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从单纯变成荡妇103(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作者:wddy22gf

字数:11573

20210826

第103章

五月底那次回家,通过住在我家对面楼的小哥侧面了解到文文近两个月情况,从那弦外之音中听出老婆似乎过于放纵,为贪恋精神剌激和淫肉快活,与情人交往时忘乎所以不注意防范不良影响,特别是有几次周五晚上沈江可能留宿在家中,已经引起邻居和单位同事的注意,但那次回家因时间太仓促,我没及时跟老婆谈及这件事,心里也没有引起足够重视。

六月下旬我电话告知文文周六下午回家,而实际上周六特地一大早赶回来,想偷袭检查一下周五晚上家中的情况。上午九点我就到家了,进门后发现文文还赤条条的在床上沉睡,房间里充满了淫糜气息,我俏俏来到床边轻轻扶摸老婆丰满的乳房时,她竟然迷迷糊糊喊着沈江的名字,喃喃呓语:“嗯……江子……你别弄!……一夜没睡……困死了!……嗯……”

文文跟沈江确实折腾一整夜真的累了,我摸索了好一会儿她仍处于昏睡状态,迷迷糊糊之中一直以为我是沈江。我学着沈江的腔调说话调情,捏弄老婆的大奶和那被沈江操了一夜湿渌渌的阴户,她叉开双腿张开阴户一股浓重的男女混合淫液气味,使我激动得舔了起来。

只舔了一会儿文文在蒙胧中有了反应,轻轻挺动阴部呓语呻吟:“嗯……嗯……好舒服……嗯……江子……真好……我喜欢……嗯……舒服……嗯……”我被剌激得阴茎直抖象要射精的样子,但仍然想挑逗了一番,想以沈江的名义偷奸一回,可是我刚刚压上老婆身体她就醒了。

文文发现是我从惊慌失措的言语到自圆其说,我抓住她淫荡的体态笑着调戏逗弄,她说是因为想我了才光着身子睡觉,因为想我了下面才出来很多水。我也帮忙打圆场,随着挑逗、调情,二人交欢之事全面铺开,老婆在享受一夜沈江大肉棒激荡的捅插之后接着享受老公我的温情交媾非常兴奋,我也在沈江奸淫后的老婆身上享受到那无比滋润和骚骚的味道!

我对文文出轨的真实意愿很明了,虽然外界对她已经产生一些议论,但仍然心甘情愿让她继续与大屌男人偷情淫欢,在不影响她跟情人寻求快乐的前题下,仍然变相鼓动她可以照常与情人交往,在谈笑之间有意无意调教如何跟沈江、王浩然、何医生等几个特定男人寻乐。

最后才切入正题,我告戒文文与那些男人来往要讲究方式方法,尽量避人耳目,做到既快活了又不给别人留下闲话。明确告诉她我不在家时别让沈江来家里玩,可以继续去舞厅,让沈江先去订好包厢在里面等,她可随后前往,这样就不容易被别人发现,避免不良影响。

我旁敲侧击说出这些意思,虽然没有直说让她去找男人性交,但文文自然心领神会。我满怀信心回到工作岗位,真心希望她按我说的去收获快乐,不要引起别人闲言碎语。但是,我已经错失了时机,招呼老婆的时间太迟。我离开半年了,文文的风流事已经在某些好事之人中传开,最主要的是留宿沈江在家中过夜之事,她在人们眼中已经成为一个淫妇!

七月份我回家时文文心情大为不悦,我问她怎么啦,她简单说了一句:“前天跟大姐吵了一次!”我吓了一跳以为老婆跟姐夫的事穿帮了,小心追问:“你们姐妹之间不是一直很好吗?为什么吵啊?”老婆眼圈红红的伏到我怀里说:“她说外面风言风雨,骂我不守妇道!”

我想这下子坏了,没料到自己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文文主动跟我说人家骂她不守妇道,说明知道我不会为难她,现在责怪她也于事无补。当天是星期五,晚上我仍然说约沈江去舞厅玩玩,老婆一直心事重重,借口说出种种原因不愿意去,后来在我一再劝说之下才同意了,但怎么都联系不到沈江最终没有去成。

几年来,每个周五晚上都是文文和沈江非常盼望非常快活的夜晚,今天这种情况令我感觉十分反常。但心里很明白一定是沈江近两个月经常周五来我家过夜的事儿被传扬开了,在那个年代一个丈夫不在家的女人留宿一个男人非同小可,这种事情传播的速度非常惊人!

