箫、苏可可、童吻熙、杨晨晨、潘春春五个小姐,根本就忙不过来了。

红姐乐得合不上嘴,不失时机的加钱,别人小姐100块一次,她店里的五个小姐120一次,价钱快超越一些小的桑拿了,但就是这样还是忙不过来。

于是只得再招人,只是店太小,太多没地方做,同时开工的话,只能再招两个,红姐挑挑拣拣的,又招了广东当地的佗地妹子黄可、和苏小箫介绍来的江苏妹子张优两个,个都不高,但都超160米了。

既有新人,我当然不会放过了,黄可、张优的裸体照片,也没过多久就替我赚了500块钱。

我配的药膏,只要在奶头、屁眼里每次涂一点点,就能使她们散发出男人喜欢的奶香、骚香,引那些男人做苦力,帮她们抓捏奶子和屁股,而且越使劲,越瞎抓效果越好。

这之前我还以为潘春春最小,奶子一定会变抓得最大,不料一段时间后,奶子被人抓得最大的尽然是黄可,三围达到了97-61-94,就是光长奶子、屁股不长腰围。

苏小箫已经达到29岁高龄,虽然也用了药膏,但奶子、屁股就没再长大了,始终都在80以下,要不是箫吹的好,生意就被奶子、屁股不断暴长的潘春春、杨晨晨等人全抢光了,为此私下里骂我没良心。

我也解决了房租和吃饭问题,顺带还买部手机,也方便联系业务,就这样用周扒皮那里学来的东西,在东莞勉强站住了脚跟。

这天,我正帮杨晨晨拍一组照片,准备向龙虎豹交作业骗钱,忽然接到楚妖精的电话,我感觉很意外,之前我打了无数次的电话,让她在姐妹中宣传一下,我说我还可以顺便做鸭。

但楚妖精就是咯咯的笑:"别找我,我一说心理咨询师,姐妹就都躲着我,说我神精病,都躲着我,我还能帮你吗?再说了,现在小姐都乐观着,没你想象的那么悲惨,你还是别打我主意了!"

打得次数多了,都是这几句话,好在现在我也算生财有道,总算在周扒眼那里的一年没白混,正宗大学学的专业用不上,捞偏门的手段用的好,并不为房租、吃饭烦心,正要把她忘掉时,她电话来了。

"大小姐!今天是哪阵风吹得,主动给我打电话?"我问道。

楚妖精道:"刚才有个客人,一定要在我身上撒尿,这是什么心理啊?"

我向杨晨晨做个手势,意思是叫她稍等,对着手机说:"权力欲与占有欲太强,同时缺乏安全感,相当于有些公狗喜欢同样的动作,在自己抢到得地盘边界上撒尿,表示自己的领土。"

楚妖精道:"那我们应该怎么迎合?"

我说:"这个问题复杂了别说,我对男性性心理有些研究,你过来一下,或者可以向你的老板推荐下,让我给小姐们讲讲课。"我突然灵感发现,给妓女讲解男性心理未尝不是一条新的生财之路。

楚妖精道:"你可真市侩--嗯,是个可以嫁的男人--我帮你向毛老板推荐下--哦,我去一下你们咨询室,我还真有个问题要咨询。"

咨询室里,楚妖精一身白色旗袍,带着裹满善良的眸子,和雪白的肌肤,像个仙子般温柔地问道"有个叫何青的婊子,我很讨厌她,你能不能把她用催眠术把她弄成痴呆,你要多少钱都好商量。"

我说:"不能,技术上做不到。她怎么得罪你了。"

楚妖精咯咯笑着,温柔得道:"那个臭婊子,跟我抢男人,长得这么丑,还想和我斗,我就是想解决她这个婊子。"

我奇怪了,第一,明明是句粗话,为什么会说得这么温柔;第二,她怎么能骂别人做婊子。

我苦笑道:"心理咨询师不是巫师,催眠术也不是巫术。"

楚妖精眨着媚眼仰望着我:"那你不行啊"

我道:"是心理学只发展到了这个地步。"

楚妖精如铃般笑着,清醇地笑出个酒窝,道:"是吗?你不行吧。"

那触手可及的芬香,让我心旌荡漾,我慌了神,道:"千万别在一个男人面前,说他不行。"

心里想着:要是能把妖精的裸体照拍了,一定能卖大价钱,要人家1000,噢--!不要人家5000千块钱每百张。

楚妖精轻笑道:"咯咯,你行吗?"楚妖精身上是法国名贵的香水,一点都不呛人。

我道:"要不我证明一下。"

楚妖精伸了个长长的懒腰,打了个哈欠道"送我回去吧,你这里没有我需要的产品了。"

那声音,真好听,让我感觉失落中又感觉有希望。我牵着她的手送她下楼,前面是一辆黑色的沃尔沃,我越来越兴奋了,我想难道妖精约我在轿车里玩野战?这么好的车,这么好的夜色,那将是多么值得收藏的记忆啊。

楚妖精回眸一笑纤纤玉手打开车门,一扭屁股,旗袍的开口已经到了内裤处,露出肉色丝袜。她前踏一步,微低修长的粉颈,像伊豆的舞女般迷人。

她指着开车的那个四十来岁的男人说:"毛老板,我干爹。"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