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1 / 6)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65

看不大清?

沈妄这才察觉郑杨彬的身体状况究竟恶化到了什么程度。也终于明白,郑杨彬签下柜子里那些个文件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情。

他紧紧搂住怀里的人,生怕这么一松手,人就消失不见了。然而眼泪却止也止不住的流下来,郑杨彬虽然看不太清,可是一直滴到脸上温热的水渍却让他特别的心疼。一个劲儿费力安慰着沈妄,伸手给他把眼泪一点点摸干了。

只是心里却是满足的。

我怎么会死呢?沈妄,你这回可真的是我的了。

周君诚走到门口,看着沈妄紧紧抱着郑杨彬,把头埋进他肩膀里的背影,半晌,轻轻拉上了门。

话说周君诚从小时候起就和郑杨彬认识了,周大公子从小就被周老爷子百般□,比之一般的世家子弟,已经超拔了不少。没想到到了郑杨彬这里,这些优势全都什么也不是了。郑杨彬从来都是站在顶峰的那么些人里面最出色的。

说实话,周君诚最佩服的人并不是周老爷子而是郑杨彬。就说这一回郑家力挽狂澜,周君诚自问自己是做不到。况且他这位发小儿,从来都是从容睥睨,何曾有过这么狼狈的时候?打死他也不相信郑杨彬会自杀?那个在商场上飞扬睥睨,指点江山的郑少会自杀?那个高高在上,什么也不曾放在眼里的郑大公子会自杀?

怎么可能?真是笑话!

可是事实却让他没法不相信。

周君诚从来没觉得沈妄和郑杨彬这俩人能够长久。

两个善于掌控人心的人凑到一起,只会是误会重重,况且,郑大公子又是个骄傲到了股子里的人。

可是……

他眼神复杂的看向两人在余晖里面被镀上了金边的背影。

或许还是有那么些可能的。

沈妄意识到郑杨彬的身体状况实在是不能够再拖下去了。立刻发动一切力量去寻找可靠的治疗方法。恰巧这个时候,那个叫劳埃德的德国医生打来电话,电话的内容让沈妄心里升起了一丝希望。

之后的半年,沈妄一直陪着郑杨彬辗转国外,接受最先进的治疗,然而现实却十分无情,郑杨彬的病情还是在进一步恶化。沈妄看着身边的爱人一天天虚弱下去,自己却无能为力,心如刀绞。一步也不愿意离开这个人身边。沈妄心里,甚至都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他已经开始着手安排自己名下的产业。

就在这个这时候,国内传来了一个消息。

周君诚打电话过来,语气迫切而激动,他告诉沈妄,那位和周家世代交好的中医世家的家主从云南一带采药归来了。那位老神医,医术出神入化,成功治愈了好几例西医完全束手无策的难题。自从得知了郑杨彬的病症,周君诚就一直想尽办法联系这位老神医,只是云南一带山陵连绵,找一个人哪里是那么容易的?只是那位老神医到了天命不惑之年,讲究命理运数,已经多年不为人诊治了。

沈妄得到消息,立刻带着人回到了国内。和周君诚亲自上门拜访。那位老中医得知沈妄也姓沈,和自己是本家。加之素来和周家交好,自己又是恰好在病人病情危急之时赶回来,其实无形中早已经结了因缘。终于还是应允了。

让西医束手无策的病情到了中医这里居然算不上什么疑难杂症。药到病除,老中医的几服药下去,郑杨彬的情况马上有了明显好转。

沈妄的心,从来没有这么安稳过……

这么半年以来,京市风云变幻。先是郑家的起落,沈氏崛起,韩家败落。直到换届之后,所有的不解才都有了答案。

然而在答案公开之前,只有极少数人才能看得清平静水面下诡谲的波涛。

就像当初没有多少人预料到郑家会一夕倾覆一样,也并没有多少人预料到郑家能重新站起来。然而当初对郑家落井下石的人的下场,在郑家重新站起来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就好比,如今尚且昏迷不醒的郑兼父子,再比如——关慕。

关慕被逮捕之后,并没有马上被审判。当时正是时局最敏感的时候,他偏偏和时局里面关键的齐家,郑家,周家都牵扯上了联系。种种制衡之下,案子一直拖了下去。直到换届之后,沈妄正式接手了齐家商场之外的一部分势力,郑杨彬的身体也渐渐恢复,他立刻着手向有关部门施压。这一次没有任何拖延,开庭审理判决无比迅速,很快结果出来,等待关慕的将是终生的的牢狱之灾。

而这个案子,也因着郑家奇迹般的绝处逢生而被大加报道。一时间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在法官宣读完判决书后,台下的记者争先恐后向这位从始至终都一言不发,从容平静,看起来更像是一位学着的嫌疑人发问。

许多话筒举到了跟前,一个个的问题抛了出来,他都没有做出任何回应。直到有一个记者尖锐的声音压过了其他人,“关先生,法律从来都是公正的,如今你的罪行获得了应有的惩罚。我想问问你现在后不后悔?”

一直神情疏离的关慕这时却回过头来,半年的拘留生涯,已经让他早已没有了当日的风采。如今深陷的双眼却,紧紧盯着镜头,一字一句的说道,“从始至终,我都不后悔。”

幽深还仿佛带着恨意的眼神仿佛穿透了镜头,直直刺过来。

沈妄按下了电源,电视屏幕一闪就被关闭了。

转头看住身边的人,故意带着点不满的说,“怎么这人还不死心?该不是真的对你有点什么想法吧?”

郑大公子嗤笑了声,斜着眼看他,“跟我有什么关系?”