第二天我还没来得及去了解情况,中午就去文文娘家吃饭顺便接孩子,大姨姐和姐夫也在,个个都低着头闷声吃饭,失去了往日欢乐相聚的气氛。刚吃完饭大姨姐就把我拉到一边说话,劈头盖脸数落我一通,说我只知道工作不顾家,说如果家里发生什么事都是我的责任。

我等大姨姐情绪缓和下来后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啊?惹得姐姐如此动怒!”大姨姐拉着我的衣袖小声说:“你现在跟文文分居两地,要抽时间多回家,多关心她和孩子,不然就要出问题了!”我笑笑说:“姐姐,这方面我相信文文,我们之间的感情好着呢!别担心了!”

大姨姐很无奈只得附在我耳边直说:“哎呀!你们男人就是大意!一个少妇长期没男人在身边行吗?我实话告诉你是为你们好,别到时候弄得鸡飞蛋打家庭破碎了!”我看姨姐说得很严重,也认真了一些,问道:“姐姐你直说吧,到底怎么了?只要是我的问题一定改!”

我和姨姐关系一直都很好,前面说过我对她也产生过邪念,差点就跟她上了床,这会儿她看我态度诚恳就说出了原由,她压低嗓门说道:“文文最近是有点反常,我几次周末去你家她都不在家,外面风言风语都传开了,说她跟别的男人有事儿,还说……还说……”

大姨姐说不下去了,我追问:“不会吧!还说些什么了?……”姨姐这才说:“唉!有人还有鼻子有眼地说,说她经常留一个男人在家里过夜!我都不敢相信!”姨姐的话真的让我有点乱了,心里后悔没有早点跟老婆提个醒,现在这乌龟王八的骂名看来是避免不了了!

但无论如何我得将这个不良影响降低到最小程度,就安慰姨姐说:“姐……这事恐怕是一些好事之人捕风捉影吧,我了解文文她不会做出太过份的事情!别动气哦!”姨姐笑了笑说:“我都是为你们好哦!回去好好跟文文谈谈,没事当然更好,两个人好好相处我就放心了!”

下午文文问大姐跟我说了什么,我轻描淡写地说:“没说什么,她骂了我一顿,说我怎么老是不回家,对你和孩子关心不够!”老婆心里知道也没有多说什么。我们回家时在大院遇到几个熟人,个个跟我点个头就擦身而过,不象往常总跟我寒暄几句,确实有点反常了。

这次回来住在对面的小哥出差去了,我也无法了解更多情况,周五周六两天夜里我和文文虽然照常做爱寻欢,但她总是情绪低落忧心忡忡,神情呆板又木讷,往日那种性感风骚、撩人心魂的激情尽失,我怎么调节气氛都不管用,连续性交射精两次她都没有达到高潮!

周日那天上午我专门去文文单位的领导家拜访,请他帮忙早点办理老婆调动工作的事,该领导非常有城腑,跟我有说有笑不动声色地交谈,他一定以为我还不知老婆偷人的事情,领导说他们正在加紧与上级主管部门联系,一定会尽最大努力加快落实这个事情。

没想到这位领导夫人走过来快言快语地插上一句:“你们是该早点把他们夫妻分居两地的事办了!免得到时候单位乱了套,几个家庭都要遭殃!”领导立即瞪了她一眼:“别瞎说!真是女人头发长见识短!有你什么事啊!”领导老婆吓得退去其他房间,没敢再说一句话了。

回家路上那位领导夫人的插话总在我耳边环绕,我暗暗思忖:听她口气好象文文的淫荡事儿还不是那么简单,并非仅仅沈江留宿之事,她说什么单位乱了套,几个家庭都要遭殃是什么意思?经过深思熟豫,我决定去找小枝了解一下情况,看她有没有听说老婆的风言风语。

其实我也很想念岳龙那洋味十足的漂亮老婆小枝,每个月回家都想找她快活一次,但因时间仓促陪文文应酬太多不能保证每月都能相见。午饭后我就直接去了小枝花店,自从那年集体旅行跟她勾搭上以后,一个月总有三四次与小枝欢愉,现在一个月都聚不到一次。

今天我们久别重逢感情自然火热,小枝激动得脸颊泛红,说话都有些急促,她二话没说立即领我去了花店后房,两人激情相拥久久舌吻,随后就迫不及待地开始云雨之欢,小枝挪动身体来到沙发边上示意我躺下,然后调转身体阴户对着我面前趴在我身上吮吸大肉棒。

小枝这是要和我玩69式口交,我就伸出双手扒开她的阴户闻到一股屄水的清香,小枝确实有一种淡淡的体香,只是没有海滨丽娜的体香浓郁。两片秀气的阴唇微张,阴道前庭粉红色的淫肉非常鲜活,洞口边清澈的阴水已经盈盈欲滴。我忍不住伸长舌头舔了起来,含住两片薄薄的阴唇,象露珠滋润的花瓣在嘴中慢慢融化,舌头深入洞中吸取那芳香可口的蜜汁。

除了岳龙和我小枝没有其他男人搞,所以她的阴户很清爽阴水也很清纯,跟给文文舔屄时感觉大不相同,老婆被别的男人奸淫时日较多,为她舔屄总是骚骚的夹杂着男女混合淫液的味道而且浆汁量多,这不一样的味道轮着品尝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我感觉非常享受。

小枝那边也在贪婪地呑吐,一会含住我的龟头吸吮,一会儿吸住我的蛋蛋拉扯,一会儿让阴茎进出深喉套弄抽插,套弄的时候同时用手抓住蛋蛋揉捻,弄得我全身酥爽。两人激情地玩着对方性器兴奋异常,不由自主地发出哼哼的呻吟,不到十分钟竟然双双达到了高潮!

