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227 僵尸十一(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噗——”马小玲喷出一口鲜血,摇摇欲倒。`

马小虎赶紧抱住马小玲,将她扶回房间的床上坐好。

“小玲,你怎么了?”马家人担心地问道。

“我没事。”马小玲安慰亲人们,“不过是使用马灵儿的身份解除誓言,遭到了一部分誓言的反噬,但没有伤及根本,养两天就好了。”

马家人这才松了口气。

况天佑求叔和王珍珍等人走了进来,看到马小玲虚弱的样子,赶紧过来慰问关怀。马小玲说了自己的情况让他们放心。视线落到况天佑,赶紧转开。啊——况天佑竟然是况中棠转世,以后要怎么面对他啊!马小玲的脸红了,如同桃花一般。

“小玲,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烧了?”王珍珍惊道。

“没,我没烧。”马小玲连忙道。

“小玲,你还是怕打针吗?”求叔以为get到了马小玲的想法,赶紧道,“那我给你画一道符降温。”

王珍珍也道:“我去拿冰袋和药。”

“别,我真的没烧。”被两个人一搅,哪有心情再害羞,脸上的热度也退了。

毛莜捂着嘴噗噗地笑:“小玲这个样子不是生病,应该是害羞了吧?我刚才都看到了,小玲的视线触到咱们况sir后才脸红的。呵呵,小玲是对况sir动心了。”

马小玲被说得羞恼不已,瞪了况天佑一眼,对毛莜道:“你不要胡说。”

无辜躺枪的况天佑:关我什么事儿!

6雪竹偷偷地笑了笑,板正面孔,做出严肃的样子道:“莫非小玲觉醒的前世记忆中有况先生?就像珍珍记忆中有袁先生一样。小玲和况先生前世是情侣?”

“哦~~~”众人齐齐暧昧地哦了一声,眼神在两个人中间打转。

马小玲脸红了:“看什么看?我累了,要休息,麻烦你们都出去。`”

众人知道马小玲是害羞了,不过也担心她的身体,不再取笑她。全都退湖了她的房间。

马小玲躺在床上,摸了摸仍然很烫的双颊。害羞了啊!好陌生的情绪。况中棠,况天佑,自己真的跟他有缘吗?两个人能再续前缘吗?就像珍珍和袁不破一样。

马小玲其实很羡慕珍珍和袁不破。一个经历了前世今生,一个默默等候了八百年。深情执着的爱人,她也好想要一个。况天佑,值得她付出一颗心吗?

众人退出马小玲的房间,见到袁不破大步走过来:“将臣醒了。”

“叮当。对不起。”将臣看着马叮当的眼神满是愧疚与柔情。

马叮当不由浑身一震,心里面涌起一阵委屈。她将头撇向一边,不去看将臣:“你做错什么了吗?突然向我道歉?”

将臣柔声道:“我一直辜负你,辜负了你好几世,我对不起你!”

将臣在梦中恢复了所有的记忆,他记得,自己是盘古族人,跟在女娲身边是监视女娲,在女娲想要灭世的时候杀掉女娲。女娲怎么甘心身边有这么一个威胁到自己的存在,暗中收集材料炼成了连神的都无法抗衡的丹药。将臣只吃了一丸药就被清除掉了所有的记忆与神智。宛如初生的婴儿,将第一眼看到的女娲当成了最亲的人最重要的存在。小孩子是要长大的,会学习,会拥有自己的思想,也会爱上别的女孩子……

将臣第一个喜欢的女孩子是轩辕部落的巫女,名字就叫做叮当,她有一个好朋友叫做嫦娥。嫦娥温柔善良,纯真得如同小兔子;叮当聪明坚强能干,刻苦研究医术帮助部落里面的人。将臣当时跟人王伏羲的关系不错,听说其找了一个人类女孩子相爱后便跑来看稀奇。结果被叮当吸引。两个人相爱了。