关于关慕的作案动机虽然司法部门已经归结为直接经济利益引起的仇杀。但是还是流传出了一些和郑杨彬暧昧不清的流言。之前郑杨彬和沈妄之间的种种又一次被掀了出来。更是有人爆料出圈子里的新贵沈少这一回就是英雄救“美”才受了重伤。加之这一次舆论波及面之广,报道之权威,如今,郑杨彬和沈妄两个人的关系算是板上钉钉,彻底的公之于众了。或许是沈妄情深不渝的形象塑造的太好,这些报道出来之后,沈氏股价不跌反涨。之前做的那些个应急预案全都没有了用处。副总高兴极了,走到沈妄身边就要勾他肩膀,嬉笑打闹一番。忽然目光飘到长身玉立站在一边,正随手翻着杂志的郑少身上。圈子里关于这一位的各种传言忽然就浮现上来,而前一阵韩家的下场……

动作立刻就是一顿,副总把胳膊讪讪放了下去,客客气气说了句,“沈总,既然没有什么变动,你就早点回去休息吧。我就先走了。”

沈妄笑了笑,“你也好好休息吧,这一阵子辛苦你了。”

等副总走后,沈妄就坐回了位置上,准备把最后一份文件看完。郑杨彬合上手上的汽车杂志,走过来坐到他椅子扶手上,半个身子环住沈妄,低头看他,“还有多久啊。”

“没一会儿。”文件都是重重加密的,这会儿正好要输入密码,沈妄却也只是微微一顿,就在郑杨彬的目光下从容按下一串数字和字母的组合。

郑大公子眼神闪动了一下,慢慢偏过了头。却听到沈妄发出一声轻笑。

沈妄转过半个身子,自下而上看着郑杨彬,“记住啦?”

郑大公子一挑眉毛,点了点头。虽然沈妄的密码十分复杂,他只看了一遍却已经记住了。这些文件按理说是关乎于沈氏的命脉,沈妄根本不应该让他知道。他倒想听听沈妄怎么说。

沈妄轻轻叹了一口气,伸出手去给他拢了拢领子。已经入冬了,出门的时候沈妄没注意,郑大公子外套里面就自作主张只穿了薄薄的羊毛衫。里面的衬衫领口还大开着。郑大公子如今身体恢复得不错,但是药还是一直没有断,老中医特意嘱咐过,不能受惊受凉。最后那副调理的药也还要再喝三年。郑大公子仗着有人给他操心,自己压根不放在心上,还以为自己身体还是当年那样呢,怎么潇洒怎么穿。弄得沈妄是越发的没脾气。

沈妄给人把衣服捯饬整齐了,又顺手把空调调高了几度,就重新把注意力放回到了眼前的屏幕上。

郑大公子郁闷的把下巴搁到沈妄的肩膀上,两只胳膊从后面围住沈妄。他还想听听沈妄怎么说的呢,人家却根本没当一回事,什么回应都没有。

他恨得牙痒痒。头一低,就在沈妄脖子上咬了一口。

沈妄倒抽了口凉气,抬头看过去,“怎么了?”

郑大公子不满的“哼”了一声,尤嫌不足的舔了舔嘴唇。沈妄眼神一黯,反手把人勾着脖子拉到了自个儿怀里,伸手捏住郑大公子下巴,语气威胁,“玩够了没?”

66

落地的玻璃窗反射出外面流光溢彩的繁华世界。高楼之下,车水马龙。

郑杨彬倒是没躲,就顺着沈妄的劲儿坐在他怀里了。却是一偏脑袋,让过了沈妄的手,反而伸手过去紧紧掐住沈妄的下巴,左右端详了一下,低头在他嘴唇上碰了碰,然后含在嘴里吮吸着。完了抬起身,才笑起来,语气玩味,“味道不错啊。”

沈妄呼吸有些不稳,任凭人钳制着自个儿,伸手直接关掉了电脑。一抬眼,看见郑大公子那翘着尾巴满是得意的样儿,低声“哼”了一声。

这丫是仗着自己不会对他动手呢。突然就伸手一把捞住郑大公子的腿弯儿,另一只手从背上环了过去,把人给公主抱的打横抱起了,扣在自己怀里。郑大公子没注意,一下就教沈妄给得逞了。扑腾了几下,挣扎着想下来,不过如今他体力上没有优势了,反抗没什么效力。沈妄站起来把怀里的人放在办公桌上,压下半个身子靠近他,“好玩儿啊?”

郑大公子一点儿都不为所动,被压在桌子上,偏偏还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神情不羁的笑笑。那样儿,看得沈妄牙痒痒,可是老中医的医嘱言犹在耳。毕竟还是要以人的身体为重,如今看似好转了这么多,也不过是治标而未治本。要完全好起来,还得好一段时间。

沈妄也只能忍了,不过看他这样有恃无恐,不吓唬吓唬一下怎么行?沈妄勾起嘴角缓缓的笑了起来,笑意里带着点儿诱惑。一只手解开郑杨彬的腰带,另一只手就顺着紧实流畅的腰线伸了进去,暧昧的向上游走。并且紧紧低头盯着身下人的双眼。

郑杨彬眼里仍然含着笑意,放松自己被沈妄压制着。只是身体在沈妄的手下轻微的颤抖了一下,被沈妄摸到胸口捏住那个小点儿突起时,呼吸乱了一下,马上就紧紧抿住嘴唇,偏开了脑袋。

沈妄心里暗笑,用膝盖分开了他的双腿,欺身而上,把头埋在他脖子里咬了上去。身下随即传来一声低低沉沉又带着点沙哑的声音,听得沈妄心地蠢蠢欲动。掰过他的脸,人眼里还满是笑呢,就那么看着他。沈妄挺无奈,瞧瞧这反应,是拿准了自己不会对他下手呢,就说,“你怎么一点儿都不配合啊?”

↑返回顶部↑

目录