我的热精直接射在小枝的深喉,她紧紧含住跳动的肉棒,一滴不漏地将我的精华吸尽。而她也处在全身痉挛的高潮中,阴道巨烈收缩哗哗啦啦一下子涌出大量淫水,如同一股热饮直奔我的口中,年轻美丽的少妇泄出清澈甘露般的蜜汁味道果然美妙,顺滑温润又绵柔。

近两个月积攒的欲望如洪水般暴发出来,我俩激情奔放似乎余兴未了不愿就此罢手。小枝仍然伏在我下身吸吮我的阴茎,我也继续舔吻着她那水淋淋的屄屄,几分钟之后,我的大屌射精后不但没有萎缩反而更加坚挺起来,小枝也骚情涌动,阴道收缩两片小阴唇不停闪动。

梅开二度对我来说是常常发生的事,我让小枝起来变换后位姿势,只有从后位猛烈攻击小枝那欲望满满的淫洞,才会使她更爽更剌激更满足。小枝双手撑住沙发向我撅起圆润的屁股,回头含情脉脉地微笑,我立即操起大屌直入花芯,接着一番猛插操得小枝爽得浑身扭动。

小枝兴奋地呻吟着:“哦……好哥哥……我快想死你了……哦……一两个月才……看到你一次……你不要我了吗……哦……哥真棒……搞得小枝好舒服……好快活……哦……真舒服……”我搂着小枝的小蛮腰越插越激动,捅得阴道里淫水直往外涌,从她的大腿内侧流了下来。

小别是相恋男女性事的催情剂,隔了一个多月没跟小枝交欢,再相会欲望确实高涨很多,小枝微张嘴唇呻吟着又回头看我,眼中流出非常贪恋的神情,搞了十来分钟我搂住她的乳房将其上身拉起,我变换姿势转身坐上沙发,大屄一直没有离开阴道,让小枝坐我大腿上套弄。

小枝背朝我动了一会儿转过身来,搂着我一边抽插研磨一边跟我亲吻,那火热的嘴唇传递着她那悠悠的相思,两颗被欲火燃烧的心紧紧贴在一起。彼此的心情很兴奋感觉很甜蜜,两人就这样抱在一起耳鬓斯磨,阴部相连揉来揉去享受着精神和肉体融为一体的快感。

在我和小枝感觉高度兴奋的时候,我叫她上身横着仰躺于沙发,搬起她两条玉腿架上肩膀,抬起那张开的阴户将大屌直捣黄龙,旋转撬动九浅一深齐上阵进入猛攻,小枝大声呻吟淫水喷溅,只七八分钟便一同达到高潮,她那紧致的阴道强力吸住我的大屌在花芯深处射精!

小枝虽然跟我发生婚外情但一直比较谨慎,让我去她家里偷欢非常少,特别尽量避免在她家过夜,这与文文完全不一样。当然如果论淫荡级别那更是小巫见大巫,小枝除了跟岳龙结婚前曾经恋爱失过身,婚外只有我一个男人,所以我和小枝的事儿从来没招致别人议论。

跟小枝激情完事以后,她马上收拾好一切打开房门,人在里间同时关注着前面店铺,当时店内没有顾客,就跟我倾心交谈起来。不用我提起文文,小枝主动切入话题,她带着一种莫名的口吻说:“大哥你知道不,你家那位骚货真能耐了,现在是我们这个小地方的名人了!”

小枝因为文文跟她老公岳龙的事情一直耿耿于怀,所以在她心里我老婆就是个骚货是个婊子,对她的称呼都是骚货婊子之类。我装得什么不知道的样子说:“哈哈,她有什么能耐,能成什么名人!”性情刚烈的小枝没好气地说:“你还不知道吧,那骚货背着你在家里偷人呢!”

我立即插话说:“小枝,我知道你心里一直放不下她跟岳龙的事,但这话可不能无根据地乱说!”小枝强辩着:“大哥~你别护着她了,是真的!依我之气都想当众甩她两个大耳光,撕了那骚屄臭婊子!”我冷下脸来一幅很不悦的表情,吭了一声说:“你冷静一点好吗?”