女娲知道后,怕将臣脱离她的掌控,再次给将臣下了药,不过因为体内有了抗性。将臣还残留着一部分记忆,只是他忘记了心爱的姑娘,只记得了他的同伴女娲……

叮当姑娘就没有那么好运了,女娲怕她再对将臣产生影响,暗中出手,使得无辜的姑娘丧身于野兽之口……

将臣第二次动情的对象是商纣王的女儿。`一位美丽有个性的公主铃儿公主。铃儿公主毫不介意将臣的非人类身份,请求纣王让自己嫁给了将臣。两个人过了十年恩爱的生活,再次被女娲现。将臣再被下药,果然药效比起上一次更减弱了一些。女娲想要除掉铃儿公主,但因为有商纣王的保护,女娲无法像害死叮当姑娘一样杀掉铃儿公主。于是,她向凡人宣扬商纣王对她不敬,派了座下五色使者之一的白狐去勾引纣王,祸乱朝纲,暗中唆使西伯侯造反,最终商朝灭亡,铃儿公主死于纣王所放的那一把大伙之中……

第三次,将臣喜欢上的是南北朝时候代父从军的花木兰。那时候,将臣因为无聊跑到军队去混,与新来的花木兰分在一起。将臣轻易瞧出了花木兰的女儿身,觉得有趣,没有揭穿花木兰的身份,还暗中帮着其掩饰。战争结束后,将臣想着去花家提亲,只是心动还没有行动,便又被女娲暗算了。女娲将将臣带回后,又将花木兰的女儿身份宣扬出去,说其欺君枉上,害得这位孝顺的女英雄被皇帝所杀……

第四次,姑娘名叫杨八妹,有七个强大优秀的哥哥,一家正气凛然。女娲不敢轻易动手,让蓝大力化名潘仁美加入朝廷,对付杨家军,最终造成杨门“七子去,一子回”的悲剧。幸运的是,女娲这次下药下得有点儿多,将臣陷入沉睡,没有几十年醒不过来。女娲因此放过了杨八妹。

“我的人生其实就是谎言月悲剧堆积而成,因为我对女娲的不防备,不但累了我自己,还害苦了我喜欢的女孩子。”将臣眼里溢满了愧疚与心疼,“叮当,这一次我一定会保护好你,决不让你再受一次伤害。”

听到将臣向马叮当诉衷情,其余人很有眼色地走了出去,将空间留给一对男女。

“等一下,你不是说自己爱女娲吗?”马叮当冷冷地道。“我记得你说过,你只是跟我学会了什么是爱情,然后现你对女娲的感情才是爱情。现在这是在自打脸吗?”

“是,我是自打脸。但我是被女娲误导和欺骗了。”将臣抓住马叮当的手道,“叮当,我一直爱的人是你。叮当、铃儿、花木兰和杨八妹都是你,只有你才能够让我动心!”

马叮当呵呵两声:“我不信你对女娲没有感情。”

将臣叹了口气:“确实有感情,但绝对不是爱情。最初。我跟她是同伴之情,其间有着相互的防备,感情很寻常;失去记忆后,她对我来说更像长辈与亲人,我对她的感情是尊重。经过与你的几次相恋后,她也许觉得用爱情更加能控制我,与是变得跟我暧昧起来,我又丧失了记忆,便适应了这种相处模式,将她当做了喜爱的人。”

“她成功了不是吗?”马叮当冷笑道。“如果不是6雪竹正好有梦元丹恢复记忆,你会怎么做?”

如果没有恢复记忆,他还以为自己喜欢的人是女娲,肯定会站在女娲一边帮她灭世,而马叮当作为马家人肯定会阻止女娲灭世。那时候,他与叮当就是敌人,两人兵戎相见,即使自己不愿意伤害叮当,但若是女娲让他下杀手,他能拒绝吗?能吗?

将臣出了一身冷汗。猛然抱紧马叮当:“幸亏,幸亏我恢复了记忆。”

“你不是僵尸王,而是盘古族人?”所有人再次聚集到一起,全部被将臣亮出的身份吓住了。当然,6雪竹和毛莜两个是装的。

将臣点头:“不错,我正是盘古族派来监视女娲的。”

“盘古族是什么?”况天佑问道。

况复生抢着道:“是神话中开天辟地的巨人吗?”

