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岁的我二十岁的歌(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三十岁的我二十岁的歌:的一点补记

今年的春雨,下得似乎特别冗长而心烦我一如往昔,就像许许多多在清华园的日子,穿着拖鞋,撑着伞,在微风细雨中穿梭于宿舍,图书馆,以及实验室这个三角形似乎界定了我在清华的所有生活

偶尔,在某些心血来潮的日子里,我会驻足于成功湖畔,望着湖中优游的鱼群,幽雅飞着的小白鹭,老僧入定的夜鹭,及随季节变换递嬗的树姿或许或许,会在某个时节,绕到后山去,然后哼着歌,踏步而下,顺道绕到莲花池去坐听雨打残荷在春日时节,樱花映的火红,朦胧的美又使我一忆起阿里山中与她的惊艳

当然,绝大部分的日子里,我像绝大部分的研究生,埋在书籍,paper堆中,偶尔叹出头来看场电影,然后在消费过自己情绪后,缩回象牙塔,继续做着实验,run着电脑,make着paper,喝茶,熬夜以种种信念说服自己安静的蛰伏下来

年前后的一个傍晚,我又踱步在清华园踏着满地雨过的残红,心中竟有一份侧然而立的年龄,照理不该再沉溺于伤春惜时;只是这绵绵雨丝,满地残红,似乎触动了内心一份隐隐约约的情感自己审视着情绪未央歌梦已远,有的,只是属于刚过三十岁的,莫名的沧桑感似乎属于二十来岁的青春,在寒风细雨中,已越扬越远杜鹃喧闹在枝头,在雨中绽放摇晃着,偶有落地化做春泥我呆呆望着,竟被一阵伤春的情绪感染,久久不能自已

回到实验室,我独自工作着,直到深夜四下无人,惟有收音机传来隐约的歌声陪伴着我一首熟悉的老歌传来,竟是初中时的歌那个时代,是校园民歌的末期吧!?我们听着兰花草,恰似你的温柔,然后感动于李建复的龙的传人只是那些人,那些事,曾以为已尘封模糊淡去的,又慢慢浮现了出来我渐渐回忆起年少的青涩岁月,一股奇异的情怀在心中酝酿着我试图修改着程式,希望以工作来压抑这浮想纷飞,无奈一颗心却像脱缰的野马,越行越远,那是我的未央歌啊!!

彷佛之间,一个青青涩涩的少年,怯生生开门进来那是年少的我!?我不知所以的望着他,他也望着我,无言以对看着年轻的自己,许多蒙尘的记忆又鲜明起来也曾是个热情,纯真,惑于爱欲,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年少啊!?

『当时年少春衫薄,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

我怔怔望着他,心中不禁起了一份惭愧而立之年的自己,所得的或说所学的又是多少?是更会保护自己?圆融处世?知道了更多道理?抑或是更会隐藏压抑情绪,矫饰欲求,喜怒不行于色?我知道我成长了许多,但所失去的,却不知有多少!?在学术的象牙塔中,包起一层层茧,编织着种种信念,梦想,而今思来,尽是呒然成熟?长大?还是找到更好的避风港及逃避情悸的借口??扪心自问,上一次感动或痛哭,是什么时候?久久,竟为自己惊人的理性与日益消褪的易感的心,感到惊惧起来

我是怀着颗浪漫的心来念书的当初吸引我来此的,全然不是什麽师资图书设备只是在那个看考场的初雨的午后,与一只白鹭的邂逅我踱在成功湖上,千滴万点的雨在湖面上画出涟漪,突然之间,在蒙蒙烟雨中,一只白鹭幽雅的飞过湖面,如梦似幻,是耶非耶?!从此这幅图案就像镌刻在我心中的图案,永远无法忘怀当下我就决定,这是我来此的理由,最正当的理由

在清华的日子,就像一组永不运行错误的程式,规则的令人吃惊在知识上,我自诩成长了许多;但在生命上呢?我给自己留下了一个大问号或许根本就没有生命的意义这种命题存在,即便有,每个人解答亦各有所异吧!?纵然如此,随着毕业将即,对这里一草一木,分外熟悉的,有了一分眷恋现在最想,同时又最怕看到的,大概是火红的凤凰木吧?!那别离的颜色

突然惊觉,这过往岁月将渐淡去,变成破碎而模糊的往事,而这是我年轻的歌啊!心中起了一股冲动,在年轻过往的我诱导下,我开始敲下了一些往事,一些人,一些事,以及一些听来的故事偶尔那个我也会带些客人来坐坐,讲些他们感动心碎的过往;有时是稍微老一点的自己跑来说教一番;或是耽溺惊服于男女情事的年轻的我,在那边忏悔着于是一篇篇文字,就这样从键盘间流了出来

是为往事追忆录的缘起,在此补述

那年赶集的风寻街问巷兜售着一种细细的零落

我于今日不自惜身但离所爱心忧愁尔

是身不坚可恶如贼一切难舍不过己身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