小枝看我真的不高兴了就搂着我说:“哥~你总是护着她,但你也不能蒙在鼓里呀,现在满城风雨议论纷纷,她做的真是太过份太不要脸啦!”我一本正经地说:“哦,真是这样啊!这种事我肯定是最后一个知道,你跟我祥细说说,但一定要实事求是,别添油加醋哦!”

我的态度缓和下来希望小枝说出实情,小枝也平抑了一会心情,对我说道:“大哥,我记得去年跟你说过,有一次岳龙两个狐朋狗友在我家吃饭时议论你那骚老婆的事情吧,当时他们就提到那骚货在外面乱搞,还说了小婊子好多非常淫荡的话儿,你竟不以为然!”

我回应说:“记得是有那么回事,但那已经是两年前的事,当时她是被以前的闺蜜小爱蒙骗了,的确跟大约十几个男人发生了那种事儿,这事在我知道以后她就改了!”小枝抢着说:“对吧,说明她早就不只跟岳龙一个野男人鬼混了,你还无所谓!现在有你好看的了!”

小枝好象确实掌握了文文放纵淫荡的事实才会这么理直气壮,我拍了拍她的手背问道:“小枝,文文如果真是你说的这样我是该管管了,这不光是她的名声问题,也是影响我的脸面问题,你说说到底听到她做出什么不要脸的事情!这个小骚货,真的该骂了!”

我骂文文小骚货小枝听后心里滋润了一点儿,终于压低了声音:“哥!我真的很气愤,本来我们好了以后,对岳龙跟你家小骚货的事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她们不闹出大动静也就算了,可是……可是……”我看小枝心情激动得厉害眼睛都红了,含着泪水说不下去。

小枝的神情吓到我了,便伸手搂着她安慰:“小枝!让你受委屈了,这么说她们的事已经让人发现了?”小枝轻声地说:“何止是让人知道!岳龙单位有个我的熟人,她对我说:岳龙不仅经常跟那骚货在办公室乱来,今年还有人发现她俩经常在上班时间去你家里鬼混!”

原来只道是因为文文留宿沈江在家过夜召来外界议论,没曾想老婆的顶头上司即多年的情人岳龙与她的苟且之事也同时暴光!我疑惑地对小枝说:“怎么会呀?她们那些事儿也不是一年二年了,以前在我家里也有过啊!两人天天在一起太方便了,竟然还这么不小心!”

小枝又说:“那熟人说的有眉有眼不会是假的,说有人差点撞见,大家背后都议论开了!你想啊,以前你在家时岳龙去你家别人也不太关注,现在他一个大男人经常去一个单身女人家里就不一样了,容易引起别人怀疑!”小枝说得很对,以前我就是老婆偷情的保护伞!

先前只是听大姨姐说文文留宿一个男人在家里过夜的事,没想到屋漏偏逢连阴雨,岳龙跟老婆的丑事随之暴发,真道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啊!岳龙跟老婆偷情五六年了,终于还是没有逃脱群众雪亮的眼睛!难怪小枝义愤填膺既气愤又委屈!她成了间接受害者!

我愁眉不展感觉真的难办了,这时小枝又说道:“大哥啊!还不止这些呢,听人说你那骚老婆还膀上了其他男人!那男人竟然趁你不在家,多次晚上在你家里跟那婊子快活通宵呢!”我严肃地问她:“简直是荒唐!你听到外边真的有人这么议论?”小枝点点头肯定是真的。

哎!怎么坏事都连着来呢,都怪我大意啊!对面楼的小哥三个月前就提醒老婆近期行为异常,还有那位领导夫人说几个家庭都要遭殃以及小枝听到的消息,都印证了外界已经真的知道老婆跟不止一个男人淫荡的事情,而且已大面积传开了,已经造成了严重的恶劣影响!

文文也不是今年才开始淫荡,而且搞过她的男人很多少说也有三五十个了,仅留住大屌男作为长期情人就有八九个,跟岳龙沈江这两个男人也淫乐了好几年一直都没出事,这在我才刚刚离开半年时间就全都玩完了!这些风流事,作为男人不打紧,风流快活过后只是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可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将背负着淫荡、骚货、婊子、不守妇道的骂名!

这两件事情暴发不仅仅让小枝感受到压力,将承受更大羞辱的人应该是我,小枝作为一个女人,因为老公在外沾花惹草除了受到人们议论,还可能得到多数人的同情,而作为一个男人,老婆在家偷人淫荡,而且跟几个野男人搞,得到的只能是大众的指责、辱骂和耻笑!

我清楚明白地感受到自己已经成为人们眼中一个没用的男人,一个戴着绿帽子、象乌龟王八一样的男人!这一时刻,自己平时那种淫荡的心理快感,让老婆跟别的男人乱搞还特别兴奋特别剌激的感觉烟消云散!我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了,低着头两手捂着自己脸烦脑不堪。

小枝见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