“世界确实由盘古族创造,但盘古族并非一个人,而是一群人。”将臣给众人讲解,“说到盘古族。就要先说世界的起源与覆灭。你们可知道所谓的‘劫’?”

众人中学士最渊博的求叔回答道:“劫是梵文劫簸(ka1pa)的音译,佛经中的劫分为小劫、中劫和大劫。大劫是地球生灭一次的时间,由四个阶段组成,即“成住坏空”四个阶段,这四个阶段就是四个中劫,即成劫、住劫、坏劫和空劫,每个中劫由二十个小劫组成。每个小劫分为两个阶段,即减劫阶段和增劫阶段。佛教经典里说,以人类寿命84ooo岁向下减,每1oo年减一岁,一直减到人类寿命十岁,这就叫做减劫,时间为84o万年;再从人类寿命十岁向上增,每1oo年增一岁,一直增至人类寿命84ooo岁,这叫做增劫,时间为84o万年。这样一小劫时间为168o万年,一中劫时间为336亿年,一大劫时间为1344亿年。”

“道家中有无量量劫的说法。天地中,各生灵都在进化,它们为生存而奋斗着,命运交织,形成各种因果,随着生命繁衍,这种生存斗争也越来越激烈,矛盾在某个因素的诱导下爆,谓之劫,劫有大有小。最大莫过于无量量劫,它是支持宇宙运转的因果崩溃所致,这个劫数,即是让一切重归混沌,无人可逆转,次之谓之量劫……”

将臣点头:“不管是佛家的劫还是道家的量劫的说法,都是盘古族人流传下来的。我从盘古族的知识中获悉,整个人类开始到整个人类文明的覆灭称为一劫,每一劫相当与一亿五千年。,这一劫里面整个宇宙所有文明包括人、各种生物等等一切都从零开始生长进化直至灭亡。从零开始也就是创世,一劫结束称为灭世。能够阻止和提前这种劫数的是三部神书,分别是主管命运的天书,控制世间万物的人书和最神秘的人书。这些不重要,可以先放一放。”

6雪竹和毛莜无声呐喊:不重要才怪,天书命运早就开始策划灭世了,你们不重视的话,迟早要吃亏。哎,这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感觉要不要太闹心啊!

“盘古族是上一劫的人,他们的能力已经拥有不老不死的科技,因为不想被灭世所以躲到了宇宙的其他空间。盘古族人的特点就是不老不死,狂化后眼睛为红色,力量强大。其实盘古族人是不喝血的,毕竟他们离开地球时,人类还没有创造出来。至于为什么地球上的盘古族人要喝血,我想可能是因为地球的环境所影响。”

众人听得咋舌。不管是上一劫的人,还是不老不死的科技,宇宙其他空间,全部是众人闻所未闻,想都无法想象的。

“地球上的盘古族人多吗?”求叔问道,“我问的不是被你转化的僵尸。”

将臣答道:“不多,只有我、瑶池圣母和人王伏羲三个。”

又转向袁不破:“你是经由瑶池圣母的心头血转化的,算是半个盘古族人。”

“那女娲呢?她不是盘古族人?”马家姑婆问道。

心上人的姑姑,当然要慎重对待,将臣赶紧回答道:“女娲是盘古族人制造出来的,相当于科幻小说中人类制造智能生物人一样,主要的职责就是在灭世之劫后,重新在地球制造出新的人类和文明。盘古族虽然去了其他空间,但地球毕竟是他们的故乡,不希望地球荒废,因此留下了我们几个。人王伏羲做样本,由女娲按照他的样子制造新人类;我则做监视者监视着女娲的行为。若是她要灭世,就由我杀掉她。然后你们看到了,女娲对我下了手,让我忘记了自己的职责。”

“那瑶池圣母呢?她有什么职责?她现在在哪里?”袁不破追问道。他最想找到瑶池圣母,让自己变回普通人,陪着王珍珍白头偕老。

将臣摇摇头,给其一个沮丧的答案:“我不知道,我已经很久都没有见到她了。”(未完待续。)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